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时间一天天往前过,代哥也回北京了,上海一趟,心情舒畅,整得挺像样,瞧,把夜总会也给重新装修了。

回到北京时间不长,代哥好久没跟北京这帮哥们在一块聚会了,也是准备张罗张罗,当天晚上和大伙聚一聚,玩一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边刚打完电话,刚组织好局,电话响了,拿起来扒拉一斤相好老弟哥,你回北京了,我回北京了,你去上海,你咋没叫我呢?

没有,我这一寻思,花钱完了头不少项目,我就给这一帮老板找去了,毕竟你岁数小,有些事你整不明白,你在用钱什么的,你吱一声,我们大伙这边不都有吗?

我知道,我知道,打电话有事,你要是回北京了,我就到你家跟你说吧,我见面跟你洗脑行吗?

好嘞好嘞,他一料没有2小时,向浩来了,向浩一天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富二代的生活比较奢靡,一天就图个乐呵。

到代哥家了,门一打开,向浩长得不算好看,但是穿着打扮方面指定是挑不出来毛病,进悟了还是一大堆东西。

给嫂子买的金银首饰珠宝,给代哥就是买烟酒,给孩子就给买衣服,额外又给拿了10万块钱的现金,拿个小红包,不是你回回来回回买东西,那不应该的吗?

你是我大哥呀,我要没有的话,你不能挑舞,对吧?

那你说我要有钱我不给大哥我说不过去呀。

往屋里一来,最近跟苏博刘雪莲没联系联系了,一直就想过来看你,苏博老忙了,都忙了,他爸一直在医院躺着呢,到现在没醒过来,基本这个集团就他全管了,那一天忙得都出不来屋了,都老长时间,莫跟我们聚了,行,忙点好,苏博成熟了,也稳重了,有时间我去看看他去,行,有个是寻思跟你唠唠什么事呢,晚上你有时间摸,今天晚上聚会你别聚了,你跟我走吧,上哪呀,就在北京饭店,我领你去干啥呀?

是我们圈子里边最牛逼的二代,叫俊哥,老牛逼了,啥意思?

他新整一个跑车俱乐部,就在北京朝阳,老大了,就基本这么说吧,他渠道很牛逼,连买车在。

台车在修车,养护维修,什么改装,他什么都有老大了,而且他一次性就干了300台车,我们圈里边的头子跟苏博比呢,就按彩礼来讲,他能顶10个苏博,那这小子家有钱呢,干啥的,涉猎的老广泛了,他爸在全国都能排上,你就去呗,我不去我也不认得,我跟这样人接触不累,你听我的,哥你看你跟我说过,未来的走社会呢,一定是挣钱,一定是把钱揣兜里,是真的打打杀杀谁干呢,对不对?

所以说我就寻思吧,曾经我给你介绍苏博,介绍俊南,介绍刘学,这回我再给你介绍个好人,老牛逼了,家老有钱了,你接触接触,而且这小子平时也接触社会,只要你一去,他准仰慕你多大岁数,比我大两岁,为人怎么样,富二代就那么回事呗,哥,有啥为不为人的,我在外边我老张狂了,但是你看我对你啥样对不对?

不得分对谁吗?

你跟我去啊,咱俩别说别的,哥,今天晚上我高低把这人介绍给你认识,老牛逼了,特意给我打个电话,告诉我句,晚上几点呢?

7点咱俩订好,你把你的衣服整上,你那百达翡丽带上,咱去那场合了,你不得板板正正的,行,那我就收拾收拾,这也快了,我,我一会跟你走。

说完话,转身代哥进屋了,把那西装都套上了,1000多万,百达翡丽也给带上了。

俩人在6点半从家里出发,幸好新买的劳斯莱斯银次,而且是双拼色,黑白色挺漂亮,就他跟代哥俩,因为这个聚会属于私人聚会,要不是邀请进不了屋。

听到楼下里边老许经理和代哥关系贼好,进了屋,代哥这手艺插兜向浩过去交请帖去了,说我是向浩山西过来的,门口保安打开瞅了一眼,行,请进,我还有个哥们跟我一起过来的,他有请柬吗?

