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男友当上影帝没多久,旧情人就找上门来。

她一手里拿着孕检单,一手摸着肚子,说孩子是男友的。

我在旁边没忍住吃起了瓜,却被情人开口大骂,说我是狐狸精。

我撇撇嘴,大写冤枉,明明傅晏辞才是狐狸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为庆祝男友当上影帝,我难得来了兴致在家里打边炉。

汤底刚刚被烧热,门口就传来敲门声。

我眼神还未落到傅晏辞身上,他便很懂事地起身去开门。

“晏辞,这个孩子是你的。”

一个女生娇滴滴的嗓音突然在门外响起,信息量之巨大,让我瞬间竖起两只长长的耳朵。

“哦,关我什么事。”

我悄咪咪地溜到傅晏辞的身后,门只是轻微被他打开一条缝,借着门的遮挡,外面的女生并没有看见我。

见傅晏辞如此冷淡地回答,我有些不满地掐了他一下,眼神示意他不要那么凶。

万一女孩子被吓到了,我听不到后续了怎么办!

外面女生的声音还在继续。

“晏辞,这是孕检单,孩子已经六个月了,是上次你喝醉那次,我上门来不是想求得你的原谅,我只是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傅晏辞的关注点并未在她身上,见我在门后越听越激动,他有些无奈地伸手,拽住我头上两只乱晃的大耳朵,用力揉了揉。

兔子的耳朵最敏感了,我几乎瞬间腿软,瘫在了地上,发出了不太小的声响。

门外的齐若涵这才发现我的身影,见傅晏辞的视线始终落在我身上,连她手上的孕检单都不曾多看一眼。

她的眼底瞬间盛满怒火,看向我的眼神像是要把我给烤了一样。

“你个狐狸精,我说晏辞怎么忽然对我爱答不理了,就连孩子都不认了,原来是被你这个小狐狸精给勾住了,你个贱人。”

齐若涵像是找到了什么突破口,越骂越激动。

听说人类女孩怀孕的时候很脆弱,我生怕她太生气,对孩子不好,便也没反驳。

阿娘跟我说过,狐狸精一族都是男俊女美的,说我是狐狸精不就是夸我漂亮么?

怎么还发那么大的脾气?我不解,但我不说。

只是撇了撇嘴,小声叭叭。

“明明傅晏辞才是狐狸精,我只是只兔子。”

傅晏辞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要生气,直接喊来了保安,将女孩给请了出去。

“我不希望再看到来历不明的人到我家门口。”

顶着傅晏辞冷冽的目光,保安不经意地擦了擦额间的冷汗,不敢耽误,马上示意齐若涵离开这里。

齐若涵能忍到孩子六个月才找上门来,自然不是一个没有脑子的。

虽满是不甘,但到底没有僵死在这里,只是临走前特意狠狠瞪了我一眼,像是要将我剥了皮。

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身子,老话果然没说错,看戏有风险,吃瓜需谨慎。

身后,傅晏辞的狐狸尾巴慢慢靠近我。

等我反应过来时,身子已经被他的尾巴缠住,将我揽到了他的怀中。

我秒懂,立刻满脸羞涩地闭眼等着他吻我,却也因此错过了他嘴角勾起的坏笑。

他扯我尾巴!

我瞬间从傅晏辞的怀里跳出来,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他说,他要给我教训,说我什么瓜都乱吃。

我不服气,抗争到底,胡说八道,不炸裂的瓜我从来不吃!

最后,本想惩罚我的傅晏辞被我摸了腹肌。

2.

本以为,旧情人怀孕找上门只是生活中一个小小的插曲。

没曾想越闹越大,最后上了热搜。

视频里,齐若涵声泪俱下,三分委屈中带着三分坚挺,像是被渣男抛弃却又永不放弃的少女。

“我也不是说一定要一个名分,我只是想要一个解释,为什么不爱我又和我在一起,不爱我又让我怀了孕,孩子已经六个月了,就算不为了我自己,我也要为了孩子讨一个公道。”

傅晏辞刚拿到影帝奖不久,加上此前他的形象非常好,不曾有过什么负面新闻。

此视频一出,几乎是瞬间,就被顶上了热搜。

评论区炸开了锅。

“她说的影帝是最近风头正大的傅晏辞么?”

“天啊,贵圈真乱。”

“救命,傅影帝不是有一个很恩爱的女友么,这女的都怀六个月了,女友这能忍?”

身为傅晏辞女友的我,看到这个评论,默默回上一句。

“我猜能忍,网上吃瓜,坐等反转。”

评论区有人认出了我的ID,纷纷跑来回复我。

“瓜姐这次来那么早啊。”

“瓜姐瓜姐。这次是知道什么内幕么?”

由于太爱吃瓜,一不小心当上吃瓜博主是什么体验。

“没有内幕,只有常识。”

我如实敲上回复。

评论区的人纷纷表示我说的有道理,慢慢地,评论开始往阴谋论的方向发展。

说是因为傅晏辞最近风头正盛,碰到了一些人的蛋糕,所以这次热搜明摆着是冲傅晏辞身上去的。

这是一场想扳倒傅晏辞的巨大阴谋。

我看着明显误解我意思的网友,有些懵逼,什么蛋糕,什么阴谋,我该如何跟他们解释。

我说的常识是真常识。

狐狸预产期就两月,这女的六个月都够生三胎了,还没生下来,肯定不是傅晏辞的种。

3.

