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人:张瑞军 编辑:那年时光

声明:本文为原创首发,文章全网监控,请勿搬运!

10余年军旅生涯,成为了我人生中最为宝贵的财富。回忆往事,军营总有着说不完的人和故事。

今天,我想说的一件事就是73年到山东接兵时,发生的一件事情。在征兵过程中,我看好一个兵(名叫张涛),决心要带走他。

不料,在公社人武部查看他入伍资料时,发现已被打入另册。但我仍旧坚持的,和公社人武部长僵持,最终费尽周折,如愿将他带走。

事后发生的一切,证明我当时确实没看走眼,而这件事也成为了是我军旅生涯中,最为难忘,最让我感到欣慰的一段经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73年底,当时身为连指导员的我,接到命令,随同接兵队伍前往山东接兵。

由于接兵任务重,一般几个接兵干部负责一个县,然后每人负责一个公社的征兵事宜。

我们一路舟车劳顿,历时几十个小时,到达了沂南县,当天县委招待所住下。次日一早,我们和人武部接上了头,然后就开展了工作。

当时,我是我负责沂南县下的张庄公社的征兵工作。

张庄公社一共十几个人报名了参军,体检过了的,每人分发一张表格,俗称“草表”,主要是填写报名参军者个人信息、家庭关系以及社会关系等,用作之后的政审。

参军政审向来是很严格的,在表格中,三大姑六大姨等亲属的政治状况都要统统填上,然后再安排人进行“外调”。

政审完成后,便开始在民兵连长的陪同下走访,主要就是到应征青年家中,分别与本人、家长谈话,了解参军意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历时几天的家访后,基本上都走完了,那天,我正好从最后一个家访青年家里出来,推着自行车和民兵连长边讨论着家访对象,边往人武部走去。

半在路上,突然一个小伙子,从后面追了上来,嘴里喊着:“首长,首长,等等,我是报名参军的青年,请首长务必到我家做一次家访。”

这个小伙子,就是张涛

从他口中得知,他之所以来找我,是因为自己通过了体检,可却迟迟没见我这个接兵干部去他家里做家访,这才鼓起勇气想为自己争取一次机会,故而找了过来。

我端详了一下眼前的小伙子,中等偏上的身材,长得非常周正,给我的印象还不错。

我看了一眼民兵连长,问道:“这小伙子怎么没在家访名单之中吗?”

民兵连长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没在。

我心里自然有些诧异:不是通过了体检吗?怎么没在家访名单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在我疑惑之际,民兵连长便催促道:“张涛,你赶紧回去,别在这添乱,耽误了工作。”

没想到,张涛这小伙子还挺有个性,非但没走,反倒直接上前把过我手中的自行车,然后调转方向径直朝他家的方向走去。

说实话,这小子的个性,还挺对我味的。我估摸着这中间可能有一些问题,因为按照流程,体检过后的青年,上家访的名单,在政审环节,武装部长和民兵连长的筛选过的。

如果张涛政审有问题,他不可能有勇气跑来拦我的路,为此,我也来了兴致,没说什么,便跟在其后,想到他家去了解一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不一会,张涛领着我来到一座土房面前,土房显得有些破败,而这就是张涛的家。

他领着我往他家走,来到屋内,依旧外面一样寒冷,一打量,发现蒙在窗户上的窗纸,不少都破裂了。那会正是寒冬,不时有寒风从窗户刮进来。

这时,他父母迎了过来,我见其父亲腿部似乎有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其母亲也是面黄肌瘦,见了我们,都乐呵呵的,赶忙拿来凳子,招呼我们坐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又是拿玉米芯燃起火盆取暖,又是端茶倒水的,好一阵忙活。看着眼前的一切,同为农村走出来的我,感同身受,心里不是滋味。

虽说我是被张涛“强制”请来家访的,但我并未对其父母说破,而是按照家访的惯例,做起了家访。

询问了张涛父母是否支持张涛参军的,老两口回答的很坚定。随后,又了解了一下张涛的情况,得知他还读了高中,很是诧异。

之后,张涛又将我领进他的住处,一进去,就看到墙上挂着一副毛笔书法,我指着墙上那副字画,问道:那是你写的吗?

张涛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嗯,平时闲着就喜欢写写画画!”