他没有,这是什么人?

我哥哥行丑眼加代的打扮,一起进吧,给迎进来了。

进来一瞅,说实话场面不小,可以这么来讲,这里边有不少电视上能看见的明星,在屋里边也做了10多个,有的代哥根本就不认识。

知道他是个明星,在电视上唱歌跳舞或者拍电影的,但代哥知道他,他不认识,加代在一瞅瞅,左右两边坐着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一帮男男女女,个顶个,女的长得漂亮,男的指定是有钱,桌面上摆的洋酒啊红酒,随着向浩的脚步往前走,向浩给介绍,哥,你瞅人家聚会,今天我听别人跟我唠的,说最少最少得来二三百个大富二代,全是咱圈里边有钱的。

这个俊哥我跟你说,就咱圈里多有钱也得听人家的,那家里边老牛逼了。

而且这俊哥我跟你这么说,有点你的做派,我啥做派那种霸气呗,就这帮二代全听他的,真有大哥的,饭到哪一去往哪一座,可稳当了,说话唠嗑,底下小孩没有一个不听人家的,那挺厉害的,行,咱俩做哪呀,随便找地方坐呀,你别觉着你跟我来就比谁低一档,哥,你兄弟我在这也够端,在山西我也能排上,行行行,哥跟你走,说着话坐着了,找这位置既不靠前也。

不靠后,属于是前三排里面第二排坐下来,桌面上酒都是摆好的,洋酒、红酒、果盘呢,蛋糕这都是摆好的,随便吃。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这边明星开始演唱,开始跳舞,恭祝俊哥超跑俱乐部开业大吉,足足得鼓了半个多小时。

代哥也问,请这帮明星来给多少钱?

不知道这都小钱啊,几百万还不够吗?

这都小钱,我看有不少大明星啊,哎哟,我的妈呀哥呀,你往后边看吧,今晚来老多名人了,而且有不少你们北京的知道不?

有社会上的,还有做买卖的行。

代哥这一瞅,光明星这个阵仗就不小。

时间到7点了,代哥没注意,后边就一老多人喊了俊哥那种大声的呼喊,大火花拳转过来了,瞅他像明星似的,这小子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不胖不瘦,穿了一身礼服,里边是衬衫,打扮挺利索,进来了,后边跟着男男女女十几个人走进屋了,整个全场全站起来,俊哥,俊哥就等你呢,有握手的,还有打招呼。

还有摆手的,他往前一走,到头牌向浩也是俊哥,哎,向浩过来了,才到我到半天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哥,等一会儿我讲两句话,一会儿我下来的,你们先坐着。

代哥瞅他一眼,感觉还行,没怎么装逼,上舞台了,麦克风一接过来,大伙都都坐下,谁都不行,站着感谢呗,谢谢我这帮弟弟,我的这帮哥哥是吧?

老兄弟,我的超跑俱乐部开业,大伙都过来了,天南海北来的,招待不周,多原谅一会敞开了喝,敞开了玩,就一句话,喝酒不是目的,相聚才是目的,咱把情谊放在头一位,就这么的,大伙开始喝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会我挨桌敬酒,说完就撂下了。

这边其他的演员开始表演,唱歌跳舞的,整得氛围不错,屋里可热闹了,人家下来之后,先到别人那桌敬几杯酒,聊聊天。

这里边也有不少白道的二代,但是代哥都不认识,是哪的都不知道,得转悠了有20几分钟才转到向浩这,向浩一站起来,俊哥你好,最近太忙了,俱乐部开业,在家买车,俺家老爷子身体还不好。

这帮二代和女孩都转过来瞅他正常赏钱的话也就一千两千,那么赏他赏怎么省?

五千一万那么省,感觉得劲了,两万五万那么省,那真不差钱,给大伙介绍一下,听着点,谁也不行。

转过去给我把耳朵竖起来,来北京的代哥听过没?

说话听过听过放屁你在哪听过呀?

不刚听你说吗?

