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91年11月,广州。话说经过左帅这个事儿,飞鹰帮陈耀东他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属于自己这边的友军了。加代在深圳不能说是称王称霸了,也算是比较平稳了。当时真正的几个好朋友,陈一峰也算一个。

手里的这几个买卖,乔巴向西村的这个保护费,江林管理的表行,徐远刚掌管的游戏厅,都算是挺平稳的,都在往前发展着。邵伟倒腾深圳湾沿岸快艇那个也是越做越顺利,左帅跟着倒腾一下,也算能是能养活自己手下这帮兄弟了。

深圳这边是一切都挺平稳的,反观广州那边,老霍家是开表行的,人家这个买卖做得挺不错的,加代在深圳卖这个表,都是人家老霍家供的,人家这买卖做得,也算是风生水起了。

杜铁男呢,在那个沿江路开的这个酒吧,也挺好的。自从徐远刚来深圳以后,代哥的这个酒水供应生意也交给杜铁男了,不能说日进斗金吧,一年轻轻松松一两百万,那和玩一样。

所有这些人里边,唯独说周广龙做的一般,很多人可能不太理解,说他怎么能做的一般呢?那是周广龙呀,敢磕敢干,后来多大的一个大哥!

但他此刻真的就挺一般的,为什么呢?他没有那种做生意,做买卖的头脑,他想的是啥啥,我得混社会,我得干仗去,你让他干别的,不行,我不会!

周广龙当时的发展思路是啥呀,我领我这二十来个兄弟,我就霸占广州南站,就在这儿,我是收点儿管理费也好,还是说谁找我出去打个仗,就是典型东北的这个社会人的派头。

这一天,闲来无事,代哥也挺担心他的,给打个电话,广龙对加代非常尊重,电话这边一接通:“代哥,你最近怎么样,哥?

“广龙啊,你先别管我怎么样,我这一天别的不担心,我就为你操心,说句实在话,兄弟,你就打算一直这么混下去了?我前段时间给那个铁男打电话,我通过他也了解了,说你现在怎么得,在南站这一左一右,你这一天净打打杀杀的,你也不干个正经事儿,除了打仗就打仗,你这是不想好了?”

“哥,我咋能不想好呢?我毕竟啥,手底下也二十来个兄弟呢,他们得靠我养活,你说我这不打仗,我这出去不办点事儿,我拿啥挣钱呀哥?”

“不是,哥不跟你说过吗?你真要想挣钱的话,你上深圳找我来多好,哥带着你挣钱,是不是,你何必在这个海珠区,你那么作,万一哪天吃亏了怎么办?”

“哥,我一点都没作,你别管我了哥,我这一天挺好的,包括这帮兄弟啥的,跟我在一块儿,大伙儿都挺乐呵的。”

“那行,我多了不说了,广龙,你记住哥的一句话,我拿你当亲弟弟,想着你好,如果说你要是想在广州,你想做生意了,或者说你想往大了发展了,你到深圳找我来,听没听见?”

“我听见了哥,我知道哥,我知道你对我好,我明白。”

电话哐当的一撂下,加代也知道,周广龙这个人要强,不管自己混得好与不好,他不带跟哥们说的,而且周广龙这个人,也讲究,是最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性格刚烈。

而且,如果打仗的话,那正经八百是个手子。其实加代他们谁都不知道,说周广龙一天忙活啥的,但只有他自己知道。

加代跟他操心,也属于正常,那是自己哥们,能不担心吗?纵然说他没跟代哥说实话,他现在混的一点儿都不大,跟加代根本就比不了了,就照乔巴他都比不了,因为他没有哪个脑瓜子。

他现在干啥呀,自己底下能有二十来个兄弟,全是东北的,外地的一个不要,而且说你想要加入我这个团队,我这个帮派,你得敢干,你得敢磕,这是第一,而且大多数是黑龙江人,东北人都知道,黑龙江的社会人是最猛的,最敢磕的。

周广龙养这么一帮子兄弟,又不做买卖,你说他干啥呀?

在广州南站这块儿一待,平时周边这些小商小贩啥的,必须得给他交保费,还有,大伙儿实在是没有钱花了,谁找要个账,哪个老板,或者哪个公司的,总有发生打仗的事儿,找到他了,广龙也接,这活儿他也接。

底下这帮老弟啥的,一人多少钱,或者说帮你要完账以后了,你给我分多少钱,就这样,纯就是社会的派头,但是啥时候你也混不大。

代哥也担心,但你担心是多余的,周广龙也不听你的呀!赶到这天,这事儿就来了!

这天,广龙正和几个兄弟在这儿打牌呢,广东那边流行斗牛。这边玩得正嗨呢,广龙电话响了,啪的一接:“喂,谁呀?”

“你好哥们,是这个南站的周广龙吗?”

“我是,你谁呀?”

“你好你好周哥,我是通过哥们介绍要的你电话号,有个事,兄弟,我跟你说一下,你看你感兴趣不?”

“啥事呀?”

“后天的晚上,在这个番禺,咱们广州的番禺区,有个姓连的大哥,叫连鹏,非常厉害,想要打场仗,但是还缺点儿兄弟。我是听那个老黑说的,说你们这伙人挺猛的,正好连鹏大哥这边也找到我了,希望我能帮着找点兄弟啥的,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哥,你给派点兄弟呗,一个人500块钱。”

“你这么的,兄弟,对面是干啥的?”

“对面好像不知道倒腾什么玩意儿的,具体我还不太知道,你什么意思周哥?”

“你跟你老板沟通一下子,你们就不用找别人了,这边我派兄弟帮他打,就整个我兄弟去就完全能解决了,不用找别人了,百分之一万我能给你打赢,完了具体来说一共多少钱,咱就别按人头算了,就按这个事儿,是不是!”