而后又打量了一下房间,真就是家徒四壁,除了床,只有墙角摆着一张破旧的书桌,上面堆放着几本发黄的书籍。

穷苦家庭出身,上了高中,爱看书,写得一手好字,又决心要参军,这样的兵去哪里找。我那时便有意将他带走,但嘴上并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我便准备离开,张涛送我们到胡同口,离别时,张涛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最终并未说出口,我知道,他是想询问参军的事情。

但我还想考验一下他的决心,故而并未提及此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果不其然,又过了两天,张涛再次找到了我,又一次向我表明自己参军的决心,临别前,又将一封他熬了一个晚上写出来的参军决心书,塞到我手上。

看着那封决心书,字里行间透露着他对命运的不屈,以及对参军的向往,我心里再度泛起了涟漪。

在得知张涛政审并未有什么问题时,我下定决心要带走这个兵。

随后,我便到公社武装部从被打入另册的文件中,翻出了张涛的档案,我说,这个兵,是个当兵的好苗子,我一定要带上。

可当时新兵名额都是有严格的要求的,张庄公社只能四个名额。张涛之所以通过了体检,可并未出现在家访名单中,我自然知道这里会有一些人情世故在里面。

但我铁了心要带走他,可名额是不能随意增加的,如果要加一个人,势必就要有一个人出去。武装部长自然不同意。

我知道,要想让武装部长同意,势必要费一番周折。那天我就拉着他围着火炉一直僵持到了深夜,最后好说歹说,这才妥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后,更巧的是,就在定兵的最后时刻,有一个人因为家里的因素,主动放弃了入伍资格,最后自然皆大欢喜,人不需要调换了,我便让张涛顺势顶上了。

就这样,原被打入另册的张涛,如愿入了伍,之后,我还把他留在了自己所在连队。

或是因为他是我坚持带到部队的,为此,对他的情况,也比较关注。入伍之初,张涛确实如我所料的那样,是一个好苗子。

新训时,他非常努力,结束考核时,还获得了一次连嘉奖。

下连后,分配到了3连6排,期间也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很是担忧。当时,我是从周排长(张涛的排长)那得知的。

就在入伍第一年的时候,连队搞了一场突发的军事演练。

急促的军号声在夜里吹响,战士们都火速集结,可张涛动作拖沓,一分半钟之后,其他战友都已整装完毕,列队出发了,他的背包还没有打好。

当时,张涛来不及解释,周排长就训斥了他一番,或是,张涛心里委屈,血气方刚的他竟在之后闹起了情绪。

我得知了此事,当即找到张涛谈话,得知他是因为感冒才导致的,我便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周排长也没错,部队就要雷厉风行,拖沓作风绝要不得,即便有困难也要克服,否则,平时不严格要求,要是上了战场上就会酿成大祸。

事后,张涛向周排长承认了错误。

自那以后,张涛便树立起了良好的工作作风,此后,在部队一直非常努力,加之,他有文化,觉悟高,第二年便入了党,当了班长,三年后提干当了排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到张涛的发展,我心里很是欣慰,在这些年里,关于当年我坚持带他到部队的事情,我和他只字未提。

可张涛却也是一个重情义之人,他虽说并不知其中具体缘由,但他从入伍时,便将我视作其恩人。

当时我还不知道,是那年提干后,他请假回家探亲,归队时,特地从老家带了一些特产给我,初次向我吐露了心声,他说很感谢我,当初要不是我,就没有今日的他。

说实话,听到这些,当时心里感到非常欣慰。

我笑了笑:这些就不必了,当时我之所以坚持要带你到部队,是认为你是个当兵的好料子,那也是为国选材,日后,你只要好好为国效力,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事实上,他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在之后,凭着他的实干和能力,在部队干了10多年,最后副营级转业。

如今,回忆起此事,我总是感慨不已。

我深知一个贫苦家庭出身的人,要想改变命运的艰难,故而,对于张涛,我总能感同身受,这也是我当初为何坚持要带走他的一个原因。

虽说我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之举,只不过是尽了我当时作为一个接兵干部的职责,而能看到他一步一步成为部队里的人才,无疑更让我感到欣慰!

(注:整理编辑时,为流畅阅读,部分内容进行演绎处理,配图选自网络,侵权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