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乔巴提起这个人物大伙都不陌生,那是代哥的老牌兄弟了,跟代哥在深圳的时候啊,可以说是立下过汗马功劳,但是后期是由于自己的内心膨胀,野心比较大,背叛代哥自己跑到上海了,想闯出一片天地。

经过几年的时间,代戈选择了原谅他,也可以说是一种谅解,哥俩的感情又恢复到曾经了。

今天的故事就是围绕着乔巴开始讲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众所周知,乔巴在上邯的夜总会叫金凯门,离代哥的海天国际不远,他们都在一条街上,从海天国际到乔巴的夜总会,步行也就10分钟左右。

这天乔巴在办公室坐着小梁子,大坤呢,还有小雨,往前一凑就说了,八哥,咱们的小姐姐跑了跑了,跑哪儿去了?

最近家家夜总会都缺了不少,那简单啊,再想西村调呀,现在那边也他妈不多。

咱们店里边没什么了?

乔巴一听,拿起电话,你们东莞的小姐姐现在多吗?

多呀,咱这边要多少有多少,我店里没几个了,明天我过去一趟,你帮我联系联系,最好多给我找点,要七八十个,越多越好。

要那么多你能放得下吗?

那你就别操心了,八哥要这么多你得过来自己挑,这边也不太好划了,你过来先看吧,见面之后再说,好嘞,你等着我吧。

电话啪一撂下,乔巴就安排了明天去飞广州,小雨你看家,大梁子和小坤跟我过去。

乔巴这个夜总会很赚钱,一个月最少20多个,但是加上他自己养的这帮兄弟们,他压力也挺大的,大哥没有那么好当的。

定好行程之后,他带了两个兄弟从上海出发了,飞到广州,小六特意过来接的他,他们往车上这一座。

小六也问了八哥。

上海那边怎么的了,也没怎么样,就是最近缺这帮小姐姐,也没打招呼,直接就不干了。

小六点点头,这样呀,等下到东莞后,你自己挑,相中谁后我帮你联系,每一家厂子都不一样,我领你走一走,等进到东莞,8个以前没少干这事儿,以前像西村就是他的手笔,做的相当红火,不少外地慕名而来的,所以他到东莞后特别有经验,这小六就是专门做这个的,类似于拉皮条那样的,感觉到这里后那是轻车熟路,先开个酒店里边整个套间,之后让小六出去放消息,基本上一个礼拜这事儿就办完了,前四五天啥也不用做,就在酒店一待,让6的兄弟们出去通知,不告诉你哪个地方,就是让你过去见一面,待遇什么的都好说,经过一个礼拜的时间,有五六十多个小姐姐慕名而来,定好礼拜天。

诶,一起到酒店跟乔巴见面,下午4点左右,套间门外的走廊都占满了,跟面试是一样的感觉,他们的钱也好挣,但是也不好挣,不是说谁去了,在那儿弄两下钱就到手了,不是那样的,一是有提成,二是他们伺候不明白老板教育他们,在门口乔巴的兄弟也会配合,大伙儿把队都排好,你们谁关系好的可以一起进去。

八哥一身笔挺的西装,在椅子上一坐,门口进来了四五个老板,你好,坐那儿吧。

先问一下,去过上海吗?

没去过,但是听说那边消费挺高,一直都想过去。

那老妹不瞒你说,上海的金凯门夜总会是我开的,地理位置就在徐家汇,那您可能都听说过那里是富人区,你们在东莞每个月挣多少钱我也不想知道,但是只要是到了我那儿,一个人保底至少至少挣5万,挣不到5万。

哥给你们补额外的都是你们自己的店里边是20%的抽成,你们自己也合计一下,如果认为可以就跟哥走,去那边看一看,行的话就留下,觉得不行再给你们送回来,你们几个考虑考虑,这话一说,他们都觉得老板大气,但是乔巴这套语言纯是忽悠他们,你说的太多也不行,一个月让你挣50个,他也不能信,一月挣5万,不多不少,来前也打听了,肯定是比这边多,但是谁也合不上那么多钱,你只要进去了,就是进了不归路,肯定不能让你走,打几回就老实了。

岁数小的一听,大姐他们那里可以啊,跟老板去看看呗,岁数大的比较有经验,见过的爷们也比较多,眼珠子一转,咱们再考虑考虑吧。

之前那个场子,乔巴瞪眼一瞅他,你还记得我吗?

我不记得了,那你进屋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以前我都找过你,以前我在想西村,你过来吧。

说着就把他领进屋了。

门巴的一关上,乔巴顺枕头底下拿出五帘子,你他妈想多嘴啊,让这玩意儿打过吗?

