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女友和哥哥订婚了,只为当上董事长夫人。
两人联合母亲,设计将我赶出家门。
我摆明身份,拿出收购合同。
“不好意思,我才是董事长。”
1
今天是陆逸的订婚宴。
家里提前一个月就准备此事,还包下了全市最大的酒店。
他们说,必须要让这场订婚宴办的风风光光,全城轰动。
什么狗屁全城轰动,说白了不就是想上娱乐版块头条。
我戴着墨镜,穿着深棕暗格夹克外套,与周围西装革履的精英们显得格格不入。
“这就是陆家的二少爷吧,怎么他哥订婚还穿成这副样子?”
旁边的男人小声回应道:“听说陆家根本就看不上他,恨不得让他出国,走的越远越好呢!”
眼眸微抬,两人瞬间噤声。
要不是老爷子他非让我来,我才不稀罕和这帮人打交 道。
个个虚伪的要命。
摇晃着红酒杯,随手拿起两块水果,坐在会场的角落。
今天陆老爷子再三叮嘱我不要惹事,我也就当给他个面子。
屋内瞬间昏暗,追光灯聚集在大堂门前。随着浪漫的钢琴曲响起,两人手挽手的走到舞台中央。
怎么会是她?
凳子发出嘈杂的噪音,胳膊传来痛感。
陆逸的秘书紧紧的抓着我,神情紧张的摇了摇头。
看来他早就有准备。
我们的举动并没有影响典礼进行,牙根咬的嘎吱作响,我愤恨的望向台上,两人正甜蜜的宣读着誓言。
直到典礼仪式彻底完成,他才算松开我的手。
我冲到后台,紧抓着陆逸的领子,厉声询问他是怎么回事。
“天底下的女人那么多,为什么非要抢走我的女朋友?”
母亲在一旁急忙冲过来,将我们拉开。陆逸笑着拍了拍领子上的灰,不屑的说道:
“请你说话尊重一点。她是我的未婚妻,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简直无耻!
母亲帮腔说道:“不就是个女人,至于你这么冲动?男子汉大丈夫就不能大度一点吗?”
我身形一顿,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原来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唯独将我蒙在鼓里。
悬在空中的手缓缓放下,自嘲的笑了笑。
反正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抢我的东西了。
“你看,这不就对了。”
母亲满脸爱惜的拍了拍陆逸的肩膀,又替他整理好西装。
“要不是当年你哥救了你,你早就没命了。别说是未婚妻了,就算是命,你也得给他!”
是啊,陆逸为了救我,出车祸受到重伤,腿部留下了钢板。
可我妈不知道的是,当时我要拉着陆逸离开,是他为了抓那几只蟋蟀,非要留在原地。
车祸醒来后,面对严厉的父亲,他撒了谎。
所有人都认为我害了他,对我的态度直线下降。
我就成了这个家里最不受待见的存在。
2
没过多久,我妈就拿着酒杯出去了,空荡的屋里只剩下我和陆逸。
从小到大,只要我喜欢的东西,第二天肯定会出现在他的手里。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连女朋友他都不放过。
“陆宴,你个万年老二,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他仰天长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像是得到了巨大的便宜。
太阳穴突突的跳,实在听不下去,转身就要离开房间。
如果再待下去,我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做出其他的事情来。
才刚刚打开门,迎面就撞见了黎婉然。
她当场愣住,原本噙着微笑的脸,出现一丝龟裂。
紧抓住她的手腕,大步流星的朝着隔壁单间走。她被我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脸色变得涨红,呼吸也开始急促,质问我要做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爱我了。
“陆宴,你别怪我。禽择良木而息,我也是没有办法。”
可我是陆家的二少爷,她要什么我都能给她!
“董事长夫人的位置,你也能给吗?”
她眼中带着丝哀悯,我宛如雷击,眼神呆滞的站在原地。
看着黎婉然和陆逸相拥而行,微笑着应对来往的宾客。
而陆逸,俨然一副公司老总的模样。
“恭喜陆总抱得美人归,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啊!”
几人相视一眼,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
他们早就想推翻陆老爷子了。
只不过是在找一个时机。
甚至就连我路过,陆逸还在明里暗里的嘲笑我,说我只是花天酒地的二少爷,所有公司事务都由他来替父亲分担。
我驻足,忍不住发笑。
“是的,甚至还帮了我分担了女朋友呢!”