傅晏辞不知何时走到了我的面前,显然是知道了热搜的事。

他坐下帮我捏肩,在我耳边轻声开口。

“孩子是傅晏辞的。”

我震惊地瞪大双眼,由于太过震惊,我的双眼变回了原有的大红色。

扑闪扑闪地看着傅晏辞,听着他娓娓道来。

原来,孩子真的是傅晏辞的,不过不是现在的傅晏辞,而是死去的傅晏辞。

当年,傅晏辞还不是傅晏辞,他只是一只还没化形的小灰狐狸。

在那个白狐为尊的狐狸窝里,小灰狐狸显然是最不白的那一只。

因为不白意味着天赋差,天赋差意味着不受待见,小灰狐狸甚至连一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大家都默认叫他小灰。

“打的就是你,真是丢我们狐狸窝的脸,长得灰不溜秋的,我们这堆狐狸窝里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只。”

“就是,别的狐狸窝的早早就化形了,就你害得我们老是被嘲笑。”

小灰总是被打得遍体鳞伤,再加上天赋差,他甚至连捕食都变得异常困难。

“当时的我就在想,我会不会是狐狸精里混得最差的,连死都是被饿死的。”

傅晏辞说到这里,有些自嘲地勾唇笑。

看着这样的傅晏辞,我的心脏瞬间被揪成一团,泛着丝丝拉拉的疼,一股酸涩弥漫在心头。

我伸手抱住了他,将他的脸紧贴在我的肩颈处,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洒在身上。

“阿辞,要是我早一点遇见你就好了。”

那会的小灰一定很无助,很迷茫。

我将耳朵露了出来,将它们放在了傅晏辞的手心。

“给你摸,我家阿辞是全宇宙最棒最好的阿辞,灰灰的多好看,他们白的千篇一律,只有我们家阿辞灰得那么宇宙不同。”

傅晏辞没有说话,只是将我抱得更紧,像个患得患失的小孩。

良久,我听见他沙哑的声音接着响起。

后来,再一次受了重伤的小灰晕倒在了路边。

是路过的傅晏辞救了他。

他们彼此陪伴了好久。

直到某天,傅晏辞自杀,死在了那间他们一起生活的小木屋里。

“现在想想,他时不时地跑到深山老林里,陪着我这只普通的狐狸讲上一整天的话,他应该也是病了。”

小灰说不出来,当初他看见傅晏辞的尸体时是什么感觉。

只是记得傅晏辞说过,说过他想当影帝,说过他想活出自我,说过他其实是个懦夫。

小灰不觉得傅晏辞是个懦夫,他只记得他说过的梦想。

所以,能化形的小灰带着傅晏辞的梦想成为了他。

4.

傅晏辞并未对齐若涵的视频做任何回应。

这段时间,舆论的风浪愈演愈烈。

当然,我始终在吃瓜的第一线。

目前,评论区分成了三派人,一类是以我为首的吃瓜群众,一类是拥护傅晏辞的死忠粉,另一类就是煽风点火的激进派。

我曾问过傅晏辞,要怎么处置齐若涵。

抛开她这个人人品不咋地不谈,她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恩人的亲生骨肉。

可惜傅晏辞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宠溺地揉揉我的耳朵,看着我笑。

谈到齐若涵时,傅晏辞的眼神明显变得更加锐利。

“乖,不用管她。”

本想看在恩人亲生骨肉的面子上,给齐若涵一点钱,让她安心养胎。

可惜齐若涵太贪心了。

她见傅晏辞发达了,想要的就不仅仅是钱了。

她多聪明啊,钱迟早会花完的。

但是得到傅晏辞之后,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钱。

不爱她又如何,她不需要得到傅晏辞的爱,她只要利用孩子牵制住傅晏辞,有这一点就够了。

所以,她耀武扬威般,跑到我的面前向我嘚瑟。

“长得漂亮又怎样?有了这个孩子,傅晏辞就不会抛下我,时间一久,你们之间出现什么,可就说不定了。

你不知道晏辞吧,他这人一碰感情就会优柔寡断,如果忍不了的话,提前退出也不是不行。

毕竟,你不是也会膈应么?”

对面坐着的齐若涵摸着她隆起的肚子叽叽歪歪说了一堆,讲得我脑子晕晕的,我只听到了她开头夸我漂亮。

本着礼貌的原则,虽说我有些不喜她,但还是冲她扬起了一个微笑。

“谢谢。”

见她一脸吃屎的便秘感,我又是疑惑,又是不解。

最后,她冲我翻了个白眼,留下一句神经病便转身离开了。

我更不解了,所以她特意走过来,就是为了夸我一句好看,再骂我一句么?

晚上睡觉前,我随口将这件事告诉了傅晏辞。

在他贴心的撸兔子手法中,我迅速坠入梦乡。

丝毫没有察觉到眼前男人眸子里的墨色翻动。

如果我看到了,一定会知道,这是有人要倒霉的前兆。

我家阿辞可不是曾经那只任人宰割的小灰狐狸了。

5.

自从齐若涵发的那个视频登上热搜之后。

她为了持续的热度,特意开了个私人微博,记录如今她的养胎日常。

“今天一个人去孕检,又被医生提醒,说让我下次带着丈夫一起来,要让孩子的父亲多参与进来,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我黯然神伤时,孩子适时的胎动又在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他一直也在陪伴着我。”

配图是齐若涵手摸肚子,在医院的照片。

评论区都是安慰她的声音。

齐若涵看着越来越高的关注度,脸上浮现的得意越发明显。

她隔着屏幕看向那些同情她的遭遇,安慰她的女孩们。

嘲讽地笑了。

“真是一群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的呆子。”

可惜,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傅晏辞的个人官微发出了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