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年,我当连长时,关照一患抑郁症的战士考上了军校;他不但不感激我,反而让我差一点背上“贪官”的坏名声,羞得我无地自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是92年入伍的兵,河南信阳人,姓徐,我一般称呼他小徐。

他从学兵队分到我们基层连队后,一直萎靡不振,与其他几名分来的新战士也不合群,给人一种“另类”的感觉。

说句心里话,我从内心里真不喜欢他,只是可怜他、同情他。

我是从农村参军入伍当干部的,从内心深处就同情弱者,同情心特别强。

尽管我不喜欢他,但我却不能不帮助他,连长要对每一位战士负责任。

于是,我便找他谈心,了解他的内心世界。

原先,他入伍之前,因高考失利,精神上受到了打击,觉得前途渺茫。

我觉得他可能患有抑郁症,便陪着他去市人民医院看了心理医生。

果真是,他患有中度抑郁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医生建议,让他多参加集体活动,培养兴趣爱好,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于是,我便对他重点“关照”。

业余时间,我便拉着他打篮球,有意识地把他分在我这一边;我有意给他“喂球”,给他制造进攻得分的机会。

每当他进球得分后,我都及时给予他表扬勉励,提高他的自信心。

在平时的接触了解中,我发觉他有一定的写作基础,对写稿有兴趣,便勉励他向《空军报》投稿。

他没有新闻报道写作经验,而我恰恰是新闻报道爱好者,曾经在《空军报》发表过不少稿件,有一定的写作经验与心得体会。

我及时给他提供新闻写作素材与线索,并和他一起思索稿子,还把我写好的稿子,以他的名义投稿。

当年,他就在《空军报》上发表了5篇“豆腐块”,成了我们团里出了名的“战士小记者”,让他自信心倍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让他父母更好地配合我帮助他战胜抑郁,我给他爸爸妈妈写信,详细介绍他的工作学习及进步情况,也让他爸爸妈妈多写信勉励他。

他爸爸妈妈对他的状况不放心,还专门来连队看望他。

他爸爸妈妈来连队的当天晚上,我安排炊事班炒了几个下酒菜,陪着他们一起吃饭、交流。

他爸爸妈妈为了表达对我的谢意,特意送给我一把竹筷子、一包信阳毛尖茶叶,说是当地特产,也不值钱,非让我收下这片心意不可。

盛情难却,我只好收下了。不过,我之后却是变了个花样,变相地偿还了小徐。

我将自己价值近50元的几本关于新闻写作方面的书籍赠送给了小徐。

小徐的抑郁症状消逝了,脸上绽放出辉煌的笑容。

为了让小徐有更好的进展,我把他推举到政治处当报道员。

到了政治处,他也是经常找我修改稿子。

在我的帮助下,他在《空军报》上发表了好几篇稿件,受到团首长的充分肯定。

近水楼前先得月。

次年,他顺利地考上了军校,我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去军校报到前,专门到家属区找我。

那时候,我家属已随军,我住在部队家属区。

我以为他是向我报喜辞行呢!

可谁曾想到,他竟然是向我来“讨债”的。

我热情地向他表示了祝贺,关切地问他什么时候去军校报到。

只见他有些难为情,几次欲言又止,似乎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儿想表达。

我说:“小徐,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尽管说就行。”

他鼓起勇气开口说:“连长,上次我爸妈来给你送的筷子和茶叶你还没有给我钱呢!我现在手头上缺钱,麻烦你把钱给我吧,给我50元就行。”

我一听,顿时就懵了。

这样的事情,他竟然好意思说出口?

他不提,我早就把那事儿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把10双筷子,早已用完丢弃到垃圾堆里了;500克的毛尖茶叶,也早已放在连部当招待用了。

我让我老婆从抽屉里拿出来50元递给他,并将他礼送到屋门外面。

我老婆对他的做法感到很生气,抱怨我没有把赠送给他的书籍要回来。

我对我老婆说,咱是干部,怎么能和一个小战士一般见识呢!

这事儿,让我窝囊了好几天,羞得我无地自容,我差一点背上了“贪官”的坏名声。

他到了军校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当营连主官12年,帮助不少战士入党、考上军校、转了理想兵,从未要求过他们的任何回报;但他们都对我心存感恩之心,惟有小徐不但没有感恩之心,反而还让我惭愧难当!

#记录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