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话说这么一天,代哥一寻思再待几天我就得回北京了,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是九九年的一月份了,马上快要过年了,代哥不可能他在深圳过年,毕竟那媳妇还有孩子啥的都在北京呢,还有老丈人,老丈母娘,自己的老父亲啥的都在北京啊,他不能在深圳过年呢。
就这么的,当时代哥打听好了,说过几天就回北京,因为江林这个伤虽然没好,但是已经没有啥大事了,过一段时间也就出院了。
就在代哥想回北京还没回去的时候,这个时候接到一个电话,谁打的电话呢?就是四九城的赌王金相,一个电话给代哥就打过来了。
金相之前也讲过很多次了,跟代哥关系那是相当的好了,而且帮代哥办过好几次的事儿,代哥拿他就当老弟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金相真正被称为四九城赌王是在2014年之后,因为在2014年的时候,金相参加拉斯维加斯的一个赌王大赛,在大赛上就各国的选手都去参加去了,最后金相一战群雄直接拿了一个第一名,之后被称为赌王了。
当时金相一个电话一给代哥就打过来啊,直接就说了,喂,哥呀,你去深圳了?
老弟,对呀,我来深圳了,咋的了?老弟。
哥,我这两天上你家去看你去了,完了之后我从福建那边回来,拿了一些海鲜啥的给你送过去了,嫂子说你上深圳了啊。
对,我在深圳呢,我这两天想回去了。
代哥,你想回来,你啥时候回来呀?
我看看也就个三四天吧,这面没有啥事,我就回去了,老弟你有事儿吗?
哥呀,我这没有啥事儿,但是我明天想上珠海一趟。
上珠海啊,兄弟,你上珠海干啥?
珠海有一个大局,说澳门那边人过来摆的,我寻思过去玩两把去啊,因为我这最近也没玩,我这不得赢点钱吗?
代哥当时一听,说兄弟啊,你他妈这小子啊,你这个活真是太好了,不费力气啥的,这钱就能整到手,我都羡慕你。
哥呀,羡慕啥呀,干这玩意也有风险啊,万一他妈出啥事儿啊,我他妈也悬乎让人给收拾了。
那行老弟,那你啥时候过来呀?
我明天就过去,哥,这么的吧,我过去之后,我就在珠海待个两三天,完了之后我玩完了,我到深圳去找你去呗,之后咱们在深圳一起回北京,你看行不行?
代哥一听,说那行,老弟,那你就来吧,我现在在深圳等着你,你到珠海玩完了,你就过来。
那行哥啊,那我明天就上珠海。
好嘞,电话就撂了。
珠海当时真有人就摆了一个局,其实摆局这小子他是啥呢?他是珠海本地人,但是他总在澳门玩,而且这小子还会一些手艺,他在澳门混的相当的牛逼了,当时在澳门最开始的时候有自己的赌厅啥的,就是澳门那些大手子,基本上他都差不多都认识,所以说他没有事儿的时候就回珠海摆个局,摆不了多长时间,两三天,就这两三天,就一个局,人家那是高端局,去那去玩的全是这些有钱的老板,这个老总,那个富翁啥的,一般的人你根本就去不了。
就这么的,金相当时第二天的时候在北京直接就出发了,而且身边还带两个助理呢,现在这相哥绝对是牛逼了,到哪领了一个保镖,一个司机给他拎包的,相哥有钱,你别看他是他妈耍钱的,但是他妈有的是钱那,赢钱赢的那就够他花的了,都花不过来。
相哥这次来珠海,是他珠海有个朋友,这小子叫李忠,给金相提供的这个信息,说相哥你过来吧,这边有个大局,你过来玩一次能赢不少钱,所以当时金相才去的珠海。
就这么的,直接领着两个助理坐着飞机从北京就干到珠海了,到珠海之后拿出来电话一个号给李忠就打过去了,喂,忠子呀,我到珠海了,我下飞机了,你过来接我来吧。
哎呀,相哥,那行,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接你去。
就这么的,电话撂了之后,李忠开着车到机场把金相就接上了,拉着金相到珠海的市里边儿。
当时李忠把金相带到哪了?珠海香洲区有一个金宁酒店,这个金宁酒店那是相当牛逼了,它是在香洲区最好的酒店,在整个珠海它都能排进去前三去,相当他妈高档豪华了,一般人肯定是消费不起的。
啊,摆了好几个大台子,都有啥呢?有玩梭哈的,还有什么21点,还有玩骰子的,各种玩法都有,布置的相当好了,里边也是贼豪华,有休息区域,有玩的区域,你要累了,你到旁边休息区去,有什么茶水果盘子啥的都有,有那专业的服务员在这伺候你。
