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就我和姐姐两姐妹,家里拆迁一共分了三套房,父母给我们一人一套,他们住了一套。

姐姐家在别处还有房子,但自从这回迁房到手,她就搬过来住,说离我和父母近一些,有事可以互相帮忙。

我感觉我们这样住着很方便,我爸或者我妈有个头疼脑热,我们两姐妹一起带他们去医院,彼此有个照应。

我姐前年退休,她家外甥在外地读研究生,姐夫也在外地工作,她一个人在家觉得无聊,就去了姐夫那里。

在姐夫那里待了两个多月,她说她找到了工作,就想在那边生活了。

到了夏天,她请假回来一次,说姐夫还有七年多才能退休,到姐夫退休他们再回来住,现在把这套房子租出去,让我帮她把被褥、衣服等家居用品都搬到给外甥留的那个房子里,过年他们回来,都住那套房子就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说把这套房子留着,把远些的房子租出去好一些吧?姐姐说这套房子比较老旧,七年后回来住得装修一下,那套比较新,舍不得出租,再有就是这套房子离我和父母近,出租时,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帮忙处理比较方便。

我感觉姐姐说得有道理,就和父母帮着她把这个房子里该搬走的东西都搬走了,准备出租。

她把房子挂到门店了,把钥匙放在我爸妈那里,有人看房子就让他们来给开门。

安排好这些,姐姐去了外地,我们帮她出租房子,按照姐姐的要求和租户双向选择。

一个多月的时间,姐姐家的房子出租出去了,我没有租过房子,帮过一次忙才知道,租房子的合同都可以在网上签约,很方便的。

租户是一对小夫妻带着一个半岁的孩子,还有一位阿姨。

实际的水电这些是我和租户抄的表,以后他们搬走时好算账,弄好这些,我给姐姐都说了一下,姐姐挺满意的,说我弄得蛮好,她回来请我吃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租户住了四个多月,姐姐和我联系,说租户说家里的水管有问题,让我去找小区门口卖建材的师傅帮忙修一下,我问她去找物业不行吗?她说担心物业弄不好,那位师傅比较专业。

还说租户家的阿姨走了,现在是那位孩子妈妈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她不想抱着孩子出小区,让我尽快去。

那时有疫情,我本来就在家办公,去了门口,找了建材师傅,把他带到姐姐家里,那位租户妈妈果然非常在意,她把卧室门关上,不能让我们看到她的孩子。

水管有一部分是在墙里,把瓷砖又起掉两块,弄了一上午,算是弄好了。

我给姐姐发了视频,她说满意,给师傅付了钱。

又过了一段时间,姐姐家的热水器怎么也烧不热了,她让我过去看看,我说把厂家售后人员请过来看看不就行了,她让我帮忙去找,我和租户沟通过,又联系厂家售后。维修人员和租户约好时间,上门看过后,说热水器主板坏了,考虑使用时间也长了,建议重新换一个。

我和姐姐说了,她说她在网上买一个,我让她和租户说好就行。

过了几天,姐姐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看着装热水器,我说让租户看着装就行了吧?她听我不愿意去,就说让我爸去。我爸都七十多岁了,还有疫情,我不想让他去,就让我姐和安装热水器的师傅再约时间。

她告诉我第二天装就可以,可是到了第二天,我所住的楼出现了特殊情况,我们这栋楼被封楼了。

我和她说明情况,告诉她我出不去了。她说租户说我们小区没有被封,她怀疑我在骗她,我说现在是哪栋楼有问题就封哪栋楼,不像以前是整个小区都封了。她家的楼没有问题,正好还是周末,租户夫妇都在,装热水器师傅正常来装不就可以了,不用我去,也不用我爸妈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姐姐嗯嗯两声,挂断了语音通话。

过了一会儿,她说这个热水器买大了,装的时候要把吊顶拆掉一块,她在视频里也看不清楚,想让我爸过去看看,问我这段时间我爸身体怎么样?

我说还是不要麻烦他们,他们都少出门了。

她说好吧,没再联系了。

第二天,我妈和我联系,说我姐和她抱怨说热水器安装得很不满意,要是当时自己家里人过去看着就不会这样了。

我妈说不如当时让我爸过去看看了,我姐这会很不高兴。我说等我这里解封了,我过去看看,要不再重新弄一下?我妈说再说吧。

下午我姐给我语音留言,说我连这么点小事都不肯帮她,令她寒心。我跟她解释,她也没有回应。

然后就不和我联系了,我感觉不至于吧?去年过年,她们一家也没有回来过年,今年过年回来了,给父母拜年是挑我不去的空闲他们去的。

我知道后给她发了信息拜年,她也没有给我回。大过年的,我不想多说什么,过完年,我和我妈说,我姐不理我了,我妈说感觉我姐不太对劲,可能是更年期,情绪不好,还说这年也过了,她说说我姐。

然后和我说,我姐家房子的租户年前搬走了,年后说是再租房要她和我爸去帮忙,看水表那些,她还犯愁,说他们可是弄不好这些,让我姐自己回来弄吧。

这都三月份了,我姐也没有和我联系,我们就这样断联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