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时间一如既往的往前,一天天过,代哥帮着于海鹏,这个事儿也算是解决了。

在北京自己也寻思,我可别出去了,消停两天,在家陪陪老婆孩子。

然而你越这么想还越不行。

电话来了,广义商会的会长郎文涛拿起来扒拉了一接,涛哥,呃,在深圳还是在北京?

在北京你回来一趟呗,干啥呀?

你伤好了,我不是伤好不好?

有个事儿我寻思叫你去办什么事啊?

你回来一趟吧,回来之后我跟你细唠,指定是大事,我这边人不够了,你跟我说说,我前一阵投了两个项目,一个在香港,一个在惠州,惠州离家近了,是跟另外一家商会合作,投了一块地皮,我都已经交了3000万的定金了。

那个香港那边给我回信儿,叫我明天晚上去趟香港,我这一去,兴许得谈个一个礼拜或者10天半拉月的,不一定啥时候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寻思叫你替我跑一趟惠州,在惠城区,我把电话号给你,这老板姓王,你去就联系他,人挺好的,那边酒店。

什么都给你开好了,你去了之后替我考察考察,你帮我看看人,包括项目,我会看个狗,这儿我也没干过这买卖,我会看啥呀?

现在主要是啥呢?

整个咱广义商会这些老成员都得跟我上香港,大伙都投钱了,香港的项目老大了,我这思来想去的也就剩你了,还有几个新来的成员,你带着他们溜达一圈呗,我定金都交完了,这是黄不了,你就替我简单的走个过场,看一看,代表咱广义商会跟他们参加个聚会行不行啊?

代弟你管怎么的,是广义商会的副会长,而且是名誉副会长,你得去一趟啊,你是咱自己家里人,我不得求你们,我真服你们,我这刚想在家歇两天,这段时间老忙了,哎呀,你就当帮大哥个忙行吧,这事完之后办完了,大哥,有钱了能不给你吗?

对不对?

再一个,这项目谈成了,我都寻思给你留点股份呢,留个5%,留个10%啥的,咱都好商量,你呀净吹牛逼,能给我算怪的。

我指定给你,你去一趟好嘞,那怎么整啊,他确实是副会长,那得去呀。

把马三盯见,他们几个带上了买的机票,从北京当天晚上回深圳了,等回到深圳,郎文涛是当天半夜跟代哥见了面,握着手,代迪,这个事儿就麻烦你了,我把手续合同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去了之后呢,就简单的跟他们喝点酒,认识认识,别的不用聊,等我回来我再过去跟他签合同,你说好了,有我5%的股份,放心吧,指定是不能差,行,这都定好了。

代哥是第二天启程到惠州,随着时间来到第二天代哥这边,马三丁见郭帅、孟军陪同,王锐给开车,在深圳这边还带了个陈尧东,带了个左帅,就那么几个人,三台大佬从深圳奔惠州了,酒店都给安排好了,在惠城区的市中心的,挺繁华的,而且惠州确实也富裕,进了酒店,整个酒店就叫对面的商会给包了,只要你进屋,你说我是广义商会的这边。

房间给你安排好,单地商会给立了个牌,欢迎广义商会莅临指导,单独给广义商会一个办公区前台接待一看代哥走过来,这边一摆手,你好先生,是广义商会的吧?

对,我是广义商会的副会长,你好,你好,你好,这样先生你们一共几个人,然后我给您开房间,这边都安排好了,都是套间,行,就我们这几个人都给拿好房卡了,上楼歇一会儿。

大哥也说了,大伙进屋歇一会儿,完之后晚咱一起出去吃饭去。

当时怎么定的呢?

是第二天去酒店的楼上参加这个酒会,头天晚上休息休息,当天晚上代哥出去吃完饭回来,晚上9点多钟稍微稍微的喝点酒,迷迷糊糊的大伙上楼,大哥说行了,都回屋睡觉吧,马三在这,哥咱明早几点起来,8点半早点起来,白天完事之后去工地那边去瞅一眼,管怎么的来都来了,去看,看完之后跟涛哥说一声,行,大家前脚回屋,刚躺床。

上一人一个房间也寻思歇会,抽根小快乐洗个澡就睡觉,时间还早,刚打着电视书看一会儿吧。

当时电视里边演的是八六版的射雕英雄传,里边正是黄老邪在里边找他女儿那段,代哥在那抽着小快乐,自己沏壶茶在那看电视,刚看没有三两分钟,就听门外嗷了一嗓子俏丽,哇,谁家孩子?

紧接着就一声小孩哭的动静明显就是给吓着了,或者是给打了一下。

别说给孩子吓一跳,他这一嗓子给大哥都吓一跳。

代哥也是好奇寻思,出去瞅瞅吧,把房间门打开了,不少住店的都把门打开往出瞅,说咋的了?

谁骂家了?

等代哥这一瞅,一看是个女服务员,能有40多岁,接近50了,但是实话实讲,这女人要是不保养,就是老得可快了。

但是说实话,他一看老卑微了。

大伙儿住过酒店应该能知道,打扫房间不有推车吗?

