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代哥一直在深圳没走,徐刚帮代哥挺大个忙,俩人在深圳大醉了几天,天天晚上出去喝酒,因为代哥也好喝,徐刚也好喝,基本上就天天喝的是死去活来。

徐刚回广州之后,代哥在深圳准备再多待两天,然后再回北京。

赶到这天早上9点来钟,打这个电话的人老徐得着重说一下,这个人姓黄,珠海人,他在珠海开海鲜城的,而且一起开了16家店,贼有钱,有大哥说开饭店能那么有钱吗?饭店干好了一样挣钱,尤其是海鲜酒楼,位置靠海,而且他的利润能达到60%,整个珠海就基本形成连锁了。

给代哥打的电话加代是通过广义商会,再加上代哥在深圳十多年了,有多少老板,包括哥们人脉,那是我们没讲到的,代哥认识太多太多人了,这老黄也是其中一个电话打过来了,黄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哎呀,老兄弟,咱俩这一会儿有没有一年多没通电话了,有啊,你这一天也在忙饭店的买卖,怎么样,我这买卖怎么说呢,跟你比不了,就是挣个辛苦钱,但是还行,现在我又新开了四家连锁分店,挺好,现在多少家了,16家,哎哟,我的妈呀,黄哥,这钱全叫你挣了,哎呀,你这一天找你也没别的事儿,你记不记得前年你来珠海,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姓崔,是搞房地产的,还有印象没?哎呀,这一下我还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慢慢想,我跟你说事儿,这个崔哥是才在云南回来,在那边投资的,挺成功,说得挣个五六个亿回来的准备在珠海,包括深圳,还会有广州,准备大点投资整点房地产,寻思叫我给联系联系朋友,看看有没有比较有能量的,有资源的大伙一起合伙干,钱这玩意儿不是一个人挣的,而且就即便是他一个人干,他也未必能挣到大钱,愿意跟点好使的人在一块合作。

兄弟,你在深圳这两下子,黄哥不是说替你吹牛逼,不光是我替你说这个,崔哥都知道,回来跟我吃饭,第二天就说这个事了,说能不能帮个忙联系联系深圳家的,要是有机会的话,义气合作呗,义气发财,房地产这个玩意儿我不明白,不用你明白呀,兄弟就借着你的名头都够用了,在深圳你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咱就借这个名都够发财的了。

凰哥是需要我去一趟还是怎么的当面谈谈呢?你这么的兄弟,你要是有这个心思,咱明天晚上在香港江东万斯酒店,你别忘了兄弟,晚上6点你要是不方便的话,我派人接你,给你接过来,咱到了酒店咱们详谈,正好崔哥和我还有珠海的一大圈哥们去,不少人在那边聚会,老崔在香港有心投资个什么电影公司干发了他这几年他老了,钱了,他多大岁数,我都有点想不起来了,他今年应该是五十一二,岁数不大,人可讲究了,一直就念叨,你们说加代人好。

说你这人义薄云天,说你老多好话了,你明天晚上过来呗,那你这么的黄哥,你明天晚上不用接我,我自己过来,万斯酒店是部对京东的万斯酒店行,我都5点半我就到,好嘞,兄弟,明天晚上在酒店门口等你啊,这一撂下皆大欢喜的事儿吧,当天接电话的时候,麻子在代哥身边呢,哥呀,上香港了,问我一个朋友,我听不见了,幸崔这个是干房地产的。

啊哥,你把我带着呗,干啥?你看你每次回深圳吧,不是二哥陪你走,就是左帅陪你走,再就这个那个的,你从来也没带过我呀,我底下的小兄弟,包括认识我的都说说你到底是不是代哥兄弟?我说咋不是呢,你要是代哥兄弟怎么走,哪都不领着你呢?你是不是给代哥看大门的,就是在向西村给人看墩的?我说我是人兄弟,你带我走一圈行吗?哥,我去谈生意去,我也不是打架,打架我不就叫你了吗?哥呀,那怎么的,麻子就只能是打架是怎么的?你也领我见见世面行不?哥,见一见高端人物大哥什么的,上流社会,你让我经历经历,你看你擦,行,我领你去,那明天晚上别人我不带了,你一个王瑞一个,你俩跟我走行不行?哥,我谢谢你了,我谢谢你这麻子,这是真的长见识,你一天也是的,你准备准备吧,换身衣服,你跟我去,这场合可不能大背心大裤头了,整个夹克,我这体重,西服穿不了,夹克我也穿不上。