你要不想干就回去,但是我可记住你长什么样了,你要是敢乱说,耽误了我得正事儿,我肯定轻饶不你这个大姐吓得脸色发白,我记住了,我肯定不乱说,不会影响你们招人的。

乔巴指着她额头,你们挣点钱也不容易,我也不愿意难为你。

记住我说的话,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开玩笑,出去了别他妈直接走,说两句话再走啊。

大姐点点头就出去了。

乔巴志这帮人那是手到擒来,治得服服帖帖的,该打就打,该哄也得哄。

这大姐什么都明白,跟着去吧,这个是我的熟人,那边的条件指定是可以从下午4点开始一直到晚上9点多,60来个小姐姐同意去的就有五十七八个,就走了两三个。

乔巴看着这么多人,自己心里也美了,这一趟算是没白来大梁了。

你明天一早订机票,你跟小雨通知咱们招的这帮小姐姐,明天上午9点在机场集合,都给买机票。

八哥,咱是不是考虑一下,这完全没有必要了,买火车票也行,机票太贵了,花小钱办大事儿,别他妈舍不得花什么样的钱办什么样的事儿,机票都舍不得买,还什么大事儿都给买机票给他们照顾好了,回到店里边等着我回来。

八哥,你不跟我们回去吗?

我去深圳溜达一圈。

正好看看我那帮老兄弟,挺想他们的。

他们点点头就开始安排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俩兄弟确实是乔巴的得力干将,第二天一早就把这些小姐姐领走了,那一个个的都乐坏了,憧憬着去大城市赚大钱,打电话给自个儿的老公,给自个儿的爹妈说咱换工作了,去上海那边,一个月挣好几万。

另一边,小六开着车带乔巴就去深圳了。

事安排妥当了,心里也就踏实了。

没等进深圳呢,小六的电话响了,八哥一歪脑袋,你接电话怎么半天就不接呢?

小六犹豫了一下,就接了。

东哥,那个事儿啊,我想乔巴直接把电话一拽,你怎么了?

有什么事儿啊?

你他妈就是上海那个老板啊,那帮小姐姐是你带走的吗?

你现在在哪里呢?

那十来家夜总会都是我的,你他妈紧着我一个人薅呀,你去别人家整不行吗?

那是你自己无能。

让人1。

就跟着走,还是你自己的待遇不行呀,别他妈废话,你现在在哪里呢?

我马上过去找你,你来吧,我在深圳福田区呢,你去金辉酒店,我就在富一层的局子等你,别他妈不来啊。

说完电话一摁,小六,咱们去福田区的金辉酒店,你也别回东莞了,我在这边给你安排一个大哥,你就好好跟着他。

大哥,你让我跟着谁啊?

那里不是左帅的场子吗?

你俩不是闹掰了吗?

现在又好了,我们这帮兄弟没有隔夜仇。

说着,乔巴拿起电话,帅子,你在哪里呢?

我和刚哥还有耀东在代哥的表行喝酒呢,我现在去你那厂子呢,你们三个过来吧,正好给你带了点礼物,那你等一会儿吧,我们这就过去。

陈瑶东歪脑袋一看,乔巴吗,对他说,想咱们了。

帅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乔巴一直没有什么好印象。

左帅一摆手,你别说了。

上次在厂子对我够用。

许远刚摇摇脑袋,差不多就行了,代哥都把他当成兄弟了,我们要向代哥看齐,别让代哥为难。

耀东呀,他欺负过你吗?

谁他妈敢欺负我了?

我就是觉得这人不太社会,我没别的意思。

左帅一摆手,别说那么多了,咱们一起过去看看。

乔巴去东莞招人得罪神秘大哥带着兄弟小六前往深圳看望左帅。

陈耀东对乔巴背叛一事耿耿于怀,许远刚劝其大度,他带头要去看乔巴。

代哥为什么看中许远刚?

因为他大局观特别好。

代哥说什么话大伙儿得听,代哥的意思大伙儿得明白。

深圳这帮兄弟也特别信服他说着话,他们三个往金辉酒店去,乔巴这边也到酒店了,领着小六去的负一层。

左帅现在也是今非昔比了,2000多平米全是他的,现在的场景跟刚开业的萧条形成鲜明的对比。

40多个兄弟维持秩序,八哥这一进来,大伙都纷纷过来打招呼,往这一坐,大伙就开始聊天了。

然而东莞这个大哥确实不是等闲之辈,能在东莞开十多家夜总会,真就是个茬子。

他拿起电话,人都到齐了吗?

我跟你说一下。

咱们这次去别节外生枝,就找这个乔巴,到了那边先别打他,把他带到东莞。

东哥,人都到齐了,咱们在哪不是打呀,那不一样干嘛不一样?

