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给大姑姐送节礼,大姑姐一再叮嘱我不要在家干太多家务活,就把春节当成一个普通的长假来对待就好了。

大姑姐今年60多岁了,是婆家最勤快的和最爱干净的一个人。

每次去大姑姐家,我都觉得手脚不知道该如何放:因为她实在太爱干净了。

大姑姐手里随时拿着一块抹布,只要她觉得需要就会随时擦一下,我曾经调侃她家的抹布比有些人家的擦脸毛巾都要干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上班的时候,每天早上都是很早起床,做完饭后要把家里的地擦一遍。

因为要早起,干活的时候难免会有声音,尤其是周末,老公和闺女要睡懒觉,都被大姑姐吵醒了,为这事大姑姐没少落埋怨。

但是大姑姐很是坚持,她说周末一家人都在家里,更要把卫生收拾干净。

大姑姐每周都要洗床单、被套、枕巾。

以前家里没有洗衣机的时候都是手洗,每次累得腰酸背疼,老公一开始还帮她拧床单,后来嫌麻烦,就让她少洗,说自己不觉得床单要每周洗。

大姑姐也不让步,说每天睡在上面更要干干净净,老公干脆就不管她,也不帮她,为这事两口子吵吵了好多年,直到后来有了洗衣机,大姑姐洗的更勤快了。

老公和儿子嘲笑她说,家里的床单被罩不是用破的,都是被大姑姐洗破的。

大姑姐洗小件衣服都是手洗,从不用洗衣机,总觉得洗衣机洗不干净。

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更是洗得锃明瓦亮,碗盘筷子的摆放位置都有规定的地方,每次老公和儿子放错了,她都会很不高兴。

久而久之,老公和儿子干脆不进厨房,大姑姐反而觉得这样也不错,免得放错了她不但要重新归置,还生一肚子气。

我刚结婚的时候,做家务主打一个自由自在,怎么简单省事怎么来。

因为和公婆住在一起,婆婆也是一个干净人,所以很多家务我做起来也很不入婆婆和大姑姐的法眼。

一开始婆婆还会纠正我,后来婆婆看我实在是一个“懒人”,也就懒得说啥了。

我的房间里都是我做主,那就是一个凌乱和随意。

大姑姐回家时,说过我几次,后来看我属于“屡教不改”的人,也就放弃了。

所以,现在大姑姐劝我不用干家务,还说家务活不重要,让我有点不明就里。

大姑姐苦笑一声说,她从去年开始发现自己椎间盘突出,在床上躺了接近一个月,而且还有点类风湿,手指头的关节也开始弯曲,伸不直了。

她看不惯家里脏兮兮的,就开始指挥老伴在家收拾卫生。

结果老伴干的活她根本就看不上眼,要求老伴每天擦地,老伴说家里就他们老两口在家,大姑姐又是整天在床上躺着,根本没必要天天擦地。

为了做家务,大姑姐老两口经常吵架拌嘴,真的是从年轻吵到年老,半辈子的时间都纠结在做家务的事上。

儿媳妇回家听说后,直接给他们买了个扫地机器人,教会了大姑姐老两口如何使用后,让老两口省去了很多麻烦。

虽然,大姑姐觉得还是人工擦的干净,但是却也不好再强求老伴,天天和老伴吵吵她也心累。

因为只要她一开口让老伴干活,老伴干脆直接躲出去和小区里老头们打牌去了,留大姑姐一个人躺床上无聊的很。

她和儿媳妇诉了几次苦以后,儿媳妇反倒劝她要想得开。

毕竟老两口也都是60多岁的人了,家里人口少,没有那么多的家务活可做。

儿媳妇说,如果大姑姐实在觉得需要打扫,就请个钟点工半个月收拾一次就可以。

大姑姐觉得钟点工太费钱,他们两人在家不上班,打扫卫生还能省下钱,将来省下的钱也都会贴补给儿子一家。

儿媳妇却让大姑姐千万别想着省钱给他们,儿媳妇说,只要大姑姐两口子身体健康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帮助。

如果大姑姐他们病了需要照顾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拖累。

大姑姐后来也就想明白了,想想自己从结婚后为了做家务和老公、儿子闹的那些矛盾,吵的那些架,好像真的没啥意义。

看现在儿媳妇经常找保洁回家收拾卫生,儿子和儿媳妇两个人也从不为这些家无所事争吵,小日子也过得很不错。

想通了后,戴大姑姐再也不计较家里的地板是不是要每天擦一遍,厨房的油烟机是不是要每月清理,也不再要求老公归置碗筷必选她的要求摆放。

大姑姐说,她发现自己不再关注做家务这事的时候,生活真是轻省和自在了许多。

现在,大姑姐老两口每天出门遛弯,原来为了做家务、打扫卫生,大姑姐都坚持做完才能出门,老伴就说她无趣。

如今,大姑姐说想要洗衣服的时候她就把衣服放到洗衣机里,老伴负责晾晒就好,机洗的衣服晒完了一样有香喷喷的太阳味道。

大姑姐说,据说现在还有了洗鞋机、自动炒菜机,她都想尝试买一台回家,这样子就能更彻底的解放自己了。

碗筷不安规矩摆放也不影响饭菜的香味,油烟机不用每个月清洁,也一样能够排净油烟。

大姑姐说,自从她在做家务这件事上躺平后,身体也不累了,心情也顺畅多了。

对于大姑姐的这份好心劝告,我坦然接受,其实不用大姑姐劝说,我也本就是一个对家务活没啥执念的人。

生活里,人还是应该适当的学会偷懒,学会放手和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