俊哥,你给我滚犊子都听着点,这是咱四九城最牛逼的大哥,社会中的王者,江湖的天花板,对付代哥老弟呀,没那么样,咱都哥们弟兄不行,代哥在四九城嘎嘎的就是你别问,你就光听上中下等三教九流,谁敢不N瑟?

我代哥打他不对,不向好,那没毛病,我哥那说啥呢?

谁装逼立马揍他?

我哥身边兄弟都好使,来,都去敬酒去。

三十来个二代哗哗哗哗过来了,代哥,你好,老弟,我叫什么?

小南,我叫小涛,我叫小雨,花花都过来敬酒来了,代哥也是来者不拒,帮帮梆梆,挨个碰挨个。

呵,这一圈下来,俊哥在这,哎,代哥,那银子回身我给你办个牌照,给你办个五连的,我花钱给你买一个稀罕五哥级啊,不是老弟,我给你研究研究个狠的,这事我答应你了,来吧,大伙来静一下,有个事都听着点,代哥,哎,老弟,你说明天你有时间木,明天我有时间,那有时间你这么的,我们这帮老弟,包括我身边这些老弟们,他们一天说实话啥也不是,吃喝玩乐,没有一个是办正事的。

哥,你是办正事的,你替我去趟天津,一会我给你个电话号,你帮我找一个老板,他欠我1.7亿,你帮我给他要回来。

哥,这点小事我相信你能办明白,明天一早你就去玩,去之前你给我打个电话,我把具体怎么事我告诉你,你找他就行。

这一大圈都听明白了吧,我相信大多数的社会就多牛逼的大哥,他一见面,一台大佬给你了2000来万,你不也得为五斗米折妖吗?

一般的都得毕恭毕敬的行,老弟,明早哥就去,我脑袋削个尖,我给你要回来,你绝对。

腿没法拒绝,要是老徐也得去,都不用给老徐大佬,你给我整个二手捷达,我都得去。

代戈干一愣,没成想这小子来这么一句话,全场尴尬了,他这帮老弟可没尴尬,代哥蒙了啊,天津谁欠你钱呢?

你别管是谁了,你肯定能捏了他,以你的是硬头,以你的兄弟,包括你的名气,你明早就去就完了,我提前把欠条给你拿过去,明早你想着点,代哥你别忘了你7点早,你早去早回来,中午我请你吃饭,这么的老弟认识一回,吃吧,难得通过向好接触到你了,我不能一点面子不给。

向浩,你把那人叫什么名?

你告诉我,我给你打个电话,我让我天津的哥们给你安排行吗?

如果真有这么个事,我叫我哥们把这钱给你送过来,你不用感谢我,你感谢向浩就行,代哥会做人了,这真不愧为江湖仁义大哥会做人呢,葛过台上炕的事永远不干,代哥了不起,但是向浩是我弟弟,虽然说我管你叫哥,但是咱哥俩看私底下咋都行。

但是的时候,哥。

我叫你去你就去一趟得了,你不去我还不放心,你就亲自去一趟吧,在我们这哥们之间没有面子,你去一趟行,明天我看看,我要是有时间我就去一趟,我要没有时间呢,我就给你找朋友好吧,来,大伙整一杯,来来,我跟这帮兄弟们喝一杯,一摆手不是怎么的,你们还真举杯啊,都撂下他这边二代没有一个不突突他的,刚要举酒杯,全放下了,代哥饭一干哥呀,你也放下,这都我弟弟,你跟他们喝什么酒啊?

一帮小卡拉米,我咳嗽一声,都得合计三天,你这么的歌,我说啥意思呢?

老弟,我呀,不敢说自己富可敌国,但最起码来讲,这辈子我就是什么都不干,这钱也花不了的花,我就天天往出借钱,我都花不了的花,哥,你咋就脑袋不开窍呢?

难得,我瞧得起你,代哥,你这么大名气是不是?

