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西坡

今天小雨。照例来星巴克上班,在门口看见一个人一边抽烟一边拼命咳嗽。勇士啊我想,不咳嗽抽烟还有什么意思。

跟朋友聊天,说人到一定年龄,还能保持内心清爽的,少之又少。

清爽就是,有自己的正事,关心自己的正事,不要一天到晚想着倒腾与交换。

然而在许多人看来,倒腾与交换才是唯一的能力。所以我们经常看到一种荒诞的场景,一群人凑在一起,互相交换他们都不拥有的东西。

他们最看不起的,就是到了一定年龄还在自己做事的人。没本事的人才自己做事,他们想。他们中的有些人,年轻时也是做事的,但做着做着就悟出来,游戏规则不奖励做事,只奖励不做事。

但不做事的好处人尽皆知,不做事的坏处却很少人关心。首先当然是整个社会的做事水平,长期停留在很低的位置,因为人人都在琢磨怎么不做事呢。

长期不做事对个人也是有坏处的,那就是精神的扭曲,轻则油腻重则变态。人的智力与心力,要是一直找不到正面的出口,就会在不该出来的地方释放。每天防备着自己不要变油腻,也是很累的事情。

人不是孤零零面对世界的,而是和自己的事一起面对世界,事情是本体的一部分,不是外在于人的。

最理想的人生状态,是沉浸于自己热爱的事情,没功夫想东想西。这种幸福像所谓的财富自由一样渺不可寻,但这其实是人在世间唯一可能寻到的幸福。放纵几天就会明白,传说中的财富自由是靠不住的,人的心要没有事牵着,就会自己生出事来。但是在崇尚吃苦的社会,人们也只能想象得出不做事的幸福,就像饿怕了的人只能想象大鱼大肉的美味。多说无益。

苏东坡在给朋友的信里讨论“诗能穷人”这个观点,他说“诗能穷人”虽然在自己身上是验证过的,但不一定人人如此,最重要的是“人生如朝露,意所乐则为之,何瑕计议穷达?云能穷人固谬,云不能穷人者亦未免有意于畏穷也。”

意思是说,你要喜欢做诗就去做诗,管它能不能穷人呢。同理,你要喜欢做生意就去做生意,喜欢做官就去做官,不必因为做生意做官能不能穷你或者达你。做诗不一定高雅,做生意做官也不一定油腻。冷知识,公务员也是一个正当职业。

但在有的社会,人们做诗做生意做官,都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别的,所以从被做的对象的角度来看,诗也没做好生意也没做好官也没做好。

有时候你看惯了一个东西奇形怪状的样子,偶尔看到它出现了本该就有的样子,会觉得很奇怪。

有那么多的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无法去做自己本来想做善做的事,不仅是智力资源的浪费。而且上天把才华安放在一个人身上,你却阻碍它发挥自己的作用,会受内伤的。

这也导致不管在网络上还是现实中,想要聊点正事,都十分不易。经常聊着聊着就会从对方的话里解析出一句他真正想说的话——抛开事实不谈,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没法聊。人的注意力从事情上跳开之后,就会变成这种样子。顺便说一句,凡是天天琢磨别人是不是看不起他的人,都不值得被看起。在任何人和事实之间,都是事实更重要。‍

你仔细看现在网络上的文章,关心事实本身的已经几乎绝迹,剩下的全都在研究谁看不起谁。

继续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