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杜铁南是加代在广州交的第一个朋友,曾经为了加代的事,铁南的两条腿给打废了,一辈子只能坐轮椅了。

加代心里一直觉得挺亏欠南哥,电话响了,加代一看,杜铁南打来的电话一接,南哥,代弟,你在哪呢?

我在深圳呢。

杜铁南,那你来趟广州加代,一听南哥有事啊,有事就是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大哥说方便需要我什么时候过去,越快越好。

南哥,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铁南说,不是,和那没关系,是好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来吧,见面再说,电话里也说不明白,等你来,我带你去看看,行,那好嘞,南哥,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王锐和代哥两人开车往广州去了,3个小时后来到越秀和南哥见面了。

南哥坐着轮椅一摆手,代弟,南哥,代弟,就你俩来的呀,怎么的需要人多呀?

南哥一摆手,不是不是。

走,请你俩吃饭,新开的广式粤菜,他家的茶点非常好,大哥一听天天吃这东西。

杜铁南说,走,你陪我吃,喝点下午茶。

加代、南哥和王锐奔着饭店去了,往包厢一进,点了一大堆的茶点。

加代问南哥,怎么了,有点小事求你。

南哥,别求球就不管了,说是吧。

杜铁南说,代弟,我在越秀看好一个地方,想开个表情。

南哥,怎么想到开表行呢?

代地,你给我弄的工程,我说实话干不了一辈子。

再说了,工程不是总有的,南哥,只要你想干活,随时都有。

杜铁南说,代弟,说句不好听的,你给我找你不的大人情吗?

而且还有乱八七糟的事。

你南哥这样能出去和人谈事,还是能给人摆事,我就想能旱涝保收,我和你嫂子弄个表行,累不着也苦不着,一个月能挣点养家糊口的钱就知足了。

杜铁南的一番话,加带听了也不好说其他的。

南哥说,代弟,你别为难,你要是为难我就不开了。

加代说,南哥,我不是为难,主要是挣不了多少钱。

铁南一听,怎么不挣钱呢?

我看看表行的哪个也不差呀。

南哥话是那么说,但真是挣不了多少钱,想靠这个报复不太可能。

代弟,我不指望报复,能安安稳稳就知足,等我老了的那天,我就传给我儿子,以后不管怎么样,他不会饿死。

加带一听,南哥看好哪个位置了,我看着西附近有个大门面房,能有一千二三百平,感觉不错,行,南哥你不用管了。

我让江林过去把房子租下来,把里面装修好。

杜铁南说,代地那房子现在是卖手机的,里面的东西基本不用动,租回来就能用,不用装修。

大哥一听,问那房子对外出租呀?

南哥一点头,代哥问租金多少钱?

上回和我说房租还有不到7年。

在那个位置可好找了,就在九龙表行旁边,过去就能看见门口贴着此店出租行,南哥,你等会。

代哥拨通了电话,江林,你去一趟越秀站西九龙表行旁边有个门面,门口贴着招租广告,你过去把它买下来。

南哥一听,哎,代弟,不用不用。

代哥一摆手,南哥,你别管了,江林,你去把它买下来,把里面收拾一下。

你南哥想开个表情,让我们手里那几个大表商以后去南哥那拿货,大订单在我们这边拿小订单,让他们和南哥对接。

行哥,我现在就过去,你放心吧,我争取明天中午之前把这事办好。

好嘞,尽快吧。

加代挂了电话,代弟,你说你这不是代弟,用不着南哥,就一个门市房,能花几个钱呢?

那最少也得七八百万吧。

加代说,我俩这感情还在乎七八百万,以后挣到大钱再给我,挣不着的话就算了。

南哥一摆手,我就烦你这样子。

大哥呵呵一笑,对你好也不行。

杜铁南说,不是对我好不行,我两条腿废了,我不是还有手吗?

不至于一切都靠别人帮忙吧?

我跟你说,你帮我租下来就行,钱不用你拿,我手里还有点。

南哥,你那钱留着养老,以后要是代替不行了,我来广州投奔你的话,请我吃点好的,可别像以前那样,到你那小破店买点猪头肉,买点花生米,一人喝两斤白酒,那日子不想过了。

代弟,你这一天嘴真会说。

加代说,我是实话实说,铁南说,你说笑了,你挣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

南哥不说那个还需要我帮你点什么代,我想让你帮我起个店名,那还起什么名呢?

南哥一愣,代弟怎么还不起名呢?

加代说,就叫中盛表行。

不是代弟家的,一摆手,南哥,你听我的,这是金字招牌,你代弟用了十几年了,中盛在深圳已经打出名号了,你还起什么名?

就是中盛表行二部,我把客源分你一部分。

我让你立马就开业,开业就挣钱,大弟,我这不成从你手里拿钱了吗?

你让南哥加代端起茶杯,南哥以茶代酒干杯。

俩人一碰杯,一饮而尽,中盛表行2部开始筹办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宁愿相信天下有鬼,也不要相信骗子的嘴,骗子的三寸不烂之舌能够腐蚀人的智商。

江林花了800万把铁南看中的门面房买了下来,又花了两天时间重新布置了一下,新做了牌匾,中盛表行二部。

姜黎又帮忙雇了店长、服务员,联系了客源。

中盛表行二部筹备中,加代一直在表行待着,陪着南哥不时地指导着。

不到一个礼拜,表行顺利开业,江林给联系了十几个表商,一回能拿几百块表,算下来南哥一个月能有15万的盈利。

表行开业的晚上,南哥请吃饭,代哥、江林等人都来了。

大哥说,南哥不指望你买卖干多好,别干黄了就行。

呆弟,你这不变着方法骂人吗?