整个衬衫你跟我溜达一圈行,点个头,当天定好了,来到第二天,麻子特意找个裁缝店,以他的身形尺码加工一宿做出来的白衬衫,代哥也是西装革履加王瑞,别人没告诉,就他哥仨去就行了。

等来到下午的时候呢,哥去香港吧,其实说实话要是过口岸也挺方便,但是肯定是没有少尉这个船方便,两艘大飞在九龙港那位置挺好的,代哥上了船刷直接就去了。

当天下午5点,代哥是时间观念挺强的人,指定不愿意让别人等自己头5点就赶到万斯酒店了,实话实讲,挺豪华的,比较高端的地方。

下了车到香港,少伟这边给安排的,朋友给安排的车,准备给代哥安排酒店,代哥也没用说很有可能当天晚上回到深圳,不在这边住,少伟给安排的车给拉过去了,王锐开的,等到了酒店门前,正好能看见这老黄在门口站着,跟几个哥们握手呢,他们一下车,哎哟,我的妈兄弟。

花就跑过来了,代弟,黄哥来得有点早,不早不早不早,正正好好,要不我寻思给你打电话,问你到哪了呢?你这太守时了,你这么的上房间休息一会儿,我陪你唠唠嗑。

老崔还没到呢,这不定好6点吗?这才5:20,走上房间去,我给你开好房间了,不行,找个地方坐一会儿也行,不用开房间,走吧,酒店都包了走,说着话给领上去了,切点水果,点根烟,倒点茶水,在屋里唠会嗑。

还是这些逼嗑,就是捧老崔这人怎么怎么怎么样,有钱,没唠出具体什么话。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6点了,大伙儿就一起动身吧,前往酒店的宴会,等进到这宴会厅,屋里头人已经是很多了,得达到100多人,男男女女什么人都有,穿礼服的,穿宴尾服,穿西装的,穿衬衫,都是比较高端,找个位置代哥坐下,麻子在这一座,他300来斤,他穿那个衬衫根本就不像他的衣服,你想象一下却老黑。

一脸大吭完之后了,挺着大肚子,好几个褶,穿个白衬衫,你觉得就这种身形,他适不适合穿那种衣服?他一身囔囔穿,自己在那坐着,他也觉得有点格格不入,就融入不了这个氛围。

王锐在这也说,马哥,你适当的减减肥吧,我一直就寻思减减肥呢,代哥在这没事没事,坐着吧,坐着吧,不大一会儿宴会开始了。

那个崔哥也进场了,在中间过道走过来的时候,当时特意跟代哥俩摆了的手,挺给面子,代哥也是一摆手上台讲了几句话,欢迎各位如何如何能有个十来分钟。

这边也开饭了,西餐呢,火腿呀,牛排呀,冷餐热餐的就开始陆续走菜了,崔哥特意走下来,兄弟,哎,崔哥,老黄在旁边也是,这个是加代,你应该知道吧,太知道了,兄弟,来来来,赶紧请坐,实话实说,今天晚上我最高兴的事儿就是你能够到这个酒店来。

老黄跟我说的时候我还没信呢,我说你能有那两下子,你能给加代给请来,没成想老黄还行,真把兄弟给请来了,咱俩啥不说了,再握个手来,我真想你又握一遍。

麻子在旁边坐着,啥时候吃饭呢?王锐一瞅,那你不得等待哥吗?咱俩现在能过去吃饭去吗?我都饿吐吐了,中午我就没吃啊,你说我这体型我就怕饿,咱俩不行,不在屋里吃,我下楼转悠转悠,我看看楼底下有。

我饿受不了了,真的,我真饿受不了了,确实啊,200多斤,300来斤,大胖子,他受不了饿,咱别说这是玩笑,他真受不了,他饿得直突突能看出来,麻子那手都直哆嗦,脑门都冒汗了,说你那啥吧,那你赶紧下去,麻哥你吃口饭,这边不一定啥时候开饭呢,代哥得唠一会儿,我跟代哥说一声,不用你去吧。

