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自称为万物之灵、地球的长子。仅仅只用20万年,我们人类便从东非大裂谷走向了全球,成为地球名副其实的霸主,占据了食物链的顶层。在很多人看来,人类似乎是造物主的“选民”,秉承着地母盖亚的意志,拥有开拓地球的昭昭天命。但是谁又知道,在7万年前,我们的祖先——智人,却是名副其实的“弱鸡”。他们缺乏强壮的体魄,也没有更快的速度,只能困在非洲苟延残喘。

但在七万年前,智人似乎好像开了窍,凭借这一上天给他开的挂。他们掀起了一阵“生物入侵”之潮,从非洲一直杀到美洲,诛杀一切挡路的生物,引发了无数场生物的大灭绝。那么,智人们所拥有的外挂到底是什么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早在20万年前,一部分智人就已经走出了非洲。他们通过今天埃及的西奈半岛,到达了以色列这片“流着蜜与奶之地”,并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在米斯利亚附近,专家们发现了一个智人的旧石器遗址,根据碳十四测定,大约在17.7万到19.4万年之间。除了石器外,还发现了一些智人的下颌骨以及牙齿化石。

但是可惜的是,这些智人并不是我们的直系祖先,我们的基因里不存在他们的痕迹。很可悲,他们的后嗣已经绝灭,基因也消失于20万年的时间长河之中。这些智人,为什么会突然灭绝

根据学者们推测,他们或许遇到一个强敌——尼安德特人。很多动物爱好者都知道,猩猩分为黑猩猩、大猩猩、红毛猩猩三个亚种。但是人类,却仅有一个种,那就是智人。也就是说,无论是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还是棕种人,无一例外,都是智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在20万~3万年前,世界上却存在着另一种“人”——尼安德特人。智人和尼安德特人都有同一个祖先,那就是直立人。相比于智人,尼安德特人可谓是咱们开拓世界的大哥哥。在23万年前,尼安德特人便走出了非洲,足迹遍布欧洲、西亚以及中亚。

与智人相比,尼安德特人身高大约1.5~1.6米,四肢粗壮有力,有一颗硕大的头颅,脑容量达到1200~1750g,比现代人的脑容量还要大。他们会用火,会制造工具。可以说,他们在力量上远大于智人,但是智力却丝毫不比智人差。

与尼安德特人一样,智人也以狩猎和采集为生,基本处于同一生态位。智人吃饱了,尼安德特人就得挨饿,两个种群又难以通婚,因此两者的生存活动完全是一种零和游戏。一方必须消灭另一方,就像是狮子会毫无理由地杀死鬣狗、豹子等生物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悲催的是,在20万年前,智人并非尼安德特人的对手。体重和力气,智人皆不及尼人,因此被打得满地找牙。因此这批智人的先行者在尼人的排挤下,最终走向了灭亡。

由于尼人的存在,剩下的智人们只能枯守非洲,眼巴巴地看着咱们的尼人堂兄弟在亚欧大陆追逐猛犸象,吃香的、喝辣的。

但是在7万年前,一切突然都改变了。造物主似乎突然眷顾了饱受尼人欺侮的智人,给他们开了一个“超级外挂”——语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实际上,动物皆有自己的语言,鸟类、鲸鱼、兽类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吼叫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在这一点,尼人自然也可以。但与众不同的是,我们人类的语言却复杂得惊人,竟然进化出了抽象的能力。

例如面对一头牛,尼人会说:“那有一头牛!”但是智人却会说:“今天我在河谷那头看到一头牛,个头好大,犄角好尖,脾气好凶!”相比于尼人的说法,智人能将一个事物的特点描述得更具体。在信息传递方面,有着所有人类所不及的优势。

智人为何能进化出更先进的语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是因为智人有着更完善的喉部结构,可以发出清晰而纷繁复杂的音色。而尼人的喉部结构不如智人,发音单调而浑浊。相比于尼人,智人的语言能够制造更多词汇,容纳更多信息。到目前为止,除了智人以外,还没有哪种生物可以进行递归式的多层次表达。

那么复杂语言给智人都带来什么好处呢?

首先,智人通过更复杂的语言,进化出更强大的抽象能力。举个例子,大家在计划任何事的时候,往往会在自己心中先打好腹稿。比如笔者写这篇文章时,我就会心里自己嘀咕:“我今天要写智人,我要先查某某资料,然后再拟定某个标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语言为工具,我便可轻易将抽象的概念用语言词汇固定住,然后充分组合,在脑内形成图像,然后再付诸于实施。

因此,当智人掌握了语言后,做事便会比其他生物更有计划性,也更有创造性。例如同样是制造石器,尼人只会将石头加工成简陋的砍砸器。而智人却会在脑中嘀咕:“把石头磨出个刃,然后再绑上一个棍子,这样就好拿了!”

因此,智人相比于尼人,拥有更好的装备。从考古发现看,也确实如此;

其次,智人通过复杂的语言,可以形成更大的集团。对此大家可以观察两只狗打架,往往都是以一场对吼开始的。这是因为狗没有精密的语言,无法理解对方的吼叫到底是友好还是对抗,因此导致误会加深,大家大打出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智人则不同,通过精密的语言,大家可以坐下来商谈,互相交换利益,最终达成共识,组成联盟。例如面对一只难以捕捉的猛犸象,两个不同的智人群落或许会通过语言组合在一起。而尼人面对同样的情况,很可能因为不精密的语言而造成误会。不仅难以联合,反而还会大打出手。

通过语言这种信息传递网络,智人可以轻而易举地组成150人以上的大群落,而尼人顶多只能聚集10多人。虽然智人单挑打不过尼人,但是10对1还是能轻易取胜的。同时,更大的群落代表着更强大的生存能力。无论是剑齿虎还是鬣狗,或许都不会不敢轻易招惹一个100人以上的群落。

最后,通过语言,智人能够有效的传递信息。同样是捕捉一只猛犸象,智人斥候会说:“在西面的山上有一只猛犸象,好像生病了,很好抓,咱们赶紧去!”而反观尼人斥候,他们却只能支支吾吾地说:“有只猛犸象我们可以捕捉。”但是猛犸象在哪?好不好抓?尼人却描述不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此在行动力上,智人要远胜尼人。利用人数优势,智人能轻易扫荡当地的猎物,而尼人只能吃智人的残羹冷炙。不仅如此,尼人还必须时刻提防智人的主动攻击。根据一些考古发现,有些尼人还曾经不幸沦为智人的食物。

就这样,在七万年前,当人类再次走出非洲时。尼人便会发现,他们曾经的手下败将已经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地球霸主,造物主的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