你说你跟老弟我合作合作多好啊,将来金山银山我都给你,90年代80年代的,你还想,那时候社会人说了算的,商人都怕他,现在得调过来知道。

哥,社会人得给这个有钱的,我话不那么说,说看家护院又怎么怎么的,那话我不敢说,但最起码讲咱合作呗,按买卖来讲,咱叫共赢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哥,来,咱俩喝一杯,老弟说的挺好,你要说完呢,代哥说两句话,你说代哥我听着,我今天来呀,是向好叫我来接触接触你这老弟,我一寻思,向好身边的人的指定差不了,我就跟着来了,这一接触呢,兄弟,你确实不错。

论人呢,还是说论头脑论口才呀,都行,就一点不太好,知道吧,不太稳重。

代哥给你提一个醒,说点好话,把这个毛病改了,将来还能往上再走一步。

别的话我就不说了,在座的都比我小,我叫声弟弟,你们大伙多喝点,喝得开心。

一会我叫秦辉回来一趟,把这账我给大伙算了,管怎么的,来趟北京还都是向浩的朋友,哥不能不安排,那我说不过去,大伙就敞开了和敞开了玩,在北京有任何事谁要找你们麻烦,这个那个的,给代哥吱一声,代哥全给你们管了,就这么的,代哥就不带了,幸好把那钥匙给人家,刚才他那钥匙掉地下了,不叫你给捡去了吗?

把那钥匙还给人家啊,啊,往出一拿,俊哥,你那车钥匙放这了,掉地上,我给你捡着了还你啊,代哥往起一站,拿个外套一穿上,兄弟慢慢喝,大哥岁数大了,也是确实喝不下去了,你们慢慢玩,完了之后有事给大哥打电话,俊弟啊,我走了,有时间咱再聚。

代哥等一下,还有事,我还没见。

过这样的有意思王起,这一站,大哥,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你要是那种一锥子扎不出来血的,打个嘴巴子就晕头转向的,我说实话,我不稀罕,越有脾气的人我越愿意摆弄,我摆弄明白这样的人吧,我有成就感。

哥,你说个数,咱俩说话别人听不见,他特意跑代哥近前说的,本身屋里杂音挺大。

哥,你说出个数就行,就是你能喊出10个亿八个亿我都给你,往后你跟着我吧,那我不叫你给我看家护院,我就想叫你,以后我叫你干啥你就干啥。

哥,我说实话,二年以前我就听过你的名,那时候我就给自己立下心愿啊,我肯定把你收了。

哥,咱也别说谁值多少钱,你就喊出个数就行,你说我要跟你一样的办我让人笑话,我跟个小孩俩在这挣,再一个呢,你的钱呢,你听哥说你稳当点花知道不?

真遇着个吃生米的,你多钱也摆不了,这是哥跟你说句好话,你可以狂分个人,你有点城府,就这么的了,老弟哥走了,代哥。

见,你要不答应我,咱俩的仇大了,怎么个大法呢?

那你别管我钱大呀,我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哥,怎么的,这么大个北京,就你一家好使倍,这么些地方就你一个大哥呀,你刚才也提醒我了,有吃生米的对不哥?

最近太忙了,俱乐部开业,在家买车,俺家老爷子身体还不好,手底下6个集团,你说老爷子就我一个儿子,我能说不管吗?

我不得都得管呢,这一天忙的都出不来屋了,你怎么样了?

我这一天就瞎忙呗,一天就瞎玩,对象挺好吧,还行吧,就那么回事吧,没法说你对了,哥,我给你介绍给我好哥哥,代哥,加代王起一站,你好,哎,我瞅你眼熟呢,咱俩应该没见过吧?

哎,你是嘉大夫,就是北京东城那个夹大是不是?

你是我?

哎呀,这是稀客呀,幸号往那一瞅,怎么认识阿俊哥,我不是认识,我见过在哪见过我就不提了,见过两回呢,来吧,代哥,咱俩握个手备你好啊,老弟,祝你开个大吉。

哎呀,客气客气,来坐一会,正好我也在这坐一会,说着话坐下了,起初都是客套话,几句话过后,进入正题了,代哥最近一天忙什么呢?

我这一天主要就是这事那事的朋友找呗,给兄弟摆事,给哥们朋办点。

什么事是这个意思,不,差不多,咋说呢?