就这么的,当天晚上他们从现场一出来,在酒店直接就一住下,第二天的时候晚上六点,金相和李忠直接就到放局的宴会大厅了,人家这个局那门口都有安保人员的,你一般人进不去,你来了之后必须有邀请函,李忠这小子也不知道他在哪块整这么个邀请函啊,直接给安保人员一看,人家直接让他们就进去了。
他们进来一看,此时宴会大厅里边已经来了不少人了,最少得有100多人,到这玩的全是他妈有权有势的,普通人你玩不了。
当天晚上就是珠海的金远山都来了,金远山跟代哥关系不挺好吗?之前也是因为打仗的事儿,最后跟代哥成为朋友了,这帮人全来了,远山大哥也想玩两把呢。
晚上七点的时候,这高端局就开始了,这帮这老板富豪啥的啊,你自己喜欢玩啥,往台子这块一来,你自己玩就完事了,也没有人拦着你,这个局玩的绝对是挺大的。
这局就是最少一把得他妈几十万的输赢。
当时这帮小子一玩上局,组局这小子姓张,叫张宝成,他怎么挣钱?一是抽红,再一个他自己玩,他不光自己玩,这小子会手艺,要不能在澳门说自己有他妈赌厅呢,人家会手艺,他赢了不少钱。
就这一场局摆下来之后,最少他都能整个千八百万的,这帮人一玩上,金远山当时也上去玩去了,玩了几把也就半个小时左右,远山大哥三四百万干进去了,金远山当时都冒汗了,说他妈的这这局也太大了啊,这不能干了,这有钱也不能这么干了,有多少钱不得输进去。
说句实话,不管你有多少钱,你是千万你还是上亿,只要你沾这个玩意儿,有可能让你倾家荡产,让你他妈妻离子散的,所以说咱们千万不能碰这个玩意儿,不能玩,玩上就坏了。
当时金相在这个局上,人家都玩上了,开局了,他没玩就领着两个助理,还有李忠在后边跟着东一趟西一趟的往这块看一眼,往那块看一眼,就来回溜达,李忠还问呢,说相哥呀,你这不来玩来了吗?你这净看咋不玩呢?
老弟呀,你不懂吗,咱们能跟他们这些人一样吗?我是干啥的?我职业的,知不知道?我来这是干啥的?我来这是取钱的,我要不看明白了,我能赢钱吗?知不知道?我告诉你看的明明白白的,我上去干一手之后,我赢完钱就走,听没听着?不用着急,咱们再看看。
就这么的,当时这个局七点的时候开始的,相哥一直看到九点。
当时金相也看明白了,说他妈的这功夫也有输的也有赢的了,几百万的都输进去了,当时他们这些局上哪个台子最大的,就是玩梭哈的,这张台子玩的是最大的,而且这张台子上谁在这玩呢?就是放局这小子叫张宝成的,他在这块玩,那局能不大吗?而且这张台子上就他自己赢钱,这小子他妈得赢了五六百万了,高兴坏了,在这玩的他妈正挺高兴的时候,当时金相就过来了。
他这个现场玩的时候都用现金呢,全用现金玩,因为毕竟是两三天的局,我也用不了整什么筹码了,那多费事啊,珠海本地的附近的来的时候全拿的是现金,你像外地要拿现金不方便,你可以咋的呢?你可以拿卡,拿存折,你到这块一刷,直接人家给你拿现金就完了。
金相拿出来一张卡到人家这块服务台直接一刷,相哥直接就拿出来三百万,三百万拿出来之后,他就到张宝成玩梭哈这张台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帮人正在这玩呢,金相一过来,说大哥呀,我看你们这个台子玩的不错,我玩两把呗?
这几个小子一看,尤其是张宝成,说老弟啊,来来来,你想玩就玩吧,是不是钱带够了?
哥,那300万够不够?不够我那卡里还有一千万呢,没事儿,我有钱啊。
那行,老弟,那你玩吧。
往这一坐,第一把就开始了,一发牌,相哥他这个手法那相当牛逼了,就是来回换牌,不管谁你都看不出来,就给你一换,而且换完牌之后,他这个牌都不在自己身上,就划拉哪块去了?划拉别人身上去了,谁都看不出来,你根本他妈就整不明白。
这一玩上第一把的时候,金相都想好了,我跟你们也不用客气了,我玩完之后,我赢完钱就走了,我不用磨磨唧唧的,第一把金相直接就赢了100多万。
这一玩上之后啊,他不能把把赢,你这玩意儿要是把把赢的话,不让人看出破绽来了吗?但是咋的呢?我赢的时候一把可能赢200万,赢300万,我输的时候就输个底儿,这么的就玩上了。
没到半个小时,金相当时赢了四五百万了,这个时候张宝成一看,说他妈不行啊,本来是我赢的呀,这小子一上来之后我输了,我他妈赢了钱,我都秃噜回去了,他也看出来了,说金相好像他妈会手法啊,但是你没有证据啊,这小子直接就看着金相就说了,兄弟啊,行啊,手气不错呀。
大哥呀,手气还行,我就是运气好啊,运气好,今天赢点赢点。
老弟呀,我提个意见,你敢不敢玩啊?咱们玩点别的你敢不敢?
