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穿越女抢走了我的未婚夫婿。
他们新婚当天,我将自己关在房门里许久。
直到所有人都以为我不会出席时,我眼中含泪带着贺礼姗姗来迟。
可那不是痛苦的眼泪,而是自由的泪花。

1
我第一次见到许清怡,还是在永安王李琛举办的诗会上。
虽然我先前就知道永安王从江南带回来个女子,我以为是寻常人家。
可是当她牵着风筝在院子里不顾形象的奔跑时,那种肆意又张扬的生命力让我眼前一亮。
直觉告诉我,她绝非普通人家。
因为许清怡天真活泼,机灵聪慧,身上总带着一股子向上的生命力,这是我们这些世家小姐身上少有的气质。
在诗会上,她以一对三,把一些饱读诗书的闺阁小姐世家子弟都弄得没话说。
甚至连永安王,都险些没对上她的对子。
在她舌战群雄之后,我趁着空隙虚心向她请教是如何能做出这样的绝句的,许清怡却调皮地眨眨眼说:⌈因为我有外挂。⌋
见我不明白,她悄悄告诉我,⌈反正说了你也不会信,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人,是未来的人,所以这些诗句对我来说不是难题。⌋
我听得云里雾里,却还是笑着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唐家小姐输给了许清怡不服气,阴阳怪气地说道:⌈许清怡,你可不要得意,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宋禾,我们京城第一才女,你赢得过我们,却未必能赢得过她。⌋,她说完还不畅快,扭头也呛了我一句,⌈你的才情在京城里也是一绝,今天怎么就当个闷声葫芦,我看你要是再不出声,这名号估计就要让人了。⌋
这样小孩子家家的刺激话语,对我自然不管用。
我以一句得了风寒嗓子不舒服就推脱了。
而许清怡即使知道唐欢欢的意图,也仍然要怼回去:⌈赢得过你就行了,真正的强者之间是惺惺相惜。⌋
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一句话,直接把唐欢欢惹炸毛了,两人推搡了起来。
我连忙上前拉架,却被两人失手绊倒。
眼瞅就要摔落湖中,不会水的我胡乱抓着,三人就这样齐刷刷落水。
就在这个时候,永安王与几个家仆跳了下来。
只见他着急地就朝着许清怡游了过去。
等我被家仆救上来时,他正在安抚许清怡。
许清怡靠在他的怀里,惊魂未定。
在场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视线在我跟他之间游走。
因为他是我未来的夫婿,而我就是未来的永安王妃。
京城所有的人都知道,除了突然出现的许清怡。
2
没过多久,京城就传出许多风言风语,而我恰好就是这场八卦的中心人物。
许清怡在永安王府诗会上以一敌三打响了她的名号,而落水被永安王救上来,又给她添了许多“秘闻”
譬如永安王对她暗生情绪,两人关系匪浅,经常成双结对,去哪都要带着她,甚至忽略了我这个未来王妃。
一夜之间,我从大势的王妃变成了爱错人的将门孤女。
当丫鬟碧儿把这些她从街上听来的传言告诉我时,脸都要气绿了,直跺脚嚷嚷:⌈呸,我们家小姐才是圣上亲自指婚的永安王妃,她可比不上。⌋
我听到这些话时,表面上无动于衷,心里仔细想想,发现也对。
自从许清怡出现,人们的目光都吸引在她的身上,虽说性格直率奔放说话也风风火火,却也让与她相交的人都会对她有好感,无法讨厌起来。
哪怕是我,也并没有办法讨厌她。
我刚想安抚一下暴躁的碧儿,宫中的御使就出现在门口,将我召入宫。
等我进了皇后娘娘的殿中,发现李琛也在时,我大概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宫外的流言传得这样凶,宫内自然也知道了。
皇后娘娘见我来了,起身牵过我的手拉着我坐下,⌈许久没见禾儿,都瘦了呢,听说你最近感染了风寒,现在可好些了?要不要叫宫里的御医看看?⌋
我瞥了一眼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李琛,朝着皇后娘娘露出浅笑:⌈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女已经好全了。⌋
皇后娘娘叫人拿来几盘点心,才直奔主题:⌈禾儿,本宫知道最近有些风言风语,但是本宫需要你记住,你日后是要嫁给琛儿的,本宫的心是向着你的,琛儿也是,所以你无需多想。⌋说完她若有若无地看了一眼李琛,继续说道,⌈琛儿,你说是不是?⌋
皇后娘娘说的直白,明眼人都知道这话的言外之意。
李琛自然也知道,他点点头附和道:⌈是我最近忙于政事,没能好好关心禾儿,我待会就向她赔罪。⌋
随后皇后娘娘又拉着我唠了会儿家常,给我挑了江南新进的布匹,才嘱托李琛好生将我送回府。
我们两个人坐在马车上,相互沉默。
他心事重重,我也懒得开口。
李琛将我送到宋府搀扶着我下马车,却正巧遇上来找我的许清怡。
许清怡站在门口看着我们,眼里闪过一丝难过。
李琛原本扶着我的手,在看到她的瞬间立马缩了回去。
我一个不稳,差点从马车上掉下去,他才反应过来似的扶住我。
只是那么一个小动作,我就猜到了,李琛绝不爱我。
许清怡强扯笑容,同我解释他跟李琛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
一边解释一边扯了扯李琛的袖子,示意他也说些话。
我默不作声,因为他们之间的小动作,已经无声胜有声了。
这样的亲密俏皮,是我跟李琛从未有过的。
嘴上说着毫无关系,可是这样的举动,是毫无关系的人会做出的吗?