我和你嫂子也不是傻子,还能干黄了代哥一摆手,嫂子,你辛苦受累吧?

我和我哥说干点什么不好,他非要干这个。

嫂子说,代弟也挺好的,我们两口子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没事,嫂子。

代哥把酒杯一举,来吧,今天晚上不醉不休,明天我就回深圳了。

当天晚上喝了不少,第二天早上加带领着一帮兄弟回深圳了。

中盛表行二部开业10多天,当地的富荣豪、广州的邹庆表面做外贸生意,主要还是靠秀款,一年也能挣几千万。

听说中盛表行开业之后,付荣豪和几个兄弟坐在一起,兄弟说,豪哥,中盛表行二部开业十来天了,生意挺好。

付荣豪一听老板是谁,说是杜铁南和加代合伙的,豪哥加代在深圳,很有钱,多有钱,我和他没接触过,我也是听说的,说他特别牛逼。

是吗?

能不能有几个亿?

肯定有,你看他那些买卖,最少有十几个亿。

付荣豪说,秀他一回。

豪哥,这你都敢秀,这有什么不敢的?

研究研究秀,他一下有了想法,付荣好眼睛一转,把电话打给了杜铁南,你好,杜老板,我是通过朋友介绍的,我姓付,叫付荣豪,想在你这定点手表。

南哥一听生意上门,连忙说道,哎呀,哥们,你来中午一起吃饭,边吃边聊。

行,杜老板,我现在就去店里找你。

不到一个小时,一辆宾利雅致停在了表行门口。

付荣豪一身西装,带着3个保镖从车上下来,王表航一届和坐在轮椅上的杜铁南一握手,你好,杜老板。

你好,你是付荣豪,说,我是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我幸福叫富荣豪,你好兄弟真是一表人才啊。

杜老板过奖了,我俩谈点正事。

我想订一批手表单量有点大,多大预计1万多块吧。

南哥一听,问付老板,你什么时候要越快越好?

款式和配置资料我都拿过来了,你看一下。

说话间,付荣豪把资料递到了杜铁南手里,铁南打开看了一会,说,付老板,这机芯挺贵的,挺费力。

杜老板真是内行,我是冲着中盛表行的名字来的,知道你们店大,而且深圳那面铁南一摆手,对对,那都是我们的店,你要是着急的话,我这边给优先安排,半个月肯定能完工。

你先交点定金行,杜老板,我也是广州的,我的店就在越秀,离着不远,你看这个价格。

杜铁南说,你放心,我给你批发价。

那什么也不说了,定金多少钱?

你先交10万吧。

付荣豪一摆手,来,给30万定金,杜老板,你爽快,我也爽快。

保镖把卡往桌子上一放,付荣豪握着杜铁南的手说,都是做生意的,南哥,你年纪可能比我大一点,我听说过你,包括你哥们加代我都听过,所以我选择在你家订货。

杜铁南也是性情之人,听付荣豪这么一说,也爽快起来,说,哥们,你要是这么说,定金不要了,不,不,南哥,一码归一码,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

铁南一牵手,不不不,你不听过你南哥吗?

我听过越秀铁南南哥铁南说定金不要了,走一回江湖讲的就是兄弟情。

南哥,你听我说,这定金你留着,等表生产完之后,我应该还差你600万左右,到时候一起给你结了行吧?

哎呀,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定金我留着,不好意思了。

应该的。

付荣豪一点头,转身走了。

杜铁南赶紧联系老霍家,按照付荣豪的订单要求生产,自己从中赚取微薄的差价。

这天下午,付荣豪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小丽,北京南城四哥打来的。

哎,四哥,小豪,这鬼天太他妈热了,我在北京一天穿着棉袄棉裤,到这边穿夹克都直冒汗,我在白云机场呢,我怎么走?

四哥,你到了,你等我,我马上过去接你。

好嘞,你把孟伟小号他们都喊上,挺想你们的,晚上一起吃饭,好嘞,4个电话一挂,付荣豪说,走走,4个来了。

这几个人以前在社会大学一间宿舍,付荣豪之前也为秀款进去7年,在里面认识的南城四哥小丽,当时四哥挺照顾的。

付荣豪带着一帮兄弟,自己开着租来的宾利雅致,奔着白云机场去了。

一见面,两人一握手,四哥,四哥一看,你们现在混在一起了。

付荣浩说,一起抱团挣点钱。

四哥,你过来是干什么呢?

我来纯市旅游,在广州玩几天回云南,然后再去一趟香港,看看我大哥和三哥。

付荣浩一听,四哥在广州,这几天我陪你转一转,说着话,富荣好把四哥接回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付荣豪盛情款待,先在饭店喝酒,又到夜总会开心,付荣豪已经喝懵逼了。

四哥小丽搂着付荣豪说,小豪,人不管到哪都得有哥们朋友,四哥感谢你的款待。

四哥,你听我说,近期兄弟有一笔买卖,这笔真是发了,四哥,兄弟和你比不了,没你那么有钱,但是你就说你喜欢什么,100万以内的,随便要兄弟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