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远哥他们从小尖尖里面被小勇救出来以后,这也是直接去找那汪景城报仇了,而汪景城也给这陆正明打了电话,让他过来还加代兄弟的命,陆正明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不过他并没有过来还命,而是把乔巴的儿子给绑架了,以此来威胁加代放他大哥当时就给了加代5分钟考虑的时间,随后电话就挂了,而这加代的脑袋当时就大了,这不就完犊子了,肯定是得要救乔巴的儿子了。

这也转身走进屋以后,也是把情况给远哥,这一说,远哥当时都愤怒了,直接朝着汪景城的大腿跟砰的一声就崩了过去,你小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本来这事儿就快拉倒了,你又让陆正明绑了乔巴的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说刚才你给陆正明打电话,他怎么那么爽快地就说过来受死呢?

原来你们这是有阴谋啊,这汪景城也是疼得咬着牙说道,远哥,我没有让他抓加代兄弟的儿子,我这不一直就在这儿呢吗?

你不能冤枉我呀,话音刚落,远哥这边上去又给他来了。

你少跟我废话,和尚老五,你俩都出去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

两个人一接令,相继就出去了,而此时远哥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这一接通,对面就训斥道,刘正远,你欺人太甚了吧,还跑到我儿子的别墅里去了,要不是那六扇门的便衣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再感动我儿子一下,我他妈让你出不了上海滩,你信不?

远哥也是回了一句,那你早说我都已经动了,你说这可怎么办呀?

这话给汪正新着急的也是喊道,刘正远,你给我住手,你再动的话,我现在就把电话给我大哥打过去,你知道我大哥是什么段位吗?

我知道呀,但是你有大哥我也有啊,你知道我大哥是什么段位吗?

要不把你爹也叫出来,我也把我爹叫出来,咱们比一比,到底谁的爹大。

再说这事我还没有让我家老爷子知道,我差点没死在你的手里,他要知道了,你认为他会放过你吗?

刘正远,你可别冤枉我,动你的人是六扇门的,跟我没有关系,你也别跟我扯开话。

他提我马上就要拐个弯到我儿子的别墅,在我到之前,你要不放了他,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远哥也是冷笑了一声,行,我等着你,等你到了之后,我亲自把你儿子从二楼撇下去。

说完电话也挂了,紧接着就给马三甩了一个眼神,三哥和小迪直接把汪景城给拖到了阳台上,而此时这汪正新开车过来之后,一看院里也是狼狈不堪,再抬头一瞅,他儿子就在阳台上瑟瑟的发抖,给这汪正新气的也是心脏病差点都快犯了。

远哥就在阳台上说道,怎么的?

是你上来还是我下去,算了,还是我迁就你一下,我下去吧。

说着拽着汪景城就往楼下走,这汪景城狼狈的样子给他爹看的也是眼泪汪汪的,不过这大志就说了,怎么的,就这样你就受不了了,那我们在小监监里头被人揍的时候,难道我们的家长就不心疼吗?

我告诉你,你儿子还抓了我们一个兄弟,还有他的儿子,赶紧把人给我放了。

这汪正新一听,不可能,我儿子不可能干的事。

这汪景城也是哭诉的,喊道,爹,你赶紧救我呀,我的西瓜汁块都流没了。

当时他爹就把电话拿了起来,直接给他的老父亲拨了过去,他的老父亲也是不怎么看好他,平时没事净骂的,这不一接电话就开始骂道,省心,给我打什么电话,是不是又惹事了?

爸,我没有惹事,是你孙子让人家给崩了。

汪老头子一听,什么玩意,谁给崩了?

你们在哪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爸,我们现在在郊区别墅呢,是刘正远崩的,就是他大哥是管天上飞这个大鸟的。

这老头子一听,老刘家呀,我听说过,他为什么要动手崩人呀?

爸呀,这事比较复杂,你赶紧过来吧,要不然咱们老汪家的脸面彻底钓的上来,行,我知道了,你让刘正远在那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而这头的远哥也是跟加代一摆手去找你勇哥,他必须得出面了,要不然我又不能打这老头子,代哥立刻就明白啥意思了,带上小迪直接坐上了车就往医院开去,把路上也把电话给勇哥拨了过去。

把情况这一说,勇哥也是说道,你不用过来了,我开车往那边走,小城这边也醒了,我也把他拉过去,他可是咱们底牌,加代一听,行,那你快点吧,估计汪景城的也没一会的功夫就能到,行,我知道了,电话一挂,加代他们开车再次返了回去,而这头的老爷子没一会儿的功夫,这也到位了,这也带了二三十号穿小黑西服的,刚一下车就看到孙子就在地上躺着呢,西瓜汁也是留了一大片,气愤地拿着拐杖上前就打了站在比较靠前的这个胖子的身上。

是你打的不?

这志哥也是委屈的说道,怎么会是我打的呢?

你打错人了,是他打的。

说着就指向了远哥,远哥也是说道,对,就是我打的。

那老爷子一瞅,是你打的,就你叫刘正远,那你也太狂了吧,他可是我的孙子,老爷子,我知道他是你的孙子,但是他不动我,我能打他们,我们哥仨在那小尖尖里边差点没让你孙子给整死,你咋不说呢?

这老爷子一听,你少跟我废话,你们现在就活生生地站在我的跟前。

啥事也没有,而我的孙子却被你们打成这样,我告诉你,你们这次死定了。

说着也拿起了电话,远哥也是无所谓的说道,你不用打了,一会小勇就过来把我们押走了,我们可是代罪之身,不是你们这边能审问的了。

这老爷子一听,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不好使呗?

行,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实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志这边就说道,老爷子,你别打电话了,你要真打电话,事情闹大了,你也吃不了兜着走,我们后边还有好多大哥呢,那鹏哥天哥哪个不比你大呀?

这老爷子一听,天哥,怎么的,你们认识?

小天?

对呀,我们认识。

就在这争执的同时,勇哥开车带着杜城,那也是火力全开,没一会儿的功夫,这也到位了,这一下车就喊道,汪老,汪老,我是小勇,这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杜城在后边也是直接把那条打着石膏的腿按了下来,老爷子,还有我呢,认识我不,我折的这条腿也是你孙子给我打的,该说不说的,我这回必须找家长的。

当时这老爷子一瞅。

这也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少年,你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这杜城也是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不认识我没有关系,那你认识朴正了,他是我大哥,你要不信我现在就给他打过去。

说着拿起电话小号码直接就拨了过去,这一接通,对,正哥,我腿被打折了,对面的正哥也是喝着小茶水看着报纸呢,这一听这话,当时也愣了一下,什么玩意儿,腿被打折了,谁打的你啊?

你不会跟我开玩笑吧?

正哥,我没有跟你开玩笑,确实是被打折了,你忘了,上回我给你打电话,让你把我们救出去,你也没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