3
不过几天,永安王府传来消息,永安王感染伤寒。
我纳闷他这伤寒来得蹊跷,当我拿着自己煮的鸡汤上门探视时,从下人的嘴中得知,他为何伤寒。
是因为许清怡觉得她破坏了李琛跟我之间的关系,偷偷出走,李琛连夜追出城门,在大雨中找到了躲在旧寺庙里的许清怡,担心她又要逃走,强行带了回来,这才生了病。
我听闻后,也不由得感叹,好一个情深意笃,竟然连夜追出城门。
想当初我生气时,李琛可问都不问一句,徒留我自个生闷气。
等我来到李琛的卧房,还没推门进去,就透过门缝看到许清怡一直守在李琛身边,时不时换毛巾,给他擦汗。
而李琛哪怕是病中昏睡,也要紧握着许清怡的手。
许清怡眼中的担忧都快溢出来了,我突然觉得如果此时我推门而入反倒尴尬。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侍女端着药朝这边走来,看见了我停下脚步行礼。
我开口问道:⌈许姑娘多久没合眼了?⌋
她想了想回答道:⌈自从王爷病了之后,就一直没怎么休息。⌋
我思忖了片刻,⌈你进去吧,先别说我来过。⌋
然后拎着食盒转身走向厨房,却迎面撞上一个男子。
我先稳住食盒,再抬起头,发现是李琛的好友——贺宰辅的小儿子贺连君。
他看了看我手中的食盒,又望了望我来的方向,心下了然说道:⌈如果你是要拉去倒掉,还不如给我喝了。⌋
即使跟他认识那么多年,我依旧惊讶于他的厚脸皮,没有理会他就走了。
贺连君还想拉住我,⌈他不喝,你也别赌气浪费食物啊。⌋
我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说道:⌈碗不够,我是去拿碗的。⌋
他这才松手,哦了一声,就去看望李琛。
等我去厨房拿了碗折返回来时,李琛已经醒了,靠在床上,听贺连君叽叽喳喳地说着这几日京城中的趣事。
贺连君这人啊,不喜欢朝廷不喜欢读书也不爱走那仕途,偏偏喜欢画画,一手花鸟虫鱼堪称天下一绝,除此之外他还有个癖好,最喜欢听别人家的八卦。
我看着被他逗笑的李琛与许清怡,站在门外思考要不要进去。
生怕我的出现,破坏了这样和谐的场景。
然而还是贺连君眼尖。
见我在门外,连忙唤我名字。
我拎着食盒走进去的时候,看见李琛与许清怡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而贺连君一脸看戏的模样。
许清怡借口想要离开,却被我拦下。
我拿出两个碗,倒上我熬的鸡汤递给她跟李琛。
⌈你这几日也幸苦了,一起喝点鸡汤补补,不要也把自己弄病了。⌋我此话一出,在场三人表情千变万化。
许清怡犹犹豫豫地接过碗,李琛也疑惑不解地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为何如此淡定。
然而全场最诧异的莫过于贺连君。
让贺连君这个八卦的家伙失望了,我是大家闺秀,从不做含酸吃醋的事情。
更何况我想要的本就不是这些,既然不是我想要的,我又何必去在意?
