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妈刚走,恁就找女嘞!爸,要点脸!”

杨寨村头,儿媳朱红扯嗓子尖叫,狠劲儿扇着自己右脸,几道红血印清晰可见。看热闹的村民围了一圈,把80岁的杨新富死死围在里面,不怀好意地指指点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钱给我,那是俺嘞钱!你都离过婚,凭啥不叫俺再找?”

杨新富扬起老树皮般的手,就要伸到朱红兜里掏钱,被戳到痛处的朱红气红了眼眶,甩了句更刺耳的话,“俺妈才死10天,你就急着找女嘞,俺脸往哪儿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老汉羞怒,抡起巴掌扇了过去,竟跟儿媳扭打作一团。村民一波接一波起哄,“这怪了,这都跟儿媳干架了,他儿杨志闯蹿哪儿了?”

老伴方海莲刚过世10天,杨老汉就找了“新保姆”,儿媳激烈反对,他竟拉着保姆要私奔?更诡异的是,这杨志闯为何始终不敢露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瘪成干骨,老汉一旁狂抽烟

“咳咳,咳,呕——”

76岁的方海莲瘫在发霉的硬板床上,被蹿得满屋的烟味呛得直咳嗽。眼看方海莲憋得满脸青紫,杨新富嘴里仍叼着烟卷,划拉着女人跳舞的短视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才查出胰腺癌不到仨月,方海莲全身就瘪成了一把干骨,掐不出一丝肉,肚子却鼓胀得撑出了红血丝。挨不过街坊邻里说闲话,杨新富才不情愿拖着老伴去了村诊所,大夫问诊后,赶紧催着转市医院,谁知杨老汉直接骑三轮车,把老伴拉回了家。

方海莲苦了一辈子,过去家里成分高,被迫嫁给了老光棍杨新富。婚后生了4个孩子,死了俩,只有老三杨志闯和老四杨新梅被养活大结婚成了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村里赶上拆迁,杨新梅嫁到外地,方海莲却没过上一天好日子,下地干活、洗衣烧饭都是她一个人的活儿,补偿款和卖菜挣来的钱,全进了杨新富的腰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爸,你对着手机笑啥嘞?给俺妈开的药呢?”

杨志闯翻腾着抽屉,一脸困惑盯着父亲。杨新富干咳了几声,掏出几片霉绿的药片甩到桌上,不耐烦瞪了回去,“你娘都成烂摊子了,反正治不好,还糟践钱干啥?这省下来不都是你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着母亲胳膊大腿烂得大片脓疮,杨志闯脸憋得通红,竟一咬牙,到镇上喝酒去了,灌得烂醉半夜才晃回了家。媳妇朱红阴着脸坐床脚,“还没问咱爸,那女的又咋回事儿?妈都这样了,他还胡来!”

原来,不大的杨寨村里,不少村民瞅见杨老汉天不亮跑到村头,搂着一个中年妇女从废弃的茅屋出来。还有街坊夜里撞见俩人,躲在菜地树后头腻歪,依稀听见女人说钱的事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出一个月,方海莲虚弱得只能喝几口水,喉咙卡着难受的浓痰,大腿瘪得几乎跟脚脖一样粗,脸颊凹陷得可怕。那中年女人却跟着杨新富,大摇大摆跨进了家门!

老伴没过世,慌忙找“新保姆”

“啧啧啧,老杨艳福不浅呐!这猴急得又找了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啥呢,你是不是个人?我一把年纪了腿脚不方便,还不兴找个保姆?”

村里老汉轮番笑他,杨新富却锁上大门,弓着腰擦着油黑的凳子,让“新保姆”坐下。没两分钟,儿媳朱红咣咣拍门,伴随尖锐的咒骂声,杨新富再忍不了开了条门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来不及撵人,朱红直接冲到里屋,揪着“新保姆”头发就往外赶,“一把年纪还给人当小三,做人要不要点脸?”

被逼急的杨老汉,抖着大腿喊叫,“那就是保姆,来伺候你婆子的,你疯嘞!”

看热闹的村民,早围得门口里三圈外三圈,却没人发现,瘪成枯骨的方海莲,眼角滑出几滴泪,无力闭上了眼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村里不少人站出来说理,杨新富脸上挂不住,才说软话,“行行行,明儿一早就让她回去,老伴我自个儿来照顾,这还不中?”一直闹到半夜,村民才回了家,朱红却四处找不到丈夫杨志闯。

“妈,妈!你睁眼啊,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天后晌午,朱红熬了一锅鱼汤来公婆家。一看门没锁,也没找到杨老汉的影儿。怕汤凉了赶紧盛了一小瓷碗,端到床前准备喂时,一摸婆婆身体早凉了!

朱红吓得发出一声凄厉惨叫,双腿发软不停哭,跑出堂屋给丈夫打电话,仍旧没人接。她强忍冲破胸腔的悲痛,压抑住哭声,又打了给夫家叔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村里主事的人很快赶了过来,当天帮忙租了灵棚,戏班奏起哀乐。直到方海莲被换上寿衣、放进棺木大半天后,杨志闯才满脸悲痛蹿了回来,守着火盆前嚎啕大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天夜里杨老汉才不紧不慢,弓着腰悠了回来。无视亲戚的白眼和风言风语,杨新富按照习俗在棺木前坐了下来,守着火盆,手里仍旧划着刺耳的短视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抢回存款:爸,要点脸!

按照村里习俗,老人葬礼一般隆重得很,可方海莲下葬,共花了不到6千。

方海莲头七刚过,有村民拽着朱红,“做人别太善了,得多个心眼,听说那老头拿着全家钱,这两天赶紧抢回来,别到时后悔来不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想到种地卖菜,挣的辛苦钱都存进了信用社,密码全家都知道。朱红赶紧扔下锄头,拿上身份证把钱全取了出来,又跑到另一家银行,新开了张卡存了进去。

没过三天,杨新富带“保姆”取钱时,发现账户上每一分钱,气得癫疯辱骂。跑到村头撞见了正蹲地干活儿的朱红,一把将她揣倒,“钱,钱给我!快点!”

“爸,咱得要点脸!”

儿媳朱红委屈愤怒到极点,扯着嗓子尖叫,气得扇着自己右脸,粗糙的脸颊瞬间多了几道红血丝。路过卖菜的村民一见,立马刹车围了过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钱给我,那是俺嘞钱!你都离过婚,凭啥不叫俺再找?”

一句话戳到了朱红的痛处,原来早年她前任丈夫因煤矿坍塌,被埋了进去,后来才嫁给了杨志闯,杨新富也因此一直不待见儿媳,嫌她脏!

僵持下,杨新富没了耐心,拉上保姆要直接扒衣裳抢钱,朱红被逼急怒喊,“俺妈才死10天,你就急着找女嘞,俺妈做鬼都缠着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老汉脊背发凉,满脸羞怒,一巴掌扇了过去。村民哄乱全涌上来,推搡咒骂这对令人作呕的老男女,还有人打杨志闯电话,却始终没人接。

最终,村里主事的人赶了过来,为了尽快解决,让朱红取出了一半的钱,给了杨新富。当天杨新富就带着“新保姆”搭车离开了杨寨村,至今没回来过。

看透这人心的朱红,心凉进了冰窖,离婚却撇不下孩子,只能心如死灰、麻木地熬过这悲凉的余生,她只祈求孩子将来能孝顺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