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最新情节中文圣郑重其事地向兵家初祖姜赦的道侣五言阐述了为何当年辉煌不输三教的兵家一脉至今未更进一步的核心原因,根源便是四派针对“人心和欲望”截然不同的态度。

文圣先是给予兵家一脉的伟大以肯定,随后却又直接点明三教并不认同兵家对“人心和欲望”的推波助澜以及后续用法家之学加以制衡的做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诚如文圣所言,一切的根源就在于他对人心和欲望的不信任,又或者说不只是他一人,而是当今人间主流大佬们的共同认知,至少三教便是如此。

而作为第一个将这番话明明白白讲出来的人,文圣和自己的关门弟子陈平安便用实际行动上演了一番生动的“人心和欲望之争”,争端的起点就是裴钱,参与其中的姜赦、陈平安五言甚至是文圣无一不是有所求。

其中姜赦和五言夫妇对于裴钱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不可能毫无爱怜之心,可一如文圣与陈平安所担忧的那般,裴钱相对于姜赦夫妇而言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女儿”,关键时刻很有可能会被当作弃子。

追根溯源,裴钱实则是万年前姜赦女儿分出的一缕恶念转世,目的就在于突破境界壁垒,而相对来说藕花福地的那个富家千金应该更趋近于姜赦真正的女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谁主谁次并非问题的关键,大不了多养一个,可真正要命的在于一旦日后两个人其中有一个走到了十四境的边缘,想要突破便需要回归完整,换言之其中一个几乎必然要吃掉另外一个才能突破。

关于这一点裴钱并非首例,陈平安和姚清都如此,前者哪怕天命加身,如果不能拿回全部的本命瓷碎片回归完整,就难以突破十四境壁垒,而姚清也是炼化斩去的已经成为独立个体的三尸才顺利突破十四境。

从文圣第一次诘问姜赦便能看出来,一旦日后到了必须抉择的时刻,裴钱大概率会被当作弃子,而如今随着文圣再次质问五言,显然这个概率再次被无限放大,陈平安选择倾力一战自然也是因此而被激怒,裴钱始终都是他的心头肉。

那么作为整个事件的核心,极大可能被视作弃子的裴钱到底冤不冤?其实从裴钱本身、甚至是陈平安和文圣的角度来看,裴钱自然让人怜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站在姜赦、五言乃至是姜赦真正的女儿的角度,裴钱未来的牺牲似乎又是一种必然,毕竟打一开始裴钱存在的意义就是牺牲,为了突破斩去恶念,为了合道再把恶念吃掉回归完整,这本就是一门功法的运用而已。

这就好比当初姚清要炼化斩去的三尸时,却突然发现其中一尸侥幸拜入余斗门下,而且被教化得非常得体,然后姚清就做错了?

再投影到陈平安身上,如果陈丛真的是以陈平安的本命瓷碎片为核心制作的独立生命体,一旦日后陈平安要将本命瓷碎片取回完成合道,而彼时陈丛也会一命呜呼,那陈平安是否也错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么看来好像谁都没错,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裴钱冤不冤,只是大家站的角度不同,而这个所谓的“角度”恰恰就是人心和欲望最好的体现,换言之文圣和陈平安等人也好、姜赦等人也罢,此时的他们已经全都陷入了欲望之争。

如果真的无欲无念,甚至哪怕是像余斗那样追求绝对的正义,那么陈平安和文圣早前应该直接干涉姚清的合道,因为他为了完成合道,需要杀死炼化三个“完全可以单独来看的道人”,这不比姜赦牺牲一个裴钱来得残忍?

再就是李希圣,身负道家未来发展的希望,也同样是一化三的存在,未来如果想要回归巅峰,融合归一在所难免,彼时陈平安和文圣也要打上门去指教一番?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文圣和陈平安等人也动了欲念而已,这并非是一场伟光正的正义之战,只是两方皆有所求之人的相互争斗而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之所以会有此言,主要还是因为即便是文圣这样豁达的儒家圣贤和一生追求无错的陈平安都难免陷入人心和欲望的挣扎,那么兵家这样本身就执着于推动人心和欲望暴走之辈又会陷入怎样的疯狂?

恐怕这才是兵家被打压的真正原因,如果姜赦此番真的不能再做突破,也许他再也不会有下一个万年了,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