我脸色平淡地端给李琛鸡汤,他接过后轻声道了谢。
我收拾好食盒也没有久待,临走前我特意同许清怡说道:⌈殿下这几日就劳烦许姑娘照顾了。⌋
4
许清怡在李琛病中照顾他的事情,传到了皇后娘娘的耳朵里。
听说皇后娘娘把李琛叫去问话,李琛许久才从皇后殿中出来,表情比进去时放松了许多。
谈话的内容好像是关于立侧妃的事情。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看向把这一切都告诉我的贺连臣,有些纳闷:⌈你知道李琛喜欢许姑娘吧,也知道这个侧妃大概是为了谁而立吧?⌋
贺连臣喝了口茶,回答道:⌈我当然知道。⌋
⌈那你作为李琛的好友,把这些告诉我,是想让我吃醋去找许姑娘不悦吗?⌋我疑惑不解的看向他,⌈你好像很讨厌许姑娘啊。⌋
贺连君恨铁不成钢地盯着我,⌈虽说李琛与我是至交好友,可我与你也是一同长大,你都要被人抢走夫婿了,我能不急吗!⌋他顿了顿语气,⌈我不讨厌许姑娘,只是替你不值。⌋
我轻笑一声,⌈有什么不值的?⌋
贺连君淡淡的说道:⌈自从她一出现,你仿佛就被盖住了一般,她虽然很好值得李琛喜欢,可是你呢?你的真心你的情意,你从前对李琛的那般好,好像都不及许姑娘的万分似的。⌋
我心里被他这一番话触动了,意味深长地望了他一眼,说道:「我从不在意这些。」
话音刚落,皇后娘娘贴身侍女就传来她的旨意。
中秋夜宴由我来操办。
这是皇上生母仁厚太后守丧期过后的第一个中秋宴席,皇后娘娘希望办得热闹但又不过分热闹。
虽然看似简简单单的一道旨意,却也是在宣告我即将要成为永安王妃的事情。
不久之后,我跟李琛的婚事就会被正式提上日程。
自从接到旨意后,这段时间我就费心费力地筹办着。
大到布场小到餐具食材,我都一一过问生怕出差错。
提着心吊着胆,一直到中秋夜宴当天,皇上与皇后娘娘对我赞不绝口,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望向李琛,他只是淡淡说了句不错,便没有其他。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然而乐师献乐时,我却发现了不对劲。
为首的乐师,虽然带着面纱,却能让人一眼看出来,是许清怡。
当她抱着琵琶出场时,坐在我旁边的李琛眼神就没有离开过。
皇上与皇后也被她的琵琶声吸引住。
她弹奏了一首我从未听过的乐曲,曲声婉转动人,像是诉说着绵绵思念。
当许清怡演奏完毕时,这才摘下面纱,当庭将自己所作的诗献给了皇上与皇后娘娘。
惹得他们眉开眼笑。
中秋夜宴过后,许清怡在京城中又多了个名号,能文擅乐的京城第一美人。
曾经不看好她跟李琛的一些人纷纷倒戈,民间甚至流传了以他们为人物的话本小说。
我去到街上,都有人对我投来同情的目光。
我却毫不在意地买了东西转身回府,没有理会这样的闲话。
贺连君提着一壶酒上门,幽幽地看着我,⌈宋禾,看吧,只要有许清怡在,你纵使是钦定的永安王妃又能如何,佳人才子的剧本里没有你的一笔。谁会管你宋禾曾经也是名艳京城。⌋
我只是淡淡的笑着,「贺连君,你跟我相识那么久,你觉得我像是在意这些的人吗?永安王想娶许清怡可未必会嫁。」
毕竟我知道,许清怡再怎么爱李琛也好,他们两人再怎么相爱也好,哪怕李琛为了她去争取个侧妃的位置,他们都不可能会结为连理。
因为许清怡想要的是生生世世一双人,而我恰好是他们无法越过的鸿沟。
毕竟我是将门孤女,父母双双为国捐躯,宋家满门忠烈,于国于朝廷,我的身份都是无可撼动的。
只要有我在,许清怡断然不会轻易嫁给李琛,她嘴里可是嚷嚷着讨厌男人三妻四妾,只求一心人,这样的人怎么会愿意与其他女人共侍一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