他气的牙根儿直痒,却没办法反驳我。
在他们的眼里,我性格乖张,根本就无法做陆家的继承人。
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再无其他。
实际上我早早就创立过一家珠宝公司,规模要比陆家大的多。
就连国外的合作商,也是之前留学交下的人脉。
为了不让陆家怀疑,我收起锋芒从来不张扬。
甚至对外宣称,朋友才是公司的老板。
偏心的母亲,嚣张的哥哥,以及不闻不问的父亲。
我对这个家没有任何留恋。
一切都只是为了蛰伏,找到机会后给陆家致命一击。
而现在。
机会来了。
3
晚宴结束后回到家,就看见陆逸和黎婉然两人坐在一楼。
他用余光瞄了眼我,将她紧紧圈入怀中。
父亲轻咳了声,示意他不要太过放肆。
“现在的年轻人关系可都好的很,老爷子你就别操心了。”
说着母亲走过来,虽然是微笑,但是我也能明显的感受到她对我的厌恶感。
“况且,阿宴也不会生气的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
“自然不会,我还要祝他们百年好合,两年抱三。”
黎婉然狠狠剜了我一眼。
晚饭时,两人坐在我对面,你侬我侬,好不恩爱。
视线落在她手腕处的钻链上。
“嫂子,这手链可真好看,在哪买的?”
黎婉然视线飘忽不定,双手紧张的无处安放。
“当然是我买的。”陆逸不悦的开口。
那条手链是我当初在国外花重金托人量身定制的,寓意是永恒不变的爱。
现在看来,好可笑啊。
紧握着红酒瓶,绕到女友身后,用力扯下手链,扔进了垃圾桶里。
母亲噌的一下站起身:“陆宴,你别太过分。”
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物品,又有什么问题?
她气不过,跑到老爷子面前告状。我装作没听见,自顾自的上楼。
告诉秘书,可以准备收购公司。
这盘棋我已经下了很久,现在是时候收尾了。
夜色逐渐浓郁,环绕着整个城市。霓虹灯光汇成条无尽长河,横穿地平线,平添绚烂。
屋内并没有开灯,漆黑寂静。
何曾几时我也想过,自己会有幸福美满的家庭。
儿时的轻视谩骂,让我明白不要相信任何人,也不要对谁产生过度的依赖感。
前路坎坷,只有自己。
直到遇见的黎婉然,我才懂得什么是爱。
以及如何爱人。
想到这里,心像被千万根银针扎过一般,密密麻麻的疼。
手中的红酒已经见底,我倒在床边,逐渐失去意识。
等再醒来时,已经是天亮。
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睡眼朦胧的望过去,就看见黎婉然躺在我的旁边。
不是,她怎么会在这里?
猛然从床上跳起,她惺忪的睁开眼。愣怔了两秒后,发出一声尖叫。
我脑袋飞速旋转,可怎么也想不通。
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婉然-——!”
陆逸急匆匆的跑进来,用棉被紧紧裹着她的身子。
母亲跟在身后,眼神中闪过丝窃喜,紧接着惊慌失措。
神态转变之快,甚至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她倒在陆逸怀中,泪眼朦胧的轻声哭泣:“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就躺在他的床上了,咱们昨天才订婚,今天怎么就——”
“你一定要为我撑腰啊!”
陆逸眼露凶光的看着我,恨不得将我撕成碎片。
母亲在一旁帮腔,要将我赶出去。
原本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可现在就立刻懂了。
一切都是他们提前设定好的把戏。
醉酒的我,衣不蔽体的嫂子。
任谁听都很炸裂。
父亲拄着拐杖,在佣人的搀扶下走过来,让我好好解释。
“如果我不解释呢?”
他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
“那我只好让你走了。”
如果这件事是他们的问题呢?
父亲迟疑了两秒,声音严肃果断。
“和之前一样处理。”
好,这我就放心了。
利用手机投影将画面投射在电视上,在视频打开的一瞬间,众人脸色一变,而黎婉然更是要拉着陆逸离开。
怎么,这就想走?
视频显示黎婉然穿着睡衣来到我房间,主动躺在我旁边。
无论怎么看,都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薄唇缓缓勾起一个弧度,询问父亲刚才的话做不做数。
要不是我早早有个心眼,提前将屋内装上了监控摄像头,否则今天肯定就会被他们诬陷。
在这个家里只要有所懈怠,就会被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母亲有些焦灼,帮着黎婉然解释,说她只是回错了房间。
“这种事情本来已经够丢人了,要是闹大了,那咱们陆家可脸上无光啊!”
老爷子的表情有些松动。
“陆逸快给你弟弟道歉。”
“妈——”
“道歉!”
他满身的不情愿,说了句不好意思。
屋里安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
又是这样。
只要是我犯错,就会有各种严厉的惩罚,而放在陆逸身上,就是轻飘飘的一句道歉。
我深眉紧锁,还没等开口,就听见一阵电话铃声。
挂断电话后,陆老爷子愁眉不展的站在原地。
说是有人要收购公司。
陆逸冷哼一声,脸上挂着不屑的嗤笑,说道;“是谁那么不长眼,还敢收购陆家!”
“是盛宴集团。”
此话一出,他的笑容僵持在脸上。
盛宴集团是这两年新进市场的珠宝公司,对接国外多家贸易,财产和资金链要比陆家雄厚的多。
更为神秘的是,没有人知道董事长什么样子。
老爷子沉吟了两秒后,眼波流转,声音带着试探和猜疑:
“听说,他们家的董事长也姓陆。”
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名字恰好也叫陆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