电影《西虹市首富》中有一个被删减的镜头,虽然被删减了,但是流传出来的视频也可以称之为经典!

王多鱼在知道自己花不完三个亿之后,就找到袁华的父亲袁区长,询问如何才能快速的把这笔钱花出去。

袁区长此时心里也有鬼,因为他负责的区域每年都会收到一笔扶持金,这笔钱当年花不完第二年就没有了,所以袁区长每到年底的时候,总是能突击把钱花出去。

当他知道王多鱼来这里的目的后,以为王多鱼是来调查他的,于是直接站在楼顶跳了下去,营造了自杀的假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电影都是故事,但是故事也是在讲道理,这些年来,自杀的官员确实不少,从2009年到2017年这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就有243名官员自杀。

自杀的方式也是各有千秋,他们大部分选择的是跳楼,也有选择上吊的,还有服毒、失踪、开枪、撞火车等等,甚至还有自杀方式不明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这些年自杀的官员更是直线增多,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所说,他们自杀的好处至少有三个方面:

第一,消除罪证,保护同僚。

第二,保护家属的部分既得利益。

第三,免受侮辱,保护名声。

在12月4日,又有一名县委书记不幸坠江身亡,引发了不少网友的猜测,有这么多例子在前面,网友们往不好的方面猜测也是有道理的。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12月4日的时候,湖南汝城县委书记黄四平在濠头乡调研,下午返回濠头乡丰坑村的时候,他突然要求停车,然后来到数十米的江边,最后坠入江中。

当时随行的人都下水施救,附近的村干部也都来营救,之后医生也到达现场,但是依旧没有挽回县委书记的生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件事在报道后,当地的公安部门快速展开调查,这种事情无非是三个可能:他杀、自杀、意外事故。

要说他杀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大,一个县委书记突然要求去江边,嫌疑人要提前守在江边等待,这不仅要看天时,还要看地利。

而且根据官方的通报来说,黄四平是在下乡调研返回途中因突发事故不幸逝世。

从“突发事故”“不幸”两个词,我们也可以断定,基本上和他杀无关,那就只能是自杀或者意外事故了。

而这件事最大的疑问就是,他为什么要突然去江边,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意外?

如果按照意外事故来说,那他去江边要么是去方便,要么就是看一下风景,但是对江边的环境不熟悉,最后造成了事故。

当然,也不能排除自杀的可能性,有记者专门打电话给当地政府办,询问到底是自杀还是意外,工作人员回复的是目前还在调查。

根据网友的评论,大家更倾向于自杀,因为在这件事的前二十天左右,当地的县长就因为严重的违法违纪被立案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自己的搭子出事被调查了,有很大的可能牵连到自己,在调研一番后,自觉没有希望,于是选择了自杀,这也是一种可能。

但是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我们也不能下这个定论,毕竟死者为大,我们不能凭借推测就往死者身上泼脏水。

2015年3月底,一名男子从108米的文峰塔上跳下来自杀,后来经过鉴定,这名男子是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就在他出事的前一天,江苏省政法委书记来到无锡,担任无锡市委书记,蒋洪亮还出席了相关的会议,并没有任何不适的表现。

但是第二天就跳楼自杀了,对于这件事,官方的解释是对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对于这个理由,老百姓早就司空见惯了,只要是有官员自杀,那么准是抑郁症,凡是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

人死为大,我们抛开单个案例,压力大、抑郁症只能说是表象,更深层次的原因,我们还可以归结为两点:

第一就是大家常见的自身不干净,做了亏心事,然后又正好赶上国家的审查,最后顶不住压力,抑郁了,最后干脆自杀,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第二就是自身清白,但是受不了官场这个大染缸,众人皆醉我独醒,这样的人就要受到排挤,最后顶不住了,患上了抑郁。

李雪健老师在电视剧《为了一句话》中说道:你不拿,我怎么拿?我不拿,耿专员怎么拿?耿专员不拿,你我怎么进步?从乡到县,从县到省,从省到更高级的地方,这就像一张网,会吐丝的,就在这网上,不会吐丝的就掉下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拿第二种情况来说,现在的官场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过的日子,久而久之,就算是鬼,都会变得抑郁,权力垄断,这就是一个逼良为娼的大染缸。

如果说一个人不能说正常话,不能当正常人,不能办自己想做的事情,在这样的地方待久了,不抑郁、不病态、不绝望,那才是怪事。

如果说所有的官员都好好干,好好的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谋福利,遵纪守法,那他们还会抑郁吗?

但是事实偏偏相反,现在的很多官员都是人不人、鬼不鬼,他们不是老百姓选出来的,他们的乌纱帽也没有在老百姓手里,这是关键。

坠江的这个书记到底是意外事故,还是自杀,这个还真的不好说,如果说是意外事故的话,下车上个厕所,一不小心脚滑坠江,我们也可以理解。

如果说是自杀的话,那我们真的要反思了,在这个官员自杀频发的时代里,谁都不能避免这样的情况。

比如黄四平,他所在的汝城县曾经也是个贫困县,但是上一任县委书记不仅没有搞好扶贫工作,反而是大搞形象工程,最终被查,同时被查的还有其他的官员共20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种情况下,黄四平上任了,他不仅要面临前任留下来的烂摊子,还要解决贫困问题,他身上的压力之大,我们不敢想象。

仅仅是一年的时间,汝城就实现了脱贫,而且还获得了全国农村创业新典型县。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但是对于黄四平来说,这是压力最大的一年,虽然说县委书记权力很大,但是要做到一年脱贫,就说明要动不少人的蛋糕,面临的各种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

这样的领导岗位,是不允许传出来有抑郁症的,一旦传出来,对自己未来的影响太大,几乎意味着政治生涯结束。

尽管国家一直在刺激经济,一直在宣传如今形势多么好,但是真实情况,只有老百姓知道,只有真正下基层的领导知道,他们的压力非常大。

所以说,对于一些清白、办实事的领导,我们也要有一颗宽容和同情的心。

我们共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度过这次寒冬。

先活下来,再说秋后算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