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3月12日,美股芯片股重回涨势,英伟达股价大涨7.16%,收报919.13美元,单日市值增加约15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023亿元),总市值2.3万亿美元。

俗话说,"淘金热期间,卖铁铲最赚钱"。在当下最火热的AI风口上,英伟达就是那个最赚钱的"卖铲王"。

有分析师已将英伟达的目标价提高到1400美元,这意味着还有55%的上涨空间。

最高目标价已达1400美元

目前,英伟达已成为全球市值第三大公司,仅次于微软和苹果。现在微软和苹果的总市值分别为3.09万亿美元、2.67万亿美元,英伟达的2.3万亿美元市值,距离苹果仅一步之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英伟达的这轮股价上涨由其2月底公布的惊艳财报所推动。财报显示,截至1月28日的2024财年第四财季,英伟达公司期内实现营收221.03亿美元,同比上涨265%,远高于预期的203.7亿美元。财报发布后,许多华尔街分析师都上调了英伟达的目标价格,有不止一家机构将其上调至四位数。目前,华尔街对英伟达的最高目标价为1400美元,由罗森布拉特证券设定。

分析师认为,该公司新的增长机会可能在下周开始的年度GTC大会上露出端倪,包括一些英伟达较不为人知的业务领域。

例如,英伟达的软件业务已经达到了10亿美元的年度营收运转率,但对于一家在上个财年总收入超过600亿美元、预计本财年轻松突破1000亿美元总收入大关的公司来说,这仍然只是杯水车薪。

分析师认为,英伟达的软件业务"仅仅是开始",预计英伟达将在GTC上将花费"巨大"的时间来概述软件业务扩张潜力。分析师认为,英伟达的管理团队将对该公司面向企业的AI产品机会最为兴奋。

CEO身家暴涨 股东忙套现

根据Wind,今年以来,英伟达股价已上涨了87.14%。英伟达的股价飙升使创始人兼CEO黄仁勋成为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截至3月,他的身家高达693亿美元,在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20位。而在去年年初,黄仁勋在榜单上还仅仅以135亿美元的净资产排在第128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英伟达的董事会成员们也正在享受公司股价飙升带来的丰厚回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的文件显示,过去四周内,有多位内部人士通过多次交易减持了公司股票。

其中,自1993年以来一直担任英伟达董事会成员的坦奇·考克斯在3月5日以每股850.03美元至852.50美元的价格出售了20万股英伟达股票,套现约1.7亿美元。目前,考克斯仍持有逾370万股。

此外,2008年起担任英伟达董事的马克·史蒂文斯在3月4日以每股852.06美元至855.02美元的价格出售了1.2万股股票,套现约1024万美元。

上个月,在英伟达发布了井喷式的第四季度收益报告后,就已有英伟达董事抛售了9.9万股股票。根据英伟达向美国SEC提交的文件,该公司董事出售的股票价值约8000万美元。

AI淘金时代的"卖铲王"

毫无疑问,英伟达是当下全球AI热潮中最大受益者之一。英伟达CEO黄仁勋也多次公开表示,相信AI和计算能力将在未来几年内取得惊人的进步。3月初,黄仁勋在参加2024年斯坦福经济政策研究所峰会时表示,AGI(通用人工智能)最快将在五年内到来,以及计算的能力将继续提升,在未来十年中提高100万倍。

美国银行的一份报告称,英伟达是"AI淘金时代的卖铲王",并引用了1850年代淘金热期间出售铲子的商人比真正的淘金者赚得更好的观点。英伟达能有如此的底气,就在于它卖的"铁铲"在AI"淘金热"下已经供不应求,所生产的芯片更是成为算力时代的"硬通货"。

芯谋研究分析师王立夫表示,在最狂热的时候,一级市场曾经出现过一个案例,就是投资机构对一家未上市算力服务公司的估值直接按照公司机房有多少片英伟达的芯片来初步估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业内人士表示,在目前的人工智能加速芯片市场上,英伟达的A100/H100系列AI GPU(图形处理器)是市场上当之无愧的首选,而这离不开黄仁勋的高瞻远瞩。自1993年创立英伟达,黄仁勋就选择了一开始并没有被人看好的正方形成像技术,更重视芯片的多功能性。从游戏、AI计算、自动驾驶、区块链到生成式AI,英伟达每一次都能站在时代的风口,成为浪潮之下的基础设施。

"木头姐"质疑股价泡沫

英伟达股价屡创新高,在狂热的市场情绪中,也响起了一些质疑声。在这些声音中,最出名的便是方舟投资首席执行官、知名投资人"木头姐"凯西·伍德。

在3月7日的一封致投资者信中,伍德将英伟达与互联网泡沫时期的美国网络解决方案供应商思科进行对比,认为对GPU的过度建设需要软件收入数据的支撑,并强调英伟达可能会在未来面临更严峻的竞争环境。

尽管这并非第一次有人将英伟达和思科作比较,伍德的观点还是引发了热议。

成立于1984年的思科曾是互联网初期基础设施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在互联网泡沫时期(约1997年至2001年),思科的股价一度出现异常迅猛的增长。然而,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市场开始意识到,许多互联网公司的估值远远超出了其真实的业务价值,使得思科的股价经历"抛物线",从2000年3月到达的最高点每股80美元直线下跌,在2002年10月降到了每股8.60美元,此后二十年再未回归峰值。

思科从此成为了新兴科技泡沫的代表公司。去年12月,美国投资研究机构晨星也将英伟达和思科作对比,最终得出了英伟达拥有强大的技术壁垒、但其股价对普通投资者已经有些过高的结论。

不满垄断 客户正在变对手

此外,英伟达在AI领域的"一家独大",已然成为众科技巨头的心腹大患。世界"苦英伟达久矣",几乎垄断AI芯片行业的它不仅拥有绝对的定价权,而且供应量也极为紧张。

因此,越来越多客户正变成英伟达的竞争对手。比如微软、Google、Meta、亚马逊、特斯拉等等,都开始投入大量资源自研AI芯片,甚至连OpenAI都在筹备芯片项目。另外,也有一些同行交出有竞争力的替代品:AMD最近开始售卖新的旗舰芯片MI300X;从Google TPU走出的团队则设计出了比英伟达GPU更快的LPU并部署在开源模型上。

AI芯片领域的初创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比如Cerebras、SambaNova Systems和Habana(已经被英特尔收购),都在开发出更好的、可以替代AI GPU的新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最近几年,在国内也出现了GPU、AI芯片创业大潮。除了壁仞科技、燧原科技、摩尔线程外,原AMD总监陈维良于2020年创立了沐曦集成电路。此外,天数智芯也致力于通用GPU芯片的研发。

虽然目前看来,这些在AI芯片上的努力都没能达到取代英伟达GPU的程度,但对于英伟达而言,友谊的小船随时有可能倾覆,就像特斯拉在自动驾驶芯片上抛弃英伟达转为自研一样,现在英伟达还远未到高枕无忧的时候。

上游新闻综合自中新经纬、澎湃新闻、财联社、潮新闻、证券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