不好说别的,代哥在北京挺有名,这个一点不扒瞎相好啊,我不是说捧代哥,代哥挺有名,社会上嘎嘎有面子,但是哥这年代还有社会吗?

什么意思?

我总认为啥呢?

这年头混社会的你得有个好靠山,混社会最基本的或者说最终的目的就是挣钱,你说是这个道理吗?

是这道理,所以说你看什么都是假的,哥们朋友啊,又是情谊啊,又是什么面子都是假的,你手里有钱,你走到天边去都有人给你面子,你手里坟笔没有,你就是再能说会道,你就是杀人不犯法,你也该没面子。

还没面子,我倒不太懂,哥,我是发表个人观点,也是遇着你了,和你讨教讨教,代哥也得教教我,你们是吧,老弟过奖了,叫谈不上说得在理,但是能对一半吧。

我总认为这个社会哥们情义还是有的,要不然你看你靠着谁呀,咋说都有理,那个不着急走吧,代哥不着急走一会喝点我溜达一圈。

一会儿回来咱俩喝点行不行?

行,没问题,点个头往起一站,这小子过去了,矮桌走了一大圈,向好一转过来,哥,这人你感觉咋样,还行,挺好,管怎么的你的朋友都能不错。

哥,他说话吧,就这样在咱圈子里边也是当老大哥当习惯了,因为咱这二代说实话,有的光是有钱为人不行,不会办事,咱圈里边也讲这个,他挺会办事的,就这么的都跟他好,有的是靠着他,有的家里边的买卖也是靠着他,主要是家里边钱大,他爸也正好使,所以说他就是咱们圈里边的头来这些人没有一个不虚着他的,就苏博今天倒着也得一口一个俊哥叫着挺好,人挺好的,一会没事该喝喝点,哥不走,哥陪着你,行,哥点个头,又得过了一个来小时,他在别的桌都喝懵逼了,转回代哥这来,哎呀,我的妈,哥再握个手来,我还寻思你走了呢,哥真给面子,啥也不说了,我不走了,我这挨桌都敬了一杯,我就不去了。

我这回就就坐到这,咱哥俩多喝点,我难得跟你坐一起,哥知道来,想好你往那么去,我挨着大哥做,那谁呀,把我那个酒拿过来,这个桌上的菜再给上一份。

代哥瞅一眼,没吱声,往跟前这一坐,代哥,没别的意思,我听说你在深圳市开表行,完了整酒店,整两个小赌场,哎呀,有赌场一个月能挣多少钱不好说,就都加一起,包括你北京那个酒店,全都算在一起,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保守估计的话,100多万不到200基本就差不多了,就这些所有的买卖加一起,一个月才挣一两百万差不多,你要赶好的时候,300多个,400来万,一年才几千万,也就基本这么样了。

哎呀,你现在开什么车呢?

朋友借我一台劳斯莱斯,那谁呀?

肖楠,哎,俊哥,来,你过来,你找我司机去,我那个包你给我拿来,说着话,这小男跑过去了,没有5分钟往过一来一个大皮包,哥头回见面了,也不知道你稀罕不稀罕,但我认为男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没有不喜欢这东西的,兄弟,我的一点意思,你留着,我给你挑一个刷包,一打开这个大皮包,赶书包大了,就这一打开,这里边全是车钥匙,各式各样的,上面有粘着膜的,有没粘膜的,全是新的,在里边扒拉来扒拉去,挑出来一把往桌子上扒拉一拍,这是我新买的,刚提回来没有一个月最新款,最新款的顶配带星空顶的劳斯莱斯银次,这个送你了不是老弟这太贵重哎,幸好知道我轻易不送人东西,你别看这圈子里这帮小二代,还是这个那个的,家都有钱,但是他们跟我在一块玩呢,他们得给我上供,得给我拿钱,知道不,年年月月逢年过节他得给我送礼,不为别的代哥,咱哥俩今天遇到一起,兄弟,我这个俱乐部开业,你能过来就是缘分,我也挺想教你的,代哥,你把这钥匙留下,乐意开咱开,不乐意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