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太想进步了。”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这句发自肺腑的台词,至今仍然被不少网友借鉴调侃,成为了网络上的热梗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身为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的祁同伟,他想进步,指的是级别再进一步,成为跨越阶级的副省级干部,说白了,进步就是提拔。

不同的人会选择不同的进步方式,根据贵州省《决不姑息》反腐警示片的披露,黔东南州锦屏县委原书记毛有智从2017年9月到任的那天起,他就选择了先出名、再进步的曲线提拔策略。

从省属国有企业高管调任地方一把手的毛书记,他实在是太想进步,太想出名了,甚至可以说是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毫不夸张的说,在毛有智担任县委书记4年多的时间里,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想方设法的包装自己,宣传自己,手段相比于网络炒作有过之而无不及,幻想着通过打响名气最终实现提拔晋升。

1.顶层设计

刚刚上任,毛有智就找到了一家民间智库机构,在未开展任何前期调研的情况下,当地政府支付了几百万元的设计费,全方位规划了锦屏县未来5年,甚至是10年发展蓝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毛书记计划发展的项目常以“全国第一”、“世界第一”标榜,可谓是雄心壮志。

但是,这些高大上的项目和所谓的规划,直到毛书记离任都没有实施,他连任何实质性的工作都没有开展,一切都停留在图纸上、讲话里、口号中,那笔价格不菲的设计费也彻底打了水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热衷于搞顶层设计的毛有智,他的设计并不都是在前期就夭折了,也有真正实施的。

在脱贫攻坚时期,为了监督干部进村入户,他心血来潮购买了一套价值60多万元的打卡系统,但这套系统不仅没有起到促进干部进村入户的作用,反而极大的加重了基层负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应付打卡要求,全县干部苦不堪言,几乎天天都需要造假打卡,这是赤裸裸的形式主义。

2.宣传造势

在各行各业,想要出名,最重要的就是宣传,酒香也怕巷子深,毛有智深谙其道。

在锦屏县各类大会和公务活动上,他总是夸夸其谈,比如在全县大会上高调的他总是反复强调,“要以清水江大动脉做活‘水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直到2023年3月他落马也没有落实任何相关工作。

通过几年的相处,当地干部群众也摸清楚了毛书记的套路,暗地里称其为“吹牛大王”。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为了出名造势,一个县委书记居然会安排县委办用公款给自己拍摄宣传片,宣传的是他那些光说不做,假大空的口号政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宣传片里,毛有智总是指手画脚、高谈论阔,他极力在塑造着勤政爱民、不辞劳苦的形象,但看起来却更像演员而不像是领导。

然而,单一的宣传模式并不能满足毛书记的需求,他灵机一动把目光投向了新媒体和社交软件,这一次他亲自操刀,建了一个“顶层工作推动群”的工作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群成员包括全县所有在职县级领导,县直机关一把手,乡镇党委书记及其他副科级以上领导,一共400多人。

毛有智要求,每天他在哪里工作,当地的负责人就是把他的工作照发在群里,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辛勤付出。

群内发照片有两条不成文的规定,一是只能发毛书记的工作照,二是毛书记工作了必须发工作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想而知,当时工作群里的“大拇指”表情肯定是铺天盖地。

3.标新立异

在三观如此扭曲的工作环境下,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当地的领导干部还会对毛有智言听计从?

只因为他是县委书记,有着可以决定他人前程命运的权力,背后虽然议论纷纷,但明面上根本不敢反抗,锦屏县已然被他打造成了为自己服务的独立王国。

可是,毛有智对当地干部的精神状态仍然不满意,为了提升干部们的服从性,他在全县范围内发起了晨跑运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要求全县党政机关45岁以下干部,不分男女,不论级别,全部实行军事化管理,每天一律7点钟起床穿迷彩服跑操、喊口号。

多少人的睡眠时间被压榨,多少人的休息时间被占用,毛书记完全不在意这些。

或许有人觉得早起锻炼至少对身体有好处,确实,但能强行要求他人在业余时间锻炼身体吗?身体是自己的,锻炼与否是人家的自由,不属于工作范畴。

实际上,毛有智在推行晨跑运动时,他本人却几乎不参加,毕竟他50岁了,也不想起什么带头作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上这些,设计、宣传、标新等三种方向的出名办法,如果你看完还是觉得无伤大雅,那么毛有智下面的行为可能会让你大跌眼镜。

他非常喜欢发表电视讲话。

锦屏县只是一个人口仅15万的小县,但毛有智却把这里发展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他对县电视台青睐有加,对上电视更是有着谜一般的热爱。

那感觉就像,娱乐圈的流量明星争夺曝光度一样,他算是把小县城的流量密码玩明白了。

当老百姓打开电视机,看到毛书记在电视上高谈阔论时会作何感想呢?

“呵,吹牛大王又吹牛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毛有智的个人品行和宣传报道完全不同,他利用权力在宿舍里都装了一套完整的KTV系统,经常叫人来陪他唱歌、喝酒、玩乐,上班下班完全是两副面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更离谱的是,根据纪检监察部门的曝光,毛有智连腊猪脚、腊肉、香肠等年货都要挪用公款购买,一个县委书记挪用公款腊肉,这是多么离谱的操作?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检察院的公诉发现,毛有智在担任黔南州水利局水利建设科副科长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贪污受贿了,那时他才30岁。

副科级算是最低的领导级别,毛有智从副科就开始腐败,可他还能一路做到县委书记,步步高升,从头贪到尾,后来又在州人大副主任的位置继续享乐,恐怕用人不当才是问题的关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前段时间,河北迁西的马树山案件备受社会关注,网友们再一次见识了县委书记那不受约束的绝大权力,颠倒黑白都不足为奇。

如果他们的权力得不到有效约束,以至于全县上下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那么县委书记的腐败就永远不会终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既然毛有智那么想出名,就应该让他去当网红,而不是提拔他当县委书记,为了出名去折磨基层的干部群众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