王锐往过一来,哥,我陪麻子下楼底下转一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代哥回头瞅眼麻子,麻子在这受不了了,哥饿的一摆手,去吧,那你俩溜达一圈,别走远啊,一会儿回来行行,哥俩下楼了,老崔也是兄弟啊啊,身边的哥们挺好挺好,来吧,兄弟,咱俩往前面坐,咱别在这边坐着,咱们上头一排,我有几个好大哥跟你认识认识,给代哥领前面去了,这麻子和王锐下楼。

到楼底下,旁边就是那种茶餐厅里边的盖饭,麻子自己能干4盘子,他真能吃,麻子能吃,王锐都瞅着害怕,王锐多说,能吃一盘,麻子能干4盘,满满的一大盘子,代哥自己在宴会厅里边,得过去半个多小时,这老崔给代哥领过来,给介绍这个那个都是干什么的,很快不入正题了,酒杯也都端上了,这种宴会你就别指望能吃饱,就这一桌面的东西全给你一人吃了,你也吃不饱,几片火腿,几片培根。

有这么3只5只的虾,用你发财的小手,点赞、收藏转发支持老徐一下,感谢每一位老哥老姐,听代哥在前面走。

有点甜点你就全吃,你也吃不饱,说白了就是一个嘎达呀,主要就是聊天喝酒,代哥也习惯了,得过去接近40来分钟,老崔事先提到这个话的,这样,咱这一桌的哥们儿加代呀,有的你不认识,这刚才给你介绍一圈,基本上都是咱周边的,哎,知道了以后大伙儿就相互多联系,多亲多亲。

兄弟今天把你请来呢,一是跟你想叙叙旧,二一个呢,是有点儿正事跟你聊聊,老黄,我不知道跟没跟你说,没跟我说,我们是想在深圳投资房地产,资金这方面我们总共融资接近7个亿,干我们就干最好的,想盖一个普通的小区,同时盖一个洋房或者是别墅,那挺好,这方面我不太懂,兄弟啊,有一件事儿你肯定懂,什么事儿,这个少尉是你兄弟吧,是我兄弟啊,房地产这个事儿呢,咱们先放到这儿,你崔哥我什么意思呢?咱们商人做事讲究一个这利益为主,只要你能帮我们个忙,我们干那个房地产就把你带上而且给你干股,将来按月给你分红。

这句话一说,代哥心里边就感觉到不对了,但是听他把话说完,你接着说,崔哥,你这个兄弟,少尉不太讲究,我们大伙找过他得有七八次了,一丁点面子没给我说咱们合作,我说九龙岗现在你是给把得死死的,谁也进不去,那你不能说这一个买卖全叫你少伟一个人给干了,你这样,兄弟,回头你能不能跟少伟打个招呼,让出两条线给我们来做,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资源,有我们自己的渠道,不让你白忙活。

你兄弟给我们让出两条线,说实话他也不损失什么,但是我们可给你丰厚的利润呢?你好好寻思寻思,我们这一大圈都比你年长,咱们合作合作。

代哥干脆就一摆手说,这样啊,第一,崔哥,我跟少伟呢,虽说是哥们弟兄,但是是各干各的买卖,少伟这些年不容易能有今天这个发展,他靠的不是我,他靠的是自己,我虽说是他大哥,但是我也没有这两下子去跟少伟说去,我也是不好意思。

一个就是我即便说了,少伟也不应该同意,你不是他哥哥吗?正因为我是他哥哥,我才不能说这话,你说对吗?等同于我从我兄弟的饭碗里边拿出饭给大伙分了,然后你们分完之后再匀我点这个账我不知道大哥你是怎么算的,至少在我来看,我是这么算的,不知道说的对不对,几个老哥,别往心里去,兄弟,你这算是拒绝咱们了,老哥,你这话说的这样,咱先喝酒吧,大伙相互对视一眼来吧,那你说说你算不算是拒绝咱们?算是吧,你要非要问,我只能这么说,没办法了,有心跟你合作,合作不胜,那你就不能怨咱们了。

兄弟,什么意思?阿勇,阿勇花着一喊,代哥,顺那方向往过一看,至少得跑出四十来人,全都是一米八五往上黑西装,黑领带,代墨镜,一身的腱子肉全是带绑带块的,哗啦的一下到代哥这周整个前后左右全给包围了,想跑都跑不了,什么意思,崔哥没什么意思,兄弟,没办法,九龙岗这生意太好了,你兄弟少伟可能没跟你说过吧,他一年如果整好的话,10个8个亿,那都是手拿把五连子,凭什么他一个人给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