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九九九年,春天,加代好友郝佳琪被扣留在澳门,加代前去澳门处理,澳门的郭坤原来说的是2100w,过了两天多出将近1000w。江林把电话打给了远在上海的乔巴。但是乔巴这边一听,那是一个不行,八个不行,说什么就是没有。
江林也没有办法了,把电话打给了广义商会的会长朗文涛。朗文涛一听,二话没说,把米儿就给打过来了,前后不到两小时,3000w一分不少地就打到了郭坤的账上。加代从澳门回到深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海那边乔巴安排手下兄弟邓宇到自己想要收购的金凯门夜总会去霸桌,弄得金凯门夜总会不能正常营业,金凯门的老板张凯找到普森,普森派大熊过来把邓宇打伤了。乔巴把电话打给了加代,“哥呀,我在上海出事了。”

加代:出啥事了?你不是和春姐在研究收购夜总会的事儿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乔巴:对,就是去谈收购金凯门夜总会的时候,老板把上海一个大社会普森找来了。普森特别霸道,来过你和春姐合作的海天国际洗浴会馆很多次,从来也没给过一分钱。这次放话,金凯门海湾夜总会不让我收购,让我过去给他跪下磕头,赔礼道歉,拿1000w的赔偿,而且普森派手下大熊把我一个兄弟邓宇打进了医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一听,说道:“欺人太甚,我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