大哥呀,我这个不太专业,你说你玩啥呀啊,那你说说我听听吧。
你这么的,咱们别玩梭哈了,看没看着那面有玩骰子的,咱们去玩骰子去,你敢不敢呢?
大哥,玩骰子我不专业呀,玩这个玩意,我都靠运气赢的,我玩骰子不行啊。
不是老弟,那行不行,咱们都是玩,你试试呗,如果说你真不想玩,你要不敢玩呢,那就拉倒啊。
这么多人看着你,你真就不玩啊?说句实话,就他妈玩这些东西啊,金相就玩骰子,他是他妈最拿手的,属于绝活,他师傅教他的时候,金相学的时候,这骰子是最厉害的。
相哥一看,我他妈跟你客气两句,你真是不知道好赖了,大哥呀,那行,那就玩两把吧,玩骰子吧。
金相直接跟张宝成不在梭哈这张台上了,奔他妈骰子这张台就来了。
金相和张宝成刚要开始玩的时候,金相直接就说了,大哥呀,咱们今天这么玩没啥意思,咱们玩点高端的,你看行不行?
宝成一听,老弟呀,啥意思啊?
正常玩骰子啊,正常摇骰子的时候都是三个骰子,说句实话,你这么一玩,张宝成他是做庄的,三个骰子,他要摇出豹子,摇出三个六,那是相当好摇了,你做庄,比如说张宝成摇出三个六,金相也摇出三个六,人家张宝成就赢了,庄家多半点,所以说要这么玩的话,对金相特别不利啊,因为三个骰子好摇,你四个五个六个越多越不好摇。
金相说你这么的大哥,咱们别摇三个骰子了,摇六个行不行?
宝成一听,老弟啊,摇六个?你,你啥意思?
不是大哥,我就寻思,总摇三个的吧,我看人家玩摇三个的没意思,玩六个的你敢不敢呢?你要说不敢,咱们就玩三个的。
金相那一说,所有人都在这看着你张宝成呢,他在他妈珠海也挺有名的,他是珠海的老人了,当时一看,老弟呀,我有啥不敢跟你玩的,来来来,咱们就六个啊,就摇六个骰子。
玩摇骰子这个玩意儿,纯凭手艺活,你使不了啥,他妈那个手法要摇的好,你就能摇出来他妈全是豹子,全是六的。
就这么的,第一把直接就开始了,张宝成把骰盅一拿起来啊,他先摇的,骰子在桌上放着,拿着杯子一个一个摇起来了,跟赌神一样,摇完之后往桌子上一扣,这家伙就慢慢把骰盅一抬起来。
是啥呀?是他妈四个六两个五。
这就挺牛逼了,六个骰子四个六两个五啊。
当时张宝成一看,老弟呀,来吧,来来来,你摇,我看你能摇出啥来。
金相当时把骰子一拿起来啊,把骰子往这骰盅里边一整,哗哗的就在耳边上就摇啊摇来摇去,往这一扣,慢慢一开,五跟六一个五。
旁边看热腾的那些人都他妈议论呢,哎呀,我草,这小子,这小子不一般呐,摇出来他妈的五个六一个五的,这不比那个他妈宝成厉害吗?
张宝成都没想到啊,一看懵了,这一把金相他们就赢了,又赢二百来万,但是也就玩了两三把,玩完之后,此时金相赢了多少钱?赢他妈900多万了。
张宝成一看,兄弟行啊。
他也看出来了,再玩自己也赢不了了,再玩只能输的更多。
兄弟不错呀,我甘拜下风了,我问一下子,谁介绍你过来玩的啊,谁介绍你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金相一听,他为啥这么问呢?因为这场局你必须有邀请函,有人引荐你,你才能过来玩来啊,那李忠不知道在哪整的邀请函,也他妈没有人推荐他来玩,他把金相带过来了,张宝成这么一问,那啥意思?我看你在珠海有没有硬人啊,有没有他妈大哥捧你,如果你啥也不是,你到我这块来玩的,肯定不好使,知不知道?
这一问金相,相哥懵了,说大哥呀,没有人引荐呢,这放局不是随便来玩的吗?
随便来玩的你他妈跟我开玩笑呢?我这是什么局,一般人能能他妈玩了吗?再一个你咋回事,你不知道吗?你这么的我不为难你,你到我工作那个屋去,来来来,我跟你俩唠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