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10月8日下午3点左右,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王楼镇后鲁邱村村民张培彦慌慌张张地跑进本村的张宏生家,进门后就对张宏生的妻子宋爱青说:“宏生家的,快去看看吧。你家帅帅躺在喜亭家的厕所里,已经不中了……”

一天多没见到儿子的宋爱青正精神恍惚地呆在家里想儿子是否被人贩子卖了,突然听到张培彦的一席话,急急忙忙向张喜亭家跑去。等她随着张培彦来到张喜亭家厕所一看,只见自己五岁的儿子帅帅仰而躺在墙角处,宋爱青颤颤抖抖地上前一查看,儿子帅帅早已断了气,她“哎哟”一声晕了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简陋的后鲁邱村村委办公室,延津县公安局“10·7”杀人案专案侦破指挥部正在研究案情,不大的房间里,围坐着局长张辉国、政委王明新、副局长李如录、赵子秀、侯振忠等几乎所有的延津县公安局首脑。

“死者张帅,男,5岁,其父张宏生,今年2月份去吉林打工,至今未回,其母宋爱青,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张帅10月7日上午8点多从家出来到街上玩,上午11点其母宋爱青发现失踪,10月8日下午3时被本村村民张培彦发现死在本村张喜亭家厕所内。”刑警队副队长何保国首先发言。

“受害人张帅系被缢窒息死亡,据胃内容分析,受害人死亡时间在10月7日上午8时至9时之间。”法医李一忠介绍。

“现场也即张喜亭家厕所位于后鲁邱村的北部,距死者家不远。户主张喜亭一家人早在几年前就已迁往本县城关镇居住,为其看管门户的是本村的张志军,他只是晚上在那儿住。平时张喜亭家没有人。根据现场所处位置及死者尸斑状况分析,张喜亭家就是杀人现场,我们在现场还提取了很可能是作案工具的这条钥匙链。”刑警队队长杨荫魁给大家出示了一条军绿色尼龙钥匙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分析着案情……

很快,专案组成员们确认出案犯对现场的情况比较熟悉,小张帅从家中出来不久即被害,凶手很可能就是后鲁邱村的人,仇杀的可能性极大。综合案件的各种情况,“10·7”专案指挥部决定:

第一、以钥匙链找人,尽快找到现场遗留钥匙链的主人;

第二、进行时间排查,以现场为中心向外辐射,对后鲁邱村逐人排查10月7日特别是上午8时至9时的活动情况;

第三、根据被害人父母的因果关系排查,重点排查与张宏生、宋爱青夫妻结怨生仇的对象。

参战的30余名公安干警,被“10·7”专案指挥部分成6个侦破小组迅即开展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首先,由侦查员苗连忠、周顺鹏、付振彩组成的小组找到了为张喜亭家看门的张志军。

显然,张志军无疑是最有条件接触现场的人,而且据附近的群众反映,张志军有过与现场遗留类似的尼龙钥匙链。更为可疑的是,死者尸体在张喜亭家的厕所里放了近两天,张志军为什么毫无察觉呢?

可是查证的结果又令三名侦查人员大为失望:最近正是农忙时节,张志军10月7日一天都在自家的责任田地里干活,附近干农活的本村多位村民可以作证,所以张志军不具备作案时间;同时张志军也只是晚上在张喜亭家看门,白天从不去,所以他没有发现死者的尸体也是可以解释的;另外从因果关系上看,张志军与受害人父母关系和睦,从来没有争吵过,所以张志军没有作案的动机。

就这样,张志军的嫌疑被排除了。

很快,后鲁邱村村民张彦中被纳入专案组的侦查视线中。据本村村民的反应,前段时间受害人母亲宋爱青家养的猪因看管不严,曾经两次拱了张彦中家的花生,两家由此而多次争吵以致长期不睦,而张彦中为了报复也曾经下药药死过宋爱青家的鸡。

可惜的是,侦查员经过走访调查,确认张彦中也不具备作案时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0月12日,在吉林打工的张宏生接到儿子被害的通知后赶回家中,他强忍悲痛,向侦查人员反映了这么一条线索:4年前8月的一天,本村的杨怀得(化名)趁张宏生不在家时,曾对张妻宋爱青行为不轨,被宋爱青辱骂一顿,后来张宏生回到家听说此事后,又和亲戚一起将杨怀得痛打了一顿。

