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新闻,3月4日,中国政府向蒙古国政府提供冰雪灾害紧急援助交接仪式在蒙古国国家宫举行。中国驻蒙古国大使沈敏娟代表中国政府,向蒙古国总理奥云额尔登转交对蒙古国政府提供的20万美元紧急现汇援助,同时移交中国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向蒙方提供的124万元人民币援助款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蒙古国遭遇严重冰雪灾害 图/政府网站

奥云额尔登总理代表蒙古国政府向中方表示诚挚感谢。奥云额尔登说,蒙古国有句谚语,“邻里心灵相通、命运与共”。在蒙古国遭受冰雪灾害、牧民生活面临重大困难的特殊时期,中国作为蒙古国的永久友好邻邦率先伸出援手,展现邻里典范,内蒙古自治区也向我们提供了暖心支持。今年是两国建交75周年,也是两国传统历法的龙年。龙象征着吉祥和力量,希望两国和两国关系发展突飞猛进,两国人民幸福安康。

沈大使表示,蒙古国本轮严寒和暴风雪天气50年不遇。中方对蒙古国灾情感同身受,挂念在心。中国驻蒙古国使馆和在蒙中资机构也积极捐款捐物,参与救援。请奥云额尔登总理向灾区人民捎去中国政府和人民的亲切问候和诚挚慰问。相信在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蒙古国一定能够战胜灾情。中国还将继续向蒙方提供支持帮助。

沈大使说,中蒙山水相连,互为友好邻邦,在灾害面前一向守望相助、互施援手。两国疫情期间“羊来茶往”,传为佳话。此次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向蒙方提供紧急救灾援助,既是对蒙古国谚语的生动诠释,也是中方命运共同体理念和亲诚惠容理念的又一具体体现。中方愿同蒙方心连心,手牵手,共担风雨、共谋合作、共促发展,为两国人民带来更大福祉。

此前报道

蒙古国遭遇50年不遇雪灾 约67万头牲畜在极寒中死亡

蒙古国全境正在经历罕见的极寒和暴风雪天气,严重影响农业、交通等部门以及民众的日常生活。这同时也引发人们对气候变化、粮食安全,以及该国经济结构的思考。

蒙古国气象与环境监测局2024年2月20日通报,自2023年入冬以来,全国平均降雪量创下1975年以来的最高纪录,80%以上国土至今仍被大雪覆盖,多地积雪厚度达到1米。全国已进入防灾高度戒备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约67万头牲畜在极寒中死亡。蒙古国政府2023年底的普查数据显示,该国牲畜存栏量约为6470万头。在牧区,积雪覆盖着大量羊的尸体,那些存活的则在寒风中艰难地寻找雪堆下的食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受暴雪影响,蒙古国约67万头牲畜在极寒中死亡

气象部门预测,该国大部分地区21日起再次迎来暴风雪天气,并持续至本月23日。而牲畜死亡率的峰值预计将出现在4月之前。

“白色极寒”威胁生计

造成这个内陆国极端气候频发的原因,包括地理位置以及众所周知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蒙古国每年还要经历高温热浪和干旱的恶性循环。除了冬季雪灾,由于草原退化,近几年春季蒙古国都遭遇了沙尘暴,东亚邻国也深受其害。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HCA)的数据显示,在过去80年里,该国的平均气温上升了2.46摄氏度,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初冬大量积雪会在气温回升中短暂解冻,但很快又出现的严寒天导致这些解冻了的积雪变得更坚硬,牲畜不能获得地上的食物。而在此之前一般还会出现极度干燥的夏季,牲畜无法提前摄入能量来源,加剧了它们在极端寒冷情况下的死亡。

蒙古语有一个名词“dzud”用于特指这种天气模式,其中程度最恶劣的被称为“白色极寒”(tsagaan dzud)。资料显示,21世纪之前,“白色极寒”平均每10年发生一两次。但在过去10年中,该国已经历了6次。在2010年“白色极寒”肆虐期间,蒙古国损失了约1030万头牲畜,28%人口受灾。

