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舅舅的葬礼上,舅妈当众指责我是杀人凶手,要求我百万赔偿。

原因竟然是因为她觉得是我正月里剃头发,才害死了舅舅。

被我断然拒绝后,舅妈不仅来我的工作单位大闹,甚至疯癫地举着舅舅的遗照出现在我的公司门口。

好好好,你要这么搞是吧?

那就别怪我了。

我大吵大闹骂她克夫,没想到牵出了一条接着一条的丑闻。

原来不仅表弟不是我舅舅的亲生孩子,甚至连舅舅的死也另有隐情······

1

“你个杀人凶手,怎么还敢出现在葬礼上?”

得知舅舅前几天酒后失足掉到河里淹死后,我便连夜从公司赶回到了几百公里外的老家。

只是我才出现在舅舅的葬礼上时,便有一道身影猛地向我扑来,抓着我的头发便劈头盖脸地向我打来。

那人的手劲太大,被压着打的我明晃晃地看到我平日里精心呵护的秀发纷纷扬扬地落了一地。

好几丝头发的根部我甚至看到头皮。

靠,肯定秃了。

不仅如此,那人的手劲很大,打得我两耳之间嗡嗡的,几乎眼前一黑地跌落倒地。

我的怒气油然而生,我当然不肯吃下这个暗亏,反手便揪着来者的头发打了回去。

抓着来人的手臂就狠狠地咬了下去,痛得那人嗷呼一声地痛叫出声。

没想到那人打不过我,直接耍无赖地坐在地上捶胸顿足:

“大家快来看啊,苏冰这个贱人害死了我老公,现在居然还敢还手。呜呜,老公你看看你的亲人是怎么欺负我这个孤儿寡母的?”

我才看清,原来方才打我的人是我那一向以胡搅蛮缠而著称的舅妈张铁花。

虽然她在我们亲戚的口中没有什么好的口碑,但舅舅生前向来和善,为家族的事情跑出跑进的。

加上舅舅是他们家里的顶梁柱,可能他的去世一时之间导致了张铁花精神失常也说不定。

我也就忍着气对张铁花道:

“张铁花,我知道舅舅走得突然您不适应,但是舅舅不是摔到河里淹死的吗?再说了您看清楚,我是苏冰呀,才从外地赶回来的。”

没想到她还是一口咬定了是我害死的我舅舅。

这么大顶帽子,我可不想戴。

面对我的质疑,张铁花不依不饶地说:

“要不是你在正月里剃头发,给家里带来了晦气,我老公怎么会无缘无故死亡?”

“就是你害死的你舅舅。”

给我再厉害的想象力,我也想象不到张铁花说我是凶手的原因竟然是这个啊。

一时之间,我竟然无言以对。

其他的亲戚应该是为了让她顺心,左一句是我不对,右一句我确实犯了禁忌。

见众人都站在她那边,张铁花得寸进尺地说:

“你舅舅可是我们家的一家之主,我不管,你得负责我和我儿子接下来的生活开支。”

“看在一场亲戚的份上,你只要赔偿100万就行了。”

众所周知,张铁花虽然有工作,但她开销大,工资连养活自己都困难。

原本对她还抱有同情的我顿时炸了:

“让我赔你100万?你怎么不去银行抢啊?大家都知道舅舅是自己酒后落水的,就你好意思地把所有责任推在我身上。”

“100万没有,勉强给你10000块当帛金吧。”

“哎,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

这时舅舅十几年的好兄弟王叔站了出来,张铁花立刻像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向他靠过去。

他指责我:

“你舅舅往日对你也算不错吧。”

“你在大城市混得也算是不错,现在他留下了孤儿寡母,你给点钱就当孝敬他怎么了?”

2

我妈和姥姥因为悲伤过度已经被扶到房里休息了,在灵堂上的都是平日里我不怎么来往的亲戚。

他们一向见不得别人好,纷纷点头附和:

“就是啊,还说是外甥呢,怎么这么没良心?”

“不就区区100万吗?这点钱都舍不得出,该不会是故意害死舅舅的吧?”

看到大家都站在了自己这边,张铁花飘飘然,还真的上前几步来扯着我的包包。

另外一边王叔帮着她拉着我的胳膊,看到我的手表时眼睛亮了一下,伸手就要来解我的手表。

啪唧一声。

我庆祝升职时给自己买的第一块名贵手表就这样掉到地上,四分五裂了。

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

原本还想忍气吞声的我直接暴走了,抡着胳膊就冲着她们的手臂打了过去,打得他们在灵堂上嗷嗷地叫着。

张铁花一边用手挡住一边气急败坏地说:

“老公啊你快来看看你的外甥女,要把我给打死啦。呜呜早知今日,你把我也一起带下去得了。”

突然传来一声喝止:

“闹够了没有?”

