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材:王颖
文:初见
我婆婆有2个孩子,一儿一女,公公离世后,她一直一个人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婆婆记忆越来越不好,热个饭都要在厨房看着,就怕把锅给烧干。
他们姐弟二人一商量,让婆婆来我家养老,我正好刚退休,儿子还没有女友,我倒是有时间照顾她,想想就同意了,婆婆被接来我家住,把她的房子给我儿子住。
婆婆到我家后,起初我们婆媳关系融洽,后来我发现她越来越不好相处,甚至还嫌弃我。
我照顾她三年多,她会和别人说我对她不好,我听了心里不舒服,都不知道我们这婆媳关系怎么相处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天我看见她在小区里晒太阳,和一位阿姨并排坐着,应该是熟识了,两个人在聊天,那位阿姨抱怨她家的保姆是农村的,不会看眼色,做事笨手笨脚的。
我婆婆轻叹一口气说:“我家儿媳妇就是农村的,要不是我儿子娶她,她什么房子、工作都没有,现在倒是在我面前装文化人,我可看不惯她了。”
说完,还告诉那位阿姨不要告诉我。我躲开了,就当没有听到。
农村的怎么了?我考上中专,毕业后和老公分配到一个单位,我家的房子是分给我们两个人的,和我来自哪里没关系。
有一件事我是搞不明白,她和别人正常聊天说话都听得清楚,在家看电视却要把声音放得好大,邻居们都听得见。
我家住房因为是单位分的,左邻右舍大都是同事,彼此不陌生,她在家这样看电视,影响邻居,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周末,老公加班去了,婆婆在家听小说,这个声音还可以接受,她要吃炸酱面,我开始和面,洗菜,她得吃手擀面,用机器压出来的面条都不爱吃。
我正忙活着,姑姐来了,给她买了她爱吃的枣糕,她一边吃一边说好吃,还说她好久都没有吃过枣糕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姑姐看着她房间里放着的枣糕,偷偷地对我笑,拿出来对我说:“这个枣糕不能放太久,这还有三块呢,咱们两个一人先来一块,天热,坏掉就可惜了。”
我接过来,吃了起来。
我刚吃到一半,婆婆就说:“平时连块枣糕都舍不得给我买,还好意思吃我闺女给我买的好吃的。”
看着手中的枣糕,我是哭笑不得。
姑姐对我摆摆手,又是眨眼,我没管那么多,去厨房做饭了。
我一进厨房可好,婆婆开始和姑姐讲我的种种不是,主要就是说我对她不好,她根本就不避讳我,听着好烦。
吃过饭,我对姑姐说:“姐,我妈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她胃这几天不舒服,我要带她去看看。”
姑姐:“你家大娘年龄也不小了,有不舒服的赶紧去医院瞧瞧。”
我:“姐,你也知道做检查要先化验,然后再预约,不知道胃镜得几天能约上。你把咱妈接到你家照看几天行不,我妈家离得远,我不能天天来回折腾。”
姑姐爽快的答应了,婆婆看着我有些紧张,我知道她不是担心我妈,是她对去医院有心理阴影。
每次带她去医院,她都会躲在我的身后,问我:怎么还不放她回家?
我老公会说您随时都可以回家,没人拦着您,可您来这是干什么来了?她那时会非常依赖我,医生给她说什么都要我再复述给她,她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
婆婆看我也看她,才慢吞吞地说:“亲家母不舒服,你带她瞧病去吧,告诉她不要害怕,看完了赶紧回家,不要在那地方待时间长了。”
说完,回她屋里收拾东西去了,看来她同意去姑姐家了。
她们走后,我和老公说了一下,周一,我坐车回到老家。
见到老母亲,倍感亲切,她还像我读书放假时回到家里一样,拉着我进到院子里,问我吃点啥她给我做。我问她什么时候去医院看病,她笑着说她没事,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午,我这个五十几岁的人让七十多岁的妈妈给我做饭,这饭还挺丰盛的,红烧鸡,油炸鱼块,还有比较费时间的手工豆腐,那盘鸡蛋炒小葱,和小时候的味道差不多。
第二天在我的坚持下,我把母亲带到县里医院,用了四天时间全部检查都做过了,母亲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有点浅表性胃炎,医生给开的药,母亲没有拿,她说她自己能把胃炎养好。
回到家里,母亲开始做饭,她好像还是把我当小孩一样,问我韭菜炒鸡蛋怎么炒,要不要吃一份醪糟鸡蛋,她有红糖.........
和她待在一起很是放松愉悦,我给她包了五色饺子,她说太好吃了,非要给东西院的姑姑婶子们送去一些,我感觉她不是为了给她们分享,而是在显摆她女儿对她的关爱。
我在家5天了,我告诉我老公,我要帮我妈把桃园里的菜种完再回家。
老公说好的,只要我高兴就好。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接到婆婆的语音连线,她先是客气的说听说我妈身体都挺好的,这就好,我说我妈身体还好。
她开始和我诉说她在姑姐家不习惯,早餐都是外面买回来的,午饭吃外卖,晚饭吃得晚,不能看电视,晚上只要在客厅活动,姐夫就会问她有什么事。说她这样下去估计得生病了,我知道她多怕去医院……
我不想听这些,姑姐没准就在旁边坐着呢,我告诉她我要去桃园干活了。
她忍不住了,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说我家有很多活,我得帮我妈,她一个人干这么多活还是挺吃力的,我也说不好什么时候回去。
婆婆有些急了,说还是我对她好,她想我了,也后悔有时对我态度不好,希望我快点回去,我说我妈平时也很想我,我退休了,以后得多陪陪她。
婆婆无奈挂断通话,我不牵挂她,她和女儿在一起想我这个儿媳妇干嘛?我还是多帮老母亲干点活,心里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