自2015年以来,气候变化影响加剧。与大多数国家一样,蒙古国出现季节紊乱,夏季更为干旱,随后的严冬加剧,对弱势牧民家庭的生计威胁不断升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蒙古国遭遇50年不遇雪灾,图为被困的车辆

蒙古国至今仍保留着游牧传统。由于地广人稀,冬季持续时间较长,畜牧业生产仍以自然放养为主,难以实现大规模现代化生产,对自然气候极度敏感。该国总人口约为348万,每4个人中就有一人从事畜牧业。

尽管2023年的夏季降雨充足,但在接下来的数个月里气温骤降,11月初出现暴风雪,随后气温反常迅速上升,导致雪融化,随后又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极端寒冷。这一反反复复的过程持续到了12月下半月,进入典型的“白色极寒”。

为了减少天灾造成的伤害,牧民们往往会在夏季提前应对,包括准备额外饲料、清库存、扑杀老弱牲畜,以及购买保险。但当极端天气早已成为常态,任何人为的准备工作似乎都显得微不足道。

蒙古国极寒和拉美各国的极端高温、干旱,突显了全球气候变化的复杂性,也对现有的治理系统提出了挑战。迫在眉睫的是,各国至少应该更好地为此类极端天气事件做准备,例如强化基础设施、加强预警和采取全面灾害管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蒙古国的牧民受访称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

摆脱单一发展模式

随着上世纪的政治制度转轨,苏联式的“安全网”牧业合作社解散,蒙古国牧民们所需的饲料、兽医护理等资源无法得到保障。

过度依赖放牧、采矿、伐木等不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使得蒙古国草原退化问题恶化。该国曾有80%的国土被草原覆盖,但目前70%的草原已经遭到破坏。

2000年开始,蒙古国采矿业迅速扩张,以及牧群等收入来源在越来越频繁的极寒天气中冻死,大量牧民无奈放弃生计,到首都乌兰巴托及周边地区定居,这里居住着全国近一半人口。部分年轻劳动力甚至到海外谋生,包括韩国、俄罗斯、捷克。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移民汇款规模占蒙古国GDP的4.12%。

像沙特等资源大国一样,蒙古国正试图摆脱过度单一的经济发展模式。

十多年前,蒙古国曾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GDP增长率维持在双位数。此后该国遭遇“能源诅咒”,大型贸易伙伴国的经济增长开始放缓,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逐步变弱,海外直接投资直接腰斩。

随后蒙古国政府开始寻求经济多样化。2016年至2020年间,该国重点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中,包括修建了连接21个省与乌兰巴托的高速公路网络。

随着各国新冠疫情管控逐步放开,2023年蒙古国的煤炭产量和出口量,以及与采矿生产和出口相关的运输服务都有所增长,且铜出口保持稳定,当年的GDP增速超预期达到7%,创下5年新高。其中煤炭出口额为88亿美元,占其出口总收入152亿美元的一半以上。

为确保长期粮食安全和经济多样化,蒙古国政府邀请更多来自中国的资本投入到非矿业部门中。2023年3月,亚洲开发银行向蒙古国投入4.48亿美元,以发展绿色能源及升级畜牧业。

此外,欧美制裁使得另谋能源出口和航线目的地的俄罗斯寻找更多出路,邻近的蒙古国意外收获更多机会。《南华早报》引述2023年11月蒙古国有关部门的消息称,该国正计划新建7个陆港,以扩大与中俄的贸易。去年8月,蒙古国总理罗布桑那木斯来·奥云额尔登访美,寻求加强在民用航空和稀土开采领域的合作。

世界银行在去年的报告中指出,随着采矿产量的增加,预计2024-2025年蒙古国经济将继续保持高增长,但同时也敦促其进一步进行经济多样化的改革,以便增强抵御内外风险,以及气候冲击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