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道玉,四十多年来中国最好的大学校长。1980年代担任武汉大学校长时,他就给自己定下两条原则:说话不留余地,办事不留后路。他常常"言他人之未言,言他人之不敢言"。他说过的下面这三句话,道出了无数人的心声——

关于真话

他说:

“不敢讲真话的原因主要有三:首先是都不愿意听真话。其次是以整人为目的的残酷运动的后遗症。再次是传统文化消极的影响。说真话的虽然不多,但还是大有人在;然而听真话特别是刺耳的批评意见的却鲜有。久而久之,人们的积极性受到挫伤,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

关于教育

他说:

“把教育当作‘立国之本’,咋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很美丽的口号,但实际上也是把教育当作工具。从大学的功能来看,教育的确有为经济社会服务的职能,但政府以此为由而干预和控制教育,那就违背了教育独立的原则,这是导致大学行政化的主要原因。”

关于大学

他说:

“大学就是剥了壳的熟鸡蛋,外面是白的,里面是黄的。大学基本就是洋务运动和戊戌变法那时候从西方引进的,从引进开始,我们就用了实用主义思想,就是洋务运动提出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我认为当时这个口号错了,应该是‘西学为体,中学为用’。因为现代科学发源于西方。”

刘道玉这种敢于批判、永不退却的精神,让他成为80年代教育改革的先驱,创造了独一无二的“珞珈山奇迹”,但却因为观念超前、改革步伐太大,而为既得利益者所不容,被“毫无原由”地罢免,落了个孑身退场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