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在床上辗转反侧,本不想回忆起那样糟糕的事情,但无奈的是,那些过往的片段如潮水一样涌入上心头,让我无法释怀。那是一个特别的春节,我在看守所中度过的第一个新年,也是唯一一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叮,叮,叮。”伴随着看守所起床的铃声,号里所有人起床,厨房准备推出长餐车,劳动号的开始送开水,号子里刷牙的、洗脸的、叠被的,说的,笑的,喊的,闹的…

今天是除夕,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年,早上伙房的餐车早早到来,比往日提前了半个小时,因为吃完以后,我们要贴对子,挂福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早餐还是一尘不变的馒头,鸡蛋,粥,还有萝卜块,我们开始吃饭,在疫情期间我调到了其他看守所,现在的号子,只来了三十天。

吃完饭,挂贴完对子后,其他犯人有打扑克的,有看书的,有唠嗑的,有写字的,我没有参与他们的娱乐,这里虽然也充满了欢声笑语,但是那冰冷的墙壁沉重的铁门,我感叹着人生的无常。

“老杨,别想了,来下盘象棋。”王俊也是号里的新人,我们一起来的,所以关系还算不错。

“不了,你找别人玩吧,我自己待一会。”

“哎呀,谁心情也不好,都是打罪的,赶紧来吧。”王俊又在叫我。

我只好去跟他下棋,可是心情也静不下来,就这么一直到午饭时间。

“什么菜系。”号里的大甲子老卢说道。

“和原来一样,大白菜。”门口打饭人员说。

“这看守所,过年也不改善一下。”老卢又说道。

“改善,那卖的菜谁买啊?”二板说道。

这个看守所,每天都来卖菜,听说食堂是外包的,菜的种类可真不少,什么炒饭,炒菜,馄饨,饺子,还有炖菜,鱼类,大肘子。

提前一天,号里就统计了都定什么菜。大甲子二板他们也用整理箱围成了一个“小桌子”。有钱的,有点关系的都和大甲子坐在一起,大约七八个人。看守所发的菜人家那些人本身就没吃,几个人坐在那热热闹闹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调过来时没让家里存钱,以为年前会发回原来看守所,没想到真的失算了,我啃着难吃到一定程度的白菜,夹生的米饭,心里发誓,一定不能在触犯法律了。

过年这两天,看守所的规矩相对放松,可以不用午睡,他们吃过饭后又开始打扑克,赌一些烟,小食品,或者明天报的饭菜。我在书箱里找了一本挪威深林开始阅读,不知不觉睡着了。

“老杨,起来了,吃晚饭了。”也许是今天精神放松,不知不觉睡着了,直到王俊喊我,我才起床。

晚饭一如既往的大白菜,我吃的甚是心酸,若是往年,我和家人朋友在外面胡吃海喝,欢声笑语,不知道多么快乐,就因为一时糊涂,陷入这座冰冷的世界。

“这个屌,咋啥也没有!”号里二板看到我什么也没买,给我拿来半盒红烧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谢谢。”我没有拒绝,我哭了,我真的哭了,在这个冰冷的环境,有人给我一点点善意,被感动的一塌糊涂,我偷偷擦去眼泪,试图能在红烧肉中寻找一丝家的味道。

虽然这段记忆时常让我心痛不已,但我也明白,它已经成为了我人生的一部分,无法抹去。而我所能做的,就是从中汲取教训,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不再重蹈覆辙

晚上9点多的时候,看守所每人发放了一袋饺子,大约20个左右,我靠在墙壁上,望着让铁网分割的烟花,咀嚼着难吃的饺子,生活真的是…

如今,新的一年已经到来,我希望自己能够抛却过去的阴影,迎接全新的开始。

大家新年快乐!愿你在新的一年里,能够勇敢地面对过去,珍惜当下,拥抱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