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只要来了美国留下来,就能找到工作,可今天这个主人公却是个例外。

远扬(化名)来美国已逾12年,至今仍为黑户。他曾6次申请工卡遭拒,如今年过半百,感叹命途多舛的他仍在坚持,美国是一生中至少要来一次的地方,才不会留有遗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2年2月,远扬正式递交移民申请数据,与多数华人移民不同,他没有聘请律师。要知道,当时移民律师的费用最低也要4000到5000元,对他来说是一个负担不起的数目,而且他会说点英语,相关材料和证据非常充足,便决定自己申请。

2012年4月是他的第一次面谈,地点在橙县Anaheim。因为担心迟到,特地提前数天去现场考察,熟悉周围环境。可令他意外的是,面谈当天由于移民局人手有限,他早早预约的翻译服务被临时取消。

他于是面临两种选择: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面谈,或者改期。最终他选择了前者。当然主要原因就是不想浪费这次机会和多日来的奔波准备,就在不了解美国法律的情况下,凭着有限的英文能力与移民官交流。结果可想而知,面谈过程极为不顺利,对话中大量的法律术语让他难以理解。尽管当天那位华裔移民官会说中文,却坚持在工作时只能讲英文。

之后是第二次面谈,首先花费400元聘请专业翻译。面谈结束后,移民局要求他提供更多细节。但在远扬准备数据期间,移民局突然来信通知他上庭(政庇申请者需参加法庭听证会提供证据和陈述)。

心生怀疑 放弃上庭

然而,远扬放弃这次机会,他开始对申请美国绿卡产生怀疑。他说,当时有一些关于拿到绿卡的华人又被遣送回国的传闻,让他非常害怕。而且,他的移民申请数据也被泄露,身边有人知道有关他的移民申请数据中的细节。在没有钱聘请律师情况下,他决定放弃这次上庭机会,并写信向移民局解释没有出庭的原因。

尽管移民局最终没有判定远扬逃庭,但远扬的申请工卡屡屡被拒(在政庇申请的等待期间,申请人可申请合法在美国工作的工卡)。从2012到2017年,他一共收到6封拒信。川普上台后,工卡申请表从最初的1页纸变成9页,这让他彻底放弃申请的念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昔日学霸 徘徊底层

在来美国之前,远扬是一名学霸,就读于中国湖北省重点中学的数学实验班,在高中时就曾拿到柏克莱加大数学系的录取通知书,大学时也有机会前往德国Max Planck研究院深造。然而,由于某些原因,他毕业后被限制出境15年。直到2011年,才得以来到美国。

而看着曾经的同学,有些已是名校教授,有些在硅谷工作,还有些同学在拿到美国身份后,回到中国创办公司。而自己多年来仍在底层徘徊,餐馆工、装修、按摩、看护老人,他都做过。至今,仍住在蒙特利公园市的家庭旅馆,与隔壁床只有一块木板相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初,美国是他学生时代向往的地方,怀抱梦想来到这里,本来想大展宏图,却落得现在的境地。不过,他说虽然时有彷徨,但并不后悔。

最近,互联网上出现最多的词“润”,许多中国民众在各种现实压力下,选择移民或暂时移居他国。

在这波“润潮”下,有一些中国民众,以“非常规”的方式,随着南美洲难民的脚步,穿越巴拿马雨林,一路向北到达美墨边界,再“翻墙”偷渡进入美国,他们将这一条非法入境的路程叫做“走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条“走线”不单单要经历很多的生存考验,甚至在途中会遇到抢劫等“不定因素”,到了美国接下来更是有一系列的难题等着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