姥姥拄着拐杖站在门口,因为背光叫人看不清神情。

张铁花却一点也不怕她,语含威胁:

“老太婆,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要是惹闹了我,往后你可见不到你的亲孙子了。”

姥姥嘴唇颤抖了一下,移开了眼睛。

张铁花这下更加肆无忌惮了,叫嚣着我不立刻给她转账就不放我走。

王叔默默转身地把灵堂的门给关上。

俩人默契地将我夹攻在中间,眼睛贪婪地盯着我身上的名牌,生怕漏了一星半点。

虽然葬礼上人头攒动,但大部分人都是冷漠地看着这场闹剧,叫人心寒。

王叔扑过来,将我的双手粗暴地反剪着,不让我反抗。

我直接对着天空干嚎:

“啊非礼啊,有没有人看到他摸我了呀。”

“大家快来看看竟然有人丧心病狂到在葬礼上非礼女生啊。呜呜我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往后可叫我怎么活啊?”

涉及到人品问题,王叔慌乱地松开了手:

“你别瞎说呀,我可没有做这样的事···”

他还想争辩,我已经哭闹着拿着有金属扣子的包包往他劈头盖脸地砸去,他只得狼狈地举起双手躲着。

我边砸边说:

“我说你怎么非亲非故地帮我舅妈,原来是冲着猥亵来的。麻烦有哪位好心人帮我报一下警?”

张铁花扑过来死命地用指甲扣我的手臂,扣得我鲜血淋漓:

“你个狐狸精,不要脸。他怎么可能会看得上你?”

不是,我说王叔,她那么激动干嘛?

不过当时情况危急,我很快把这个疑惑抛在脑后。

最后张铁花被赶来的警察拉开了,但由于这是家务事,警察只是匆匆教育了她两句而已。

没想到过了几天后,张铁花居然直接举着舅舅的黑白照在我的工作单位门前堵住了我。

3

张铁花把黑白照往我的脑袋上怼去,逼得我步步后退。

当时正处于上班的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人群停下来看好戏。

张铁花抓着一个西装革履、气度不凡的男人,直接拉扯着刚上高中的表弟拉着他的衣袖:

“你就是苏冰的领导吧,求求你为我主持公道啊。苏冰那贱人害死了我的老公还在逍遥法外,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活呀?”

男人皱着眉头,让她把事情细细说来。

听到这话,正在哭泣中的张铁花便知道找对了人,暗暗地掐了跪在她身边的儿子一把。

表弟嗷地一声哭了起来。

张铁花干打雷不下雨:

“她现在在大城市里上班了,不把我们这些乡下人当一回事。要不是我们真活不下去了,我们也不会闹到城里来呀。”

她哭得哀切,还真有不少不知内情的人被她给骗了过去。

“现在这个法制社会了,居然还有人可以逃避法律?”

“估计是意外导致她的老公死亡吧?但不管怎么说,害死了一条人命自己却躲了起来,真是太可恨了。”

“我们干脆网暴她,让她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说干就干,还真的有人掏出手机录制起来。

甚至还有人拿着摄像头对准着我的脸骂道:

“大家看清楚她的脸,害死了别人之后自己根本没放在心上。这种人啊,以后死了都得下地狱。”

好呀。

既然不让我好过,干脆大家都别想好过。

我质问她:

“张铁花,既然你说我害死了舅舅,那你说说我是怎么害死的?只要你说得大家心服口服,我一定把赔偿双手奉上。”

“这···”

她支支吾吾的。

“外甥女,我也不要多,你只赔点钱让我的孩子不用饿死。至于我,吃糠咽菜也是可以的。”

她这一招以退为进引得了不少人的心疼,纷纷对我怒目而视。

领导也瞪着我:

“苏冰,人命关天,你再不解决这件事情就不要来上班了。我们公司不要这么冷血的员工。”

我看到张铁花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得意地看着我,似乎看准了我一定会屈服的。

我顺势捂着脸苦笑一声:

“领导啊,真不是我不想承担自己的责任。我也不知道我正月里剃个头就成了我舅舅的杀人凶手了啊?”

领导大为困惑:

“什么,你真的只是剃了个头发?你舅舅的死与你无关?”

“是的,舅舅去世的时候我还远在百里开外呢。”

像是被那些人疑惑的目光给刺痛了,张铁花梗着脖子回答:

“这又不是我说的,是古语流传下来的,那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要不是她剪头发,我老公才不会去世。今日她不把钱赔给我,我就要在这里躺下来了。这样我不信你们还能继续上班。”

可惜围观的群众不是王叔,才不信她这个邪。

领导没好气地叫来保安把张铁花拖出去,那些举起手机拍摄的人也讪讪地放了下来。

气得她在外面一直叫,说一定会给我好看的。

没过两天,她得意洋洋地给我发信息炫耀,我妈已经在替我还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