上面各种各样的床单、被罩、卫生纸,把那车就推旁边了,把那手挡前边,就是给人办鞠躬,对不起,对不起,先生,我跟您解释解释了,我家丈夫吧,去年去世了,车祸,所以你看孩子也小,才7岁,他腿有残疾,家里没人帮我带孩子,中子,你一天净给你妈找麻烦呢,就这一生,忠子给代哥干一愣,那女的真哭了,咱家老哥们应该能明白,为人父母的,能明白一个女人自己带着孩子,无依无靠,实话实说。

挺男,你要有点条件还行,要没点条件老男了,还是个小男孩。

代哥一瞅这一声盅子,给自己干一愣,紧接着喊第二声,他拿手拽着孩子,小中子给人道个歉,他这一拽着孩子,孩子不得往前走吗?

代哥心挺细,就看见了这孩子的左腿有残疾,才7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男孩他站不直,说给人家道个歉,小孩能懂啥,连鞠躬带道歉的就说那意思呗,说我这等我妈,我坐你房间门口了。

也确实,这客人一开门也没瞅着这孩子在门口坐着,咕咚给这客人搬一跟头,起来之后把给一脚给孩子踹一边去了,完事拽他衣服来回推,孩子妈妈也没敢吱声,在这儿一直给人道歉。

那个男的,他是两口子,这爷们在那不依不饶的,你说吧,咋整吧,给我摔一下子难受,把经理叫来,是陪我条裤子还是怎么整,我摔了一下,你知道不知道我这胳膊能不能抢着,我这身上哪个关节能不能伤着,你把经理给我。

小磊,我求求你了,先生,这要叫经理知道,我领个孩子在这上班我就干不了了,我求求你,可怜可怜我,我也这么大岁数了,我但凡有点能耐,我也不能给孩子领这个地方来。

这都快十点了,他才7岁,正长身体的时候,谁能愿意往这里不好使,你把经理给我喊来,经理呢,把经理给我叫来,旁边好几个客人在那小声说,这逼样的俏里吗?

天打五雷轰,代哥一瞅对门,这小子在那吗?

对面是个老爷们,50来岁,大连毛胡子,一米九的。

大哥支了个脑袋跟王八似的,就指那小子吗?

代哥就瞅他,大哥,你给他两句去,多欺负人呢,我管那事儿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骂两句还行,你真叫我实打实上去,我可不敢,这种人我认为还是挺多的吧,这不明显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吗?

在这门口不好使,我给你跪下了,你把你经理叫来,你跟我整那套,把你经理给我叫来,我即使经理来跟我说吧。

场前一来,代哥本身穿的衬衫,地下穿个西裤,代个表,没穿西装。

真就挺像个经理似的,我就是经理。

大姐一瞅,值了,走到前边,你经理啊,你等会儿,我是经理,那什么,没事去吧,大姐领孩子去,该忙忙去吧,我跟他说什么意思?

你挺横啊,你经理跟我客人这么说话呀,我还得跟你怎么说话呢,那小孩,你还希望她给你跪下磕仨头,你不怕他给你磕走了怎么的,挺大的,老爷们领个对象出来玩来着,开心也好,怎么也好的,跟个孩子过不去干啥?

你说这大姐50来岁了,叫你指鼻尖好吗?

她都赶你妈岁数大了,你这么骂你妈呀,你跟你妈也这么说话呀,你要能在这住,你就在这住,不能在这住,你赶紧下楼,赶紧走,去去去,这酒店也不欢迎你,你是经理吧,我是不是经理?

就这事儿,今天我赶上,我就单过来,怎么的,你想干啥也不知道是在那监控,看见了哪一个服务员,哪个客人下楼,嘴一欠,这甄经理也上楼了。

代哥就指他鼻尖的时候,后边电梯叮一声,经理过来了。

往前一来啊,先生怎的了?

这大姐姓陈,老陈,你怎么回事?

这孩子谁呀?

我孩子你上班,你还领孩子代哥一回脑袋,你瞅瞅你啥呀,俏里挖的不是这谁呀?

我也不认识你不经理吗?

你过来,先生这怎么回事?

代哥拿手一制,经理,你是经理,是部,这酒店现在是我的,我是新来的老板听懂没?

不是这,这大姐领着孩子在这打扫卫生,在这干活,我都听明白了,说家里丈夫出车祸没了,小孩7岁,你看她腿还有残疾,她有病,这个逼养的,在这还不依不饶的骂个孩子,你说这样的是个人了,我就骂她能怎么的,她喊经理喊谁的,你就把你爹喊来能怎么的?

这一转过来,你要是个经理啊,你维护好,你底下员工也这么大岁数,挺不容易的,对不对?

在这干活也好,怎么也好,出来打份工,挣份钱,你是个经理,你多个鸡巴鸡毛,你也是给人打工的,出门在外,咱谁也别难为谁,对不对?

都难出来帮一把,不说记你好,最起码他不能恨你,你当的经理,你牛逼啥?

你在这喊这个喊那个的俏里吗?