“按这个事儿算?那你们能有多少人?”

“你别管我有多少人了,你跟你老板沟通一下,直接我们的兄弟过去就可以了,不用别人了。”

“那行,周哥,那你稍等,我进去问一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电话啪的一撂下,广龙在南站就是个混子,说白了,也就是有点小名的混子,东北人嘛,没人敢惹呼他,挺驴的。

这边,这小子回身上连鹏办公室去了,门啪的一推开,往里头一进:“老板。”

这个连鹏,在当年的番禺区,正经八百是挺大,有自己的贸易公司,有自己的家电公司,反正加在一起,手里的大买卖最少得有六七家,小买卖就不算了,就年收入,至少在三四百个w往上,那不正经八百大哥嘛,有钱!

“现在有这么个情况,我给你汇报一下子,老板,我找了一个叫周广龙的,在这个广州南站,挺有名的,是东北人。我刚才跟他说了,我说按人头算,一个人500块钱。他说咱就别按人头算了,就直接让他的兄弟全来,让咱们不用找别人了,说指定能帮咱们打赢,问咱们这个事儿行不行,如果行的话,说看看能给拿多少钱。”

“你这么的,可以,如果说他能帮咱打赢的话,给他拿5万,到了给拿2万,打赢额外再给他加3万,行不行?”

“连哥,这什么,是不是少点儿?”

“这还少吗?不少了,要不正常的情况下,我准备找100来号人,一个人500,也就是5万块钱左右,他要是行,这钱就全给他了,你问问他看行不行。”

“那行,那我问问他去。”

一摆愣手,出去了,到自己办公室,把电话又回给周广龙了,广龙这边啪的一接:“喂,你好,谁呀?”

“周哥,我是刚才给你打电话那个。我刚才跟我老板也说了,周哥,咱们老板也说了,总共能给你拿5万块钱,你看你同意不?”

“5万块钱?是不是少点儿呀兄弟?”

“哥,不少了,现在这钱哪那么好挣,咱就拿5万块钱,雇100个小孩儿都雇着了,咱老板也说了,也听过你,知道你挺厉害的,敢干,敢磕,这也是信得过你。”

“那行,这活儿我接了,后天晚上几点?”

“那你怎么的,周哥,后天中午你就过来,完了之后呢,我先给你拿2万块钱,你看行不行?后天晚上打,完了只要说打赢的话,3万块钱立马到位。”

撂下电话以后,广龙自己也寻思,说5万块钱也不少了,你当谁都是加代呀,一出手就几十万,他哪有钱呀,也没有来钱的道,这已经算是大活儿了,来个小活儿你也得接!

再说这边,底下这几个兄弟,张春秋、张宝军、贵启,还有当时这个杜连军,一共是四个猛将,底下小孩儿还得有十六七个,全是东北的这帮小兄弟。

但是,你别看这帮小子穷,特别狠实,敢砍敢崩的选手,正经八百的悍将!

转眼间,时间来到后天了,上午十点来钟,广龙领着自己手下那帮兄弟们,大张旗鼓的,开始往番禺赶。

而且,此时此刻的广龙,手里边8把五连子,你看厉害不?往车上哐哐的一放,这时候他自己也有车了,桑塔纳,也不知道是在哪骗的,还是在哪儿搞来的,反正是没花钱。

领这帮兄弟们在后边打的车,一共是四车人,当时奔这个番禺去了,离海珠区也不算太近,开车的话得一个多小时,接近得有一个半小时,到当时人家连鹏的公司了。

你这放眼一望去,连鹏的公司,挺霸气的,那办公楼得二十几层,往院里这一进,人当时里边就有车,你像那时候,什么奥迪啦,凯迪拉克啦,红旗轿啦,院子里边就得停五六台。

往里边这一进,春秋还说呢:“哥,这一看,这是个大老板呀,你看看人家那车啥的!”

“咋的,羡慕呀?你看着吧春秋,用不上两年,我绝对能超过他,你信不信?真的,用不上两年我就能超过他,春秋,哥必须得带你们致富,能咋的,有钱不得靠咱们自己拼嘛,进屋来,进屋!

往屋里头一来,给这个联系人打了个电话,他到门口来接的,双方这一见面,嘎巴的一握手:“哎呀,周哥,这给大伙儿添麻烦了!”

周广龙也是:“没有事儿,你看要不要见见你老板?”

“我们老板正在开会,咱就别见了,我跟你说具体情况吧周哥。”

“你说吧,怎么回事儿?对面这小子呢,姓韩,都管他叫二龙二龙的,也是番禺这边的一个社会。然后呢,咱们老板吧,有些话我就不能跟你说了,做了一些比较大的买卖,但是让他们给抢走了不老少,而且抢的不是一回两回了,咱老板就急眼了,想收拾收拾他,所以说,周哥,今天晚上就看你的了。去了你就不必要担心别的了,你就怎么狠实怎么打就可以,一切后手由我们老板扛着,你就啥不用管了。”

“你说的?”

“不是我说的,我老板说的,我老板特意交代的,你就放1万个心,就是你去你就打他,我们老板也知道周哥你们厉害,就一切一切的后事儿,我们老板都能摆!”

“行,那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就没啥担心的了,春秋!给兄弟们说,咱好几天没打仗了,今天晚上就试试,听到没?”

今晚上咱试试!这一说试试,那还用告诉春秋吗?就这种人,你不告诉他,他都往死打,那你要这么告诉他的话,那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连寻思都不带寻思的。

一切交代完毕,打中午在这儿吃的中午饭,到下午两点来钟,也没有地方去,在公司里边待着,给安排的房间,像这个类似于办公室休息室似的,一个大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