那边的社会龙蛇混杂,什么东北帮、四川帮,还有江林他们,乱七八糟的,咱们没有必要节外生枝,你等我吧,我这就下去。

电话这一撂下,他也紧着下楼了。

楼下30多台豪车,加在一起有100多个兄弟,那个年代,不管南方还是北方,能振臂一呼叫来100多人的,那绝对是大哥级的人物。

东哥下楼一看家伙,事儿都别落下,咱们这次的目的是把他带回来,回来了再收拾他。

说完就上次的去了他们这边往深圳赶,远刚左帅他们早到了,远哥嘿嘿一笑,乔巴,我谢谢你啊,又给我弄了一身杰尼娅,特别感谢啊,乔巴一摆手,这个牌子的衣服不是只有代哥能穿。

你穿着也好看,帅子,你的风衣也赶紧穿上。

耀东,你也是没事儿就穿着,反正也不太贵,30多个。

耀东一低头,30多万真的假的呀?

你那皮鞋9万多,加上领带衣服什么的。

耀东看着他给我挺舍得花呀,我都舍不得穿了,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我能有啥事儿啊?

你没事儿,我可走了,刚哥,我厂子里还有不少事儿呢。

乔巴伸手一拦他,耀东,你先别走,咱们这种关系我就不掖着藏着了,你们在屋里坐一会儿吧,东莞等下来一帮人,他们要收拾我,远刚一看,你不是在上海吗?

东莞怎么有人要收拾你谁呀?

我去东莞把人家厂子的小姐姐全弄上海去了,人家过来兴师问罪了,你给我们买衣服是为了这件事儿啊。

乔巴紧着摆手,不是衣服,是我在上海买的。

原本。

是到深圳看看你们的,谁能承想半路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们得管我啊,你们要不管,谁管我啊?

左帅看着他就笑了。

左帅跟他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寻思一寻思,大东呀,去我办公室把家伙拿出来,你告诉弟兄们,把家伙都准备好,一会儿要来人。

耀东在旁边就说了,刚哥,我就觉得这小子不怀好意,他能专程看咱们啊,他指定是有麻烦。

远刚无奈道,不管怎么样,人家也没掖着藏着,我看你的衣服穿的也很合身,乔巴他们什么时候过来啊?

估计现在应该在路上了。

耀东一摆手,不能白让你给我卖身西装呀,30多个呢,也他妈不知道真假,给我拿家伙,咱们出去等着,这事儿我替你挡了。

说这一拽,大东的家伙我就不愿意等着,乔巴你上去嘛,乔巴哥胆子也大,但这种事你让乔巴上去,他不乐意去,在后面犹犹豫豫的。

耀东一把拽住他,你别你往后躲啊,跟给我上去吧。

耀东,我上去也白扯,我干不了这事儿。

上回在珠海你不是挺狠吗?

你跟我上去,我让你见识见识,咱俩谁狠?

乔巴一劲儿摆手,左帅在旁边也说了,你跟他上去吧,耀东,你还不知道吗?

就喜欢这个。

陈耀东愣是把乔巴拽上去了。

上去后乔巴就说了,咱俩下去吧,万一他们来的人多呢?

要来他妈100多人,咱们吃不了,兜着走了,咱俩肯定得撂这儿了。

咱俩肯定得撂这儿了,耀东,你听我的犯不上啊,你怕什么啊?

咱俩推心置腹的说一句实在话,你跟我陈耀东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以前还是一家的兄弟,但是我说实话,我有点看不上你。

乔巴一脸的无奈,你说话也太直了,我对你们谁不好啊,不是好不好的事儿,我陈耀东做事儿坐在明面上,有一个算一个,我要打谁,我就正大光明的干他兄弟之间尽量少玩点心眼,我没有呀,我跟大伙儿一直都是实心实意的,那最好,我这人不好琢磨人,谁跟咱好,咱们就好到好到心里边,这话就送给你。

耀东,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这不是改邪归正了吗?

他妈正聊天呢。

乔巴一筹,耀东啊,他们来了吧,你回脑袋看看是不是那伙人,30多个东莞的车,陈耀东把烟一掐,乔巴,你进屋吧,等会儿别伤到你,我陪着你,你。

自己都不害怕,我怕啥呀?

咱们是兄弟,他妈真的假的,那你在这儿瞅着吧,耀东,咱别犯虎啊,咱们楼下就有不少兄弟呢,我去喊他们,你去吧,我等着你。

乔巴进屋喊左帅他们了。

此时的酒店门口,30多辆车一字排开,停下之后没有一下子全下来,这东哥领着20多号人,手里拿啥的都有,有拎着的,还有扛肩膀上的。

东哥挺有派,歪着脑袋一瞅,看准了吗?

是这家酒店吗?

后边有认识路的,对,这个就是金辉酒店。

陈耀东自己在门口站着,怀里露着银白色的11帘子。

东哥一挥手,哥们,我们过来找人,麻烦你让一下吧。

陈耀东站着正门口的台阶上,找谁啊?

是不是找你爹来了?

哥们儿,你是有病吗?

我们跟你也不认识啊,我就骂你了,我瞅你就不顺眼。

兄弟,今天我办正事儿啊,咱不是没有家伙事儿,你自己看看,你还敢打我,我就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