你喊喊我,我看看不是先生,我没说啥呢,你下楼吧,这是给我解决,以后对他,你给我好点,这么大岁数也不容易叫你骂呀,你下楼吧,不是娜娜经理,你等会说我这个翘里挖的,我没说完你呢,他一个嘴巴子,那经理崩懵了,先生,别打架,别打架,你要不走,连你都走,滚犊子在这冷住了,但是旁边那几个人,马三先开开门,谁压干鸡毛袋吵鸡毛睡觉,哥呀,都过来过来过来,这一喊,马三一回脑袋,帅子,帅子,快点呀,打架打架了,哎,不用马三不怕事,当一喊代哥,打架了,哗啦的一下,孟军穿个红色裤衩子出来的,拎着把五连子刺丁建全,别的五连子刺就别裤衩带呢?

俏里挖在哪呢?

左帅、姚东他们哗哗全跑出来了。

这几个拳光不溜溜的。

唯独。

出马三穿个裤子,圣身光的膀子,剩下基本全穿裤头干出来了,哥咋地了咋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哗啦跑出七八个王锐都出来了,这小子就蒙了,大哥大哥,我错了,我不知道,不用你们马三一过来瞅孩子,经理你干啥呀?

我啥也没干呢。

哥,他怎么回事?

你等会你先别难为他老弟啊,瞅你岁数不大,今年能有30步,不到30正学识,做事的时候50来岁被这么骂,老天爷都瞅不下去,谁家都有爹妈,你以后不为人父母了,你以后不当爹娘啊,别人家的骂你孩子呢,当个服务员比你矮呀,你挣的钱就能高一等了,走吧,这回指定不收拾你,你要再叫我在这遇到你,你跟他七八的不光是他,就跟别人也是一样,我要想捏你,我告诉你,我都熊死你,我叫你知道被人欺负什么滋味,大哥,我不敢了,不敢了,走吧,跟着她。

那个女孩也是,大哥,咱错了,咱不敢了,一瞅,跑出来十来个男的。

尤其那郭帅,浑身却老黑,大虎熊毛,一身肌肉,快往那一站,像战斗狂人似的怎么的?

这么说吧,帅子的主帅他俩一人一边跑,能打死他刘强边走的。

这经理也愣住了,等大哥这一转过来,没别的意思,还那句话,都打工的,谁也别难为谁,离了你这饿不死谁。

这大姐要是家边上的,在你这打份工,咱就与人为善是不?

真有能耐你就跟外人使去,跟这样人使啥呀?

大哥,我明白,不敢了,走吧,你也走吧,哎,大哥,你休息好了,一会儿我给大哥切点水果,拿上来拿红酒。

大哥,你消消气,别跟我一样的,我确实是个打工的,别往心里去啊,走吧,走吧,点个头,走了,马三,你们也回去吧,不是,咱们是阿哥,走吧,没事儿没事儿,回屋睡觉去,一个个穿裤衩在这站着干,鸡毛大姐在那站着呢,孩子不大点,回屋睡觉吧。

马三在着,孟军你也是,你穿什么红色裤衩子呢?

瞅你最闲。

我本命年,大伙都回去睡觉了,代哥一过来,大姐,没别的意思,谢谢,这种滋味,老感恩代德了,老弟呀,谢谢我多句嘴,大姐没有恶意啊,孩子叫什么名叫小忠子啊,书名里带这个字,孩子他爸给起的,叫小忠子,瞅着小孩长得虎头虎脑的,手里拿个棒棒糖在嘴里含着呢,也瞪眼珠子就瞅代哥,代哥是越瞅越挺稀罕,就感觉像缘分似的,那你说巧不巧吧,自己小名就叫小钟子,今天晚上帮这么个小孩,他也叫小钟子,别不相信这种缘分了,一蹲下去,你7岁了,7岁了,这边他妈告诉叫叔叔,大姐,我没有恶意,这孩子这腿是天生的呀,还是后来怎么整的?

没事,你跟我说,叔有病,从去年年底得的病,快一年了,手术的话得4万块钱,他爸没的时候钱打他把那打不少,家里条件不太好,这一直耽误了我,也不是什么大有钱的,赶上了,是缘分,这孩子为啥我问?

叫啥名呢?

你叫他小钟子,我小名也叫小钟子,我叫贾的,是深圳广义商会的,我是广义商会的副会长,过来投资项目,不管这事儿能不能成,咱遇到是缘分。

等我一会儿,大姐转身跑自己屋去了,因为代哥来的时候,冷文涛给拿50万的差旅费,这是代哥硬要来的,你跟他不要,他真不给呀,就跟你装糊涂,那为啥不要转头进屋,真寻思给拿5万块钱,后来寻思寻思,这钱怎么也是花不了,就是你天天上夜总会,你也花不了这50万。

寻思一寻思,真是缘分,拿10万块钱等着一拿过来,大姐,这钱你拿着,老弟啊,你这这这这要大姐命了,别说那年代了,就现在一见面给你拿十万块钱,你敢要不?

你知道什么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