杨怀得有挟恨报复的作案动机,而且,杨怀得家就住在现场的南隔壁。侦查员娄建伟、张永鹏立即传讯了杨怀得。

“杨怀得,你4年前是不是对宋爱青轻薄过?”侦查员问道。

“是有这么回事,虽然宋爱青骂了我,她男人张宏生揍了我,可我当时就自知理亏,并没有记恨张宏生和宋爱青,我也决不会去做伤天害理的事,帅帅毕竟是个5岁的孩子呀,即便记他们夫妻的仇,我也绝不会去加害一个孩子啊!”杨怀得面对干警的询问,不慌不忙,显得十分坦然。

随后,调查的结果也证实:案发时杨怀得一直在地里刨花生,同村的多位村民可以证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0·7”杀人案的侦破工作开展了7天,然而调查的进展却不大。

10月15日晚,局长张辉国、政委王明新和几位副局长再次组织专案干警召开了诸葛亮会。

“重点排查收效不大,下步我们要进行更为细致的大范围摸排工作,大家一定要慎重。”李如录副局长安排。

富有侦查经验的赵子秀副局长点点头,说:“工作一定要过细,特别是现场提取的钥匙链仍是物无其主,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个环节。”

掸一下手中的烟灰,沉稳干练的侯振忠副局长讲道:“刑事案件的侦破,是智慧与毅力的较量,仅凭三天的热度是难以打胜仗的,大家一定要保持高昂的斗志,绝不能灰心,罪犯终会落入法网。”

诸葛亮会后,“10·7”杀人案件大范围的摸排工作在后鲁邱村再度铺开。

“案发那天上午8点多,我看见小帅帅拿着小棍一人从我家门口经过向南走了。”家住现场东北部的村民吴兰英向侦查员反映。

几乎同时,刑警队副队长何保国、侦查员刘景坤从后鲁邱村村民的口中了解到:后鲁邱村村民宋树学以前挂一条军绿尼龙钥匙链,可这几天有人见他换了一条新的金属钥匙链。

侦查员发现宋树学的家就住在吴兰英家的南部。

宋树学有重大嫌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很快,宋树学被传唤到“10·7”案件指挥部。

“宋树学,你的军绿尼龙钥匙链呢?”侯振忠副局长单刀直入地说。

“前两天我去地里割草,不小心用镰刀把钥匙链割断了,我随手将它扔在地里。”宋树学并不隐瞒自己确有一条军绿色尼龙钥匙链。

“割草怎么会割断钥匙链?”侯振忠副局长盯着宋树学问道。

宋树学沉默不语,他显然也觉得自己的这个谎言并不合逻辑。

“10月7日上午你干什么去了?”侯振忠副局长继续发问。

“我在自家房子顶上晒花生。”

“你见张帅了没有。”

“没有,我没见他。”

几个回合下来,宋树学的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

专案组的干警们心里有了底,按吴兰英所说,张帅由北向南走,肯定经过宋树学家门口,宋树学在房顶干活,不会看不见张帅。

“啪!”,面对愈来愈紧张的宋树学,侦查人员猛地将现场提取的尼龙钥匙链抛在宋树学的面前。“宋树学,这就是你的钥匙链,对不对?”

望着这铁的物证,宋树学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极度空虚,垂下了他那颗罪恶的脑袋,终于颤抖地交代了自己的犯罪经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来,宋树学与张宏生、宋爱青并无怨仇,更无杀子之恨,现年24岁的他,用嫉妒之心害死了张帅,也害了他自己。

1995年10月7日上午8时许,张帅正在街上玩耍时,被正在房顶干活的宋树学看见,宋树学见张帅长得聪明伶俐又十分可爱,不自觉地下房逗张帅玩,玩着玩着,宋树学忽然想起别人和自己一般大的年龄,就有了这么可爱的孩子,而自己至今仍是孤苦伶仃一个人,心中陡生一阵凄苦,他又想起自己去年花3000元买的媳妇,没过几天就跑了……

此时的宋树学越想越难受,愈加觉得自己悲凉,强烈的嫉妒心使他见不得人好,只要别人过得比自己幸福,那么自己心里就不舒服。于是他对张帅由爱生恨,强烈的嫉妒心理使他丧失了理智,失去了人的本性,他将小张帅哄到附近张喜亭家空院内,将其一拳打倒,随后用随身佩带的钥匙链将小张帅活活勒死。在确认小张帅死亡后,他将小张帅的尸体抱到张喜亭家的厕所进行掩尸,之后他就逃之夭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个年仅5岁的男孩就这样命丧在这个充满强烈嫉妒心的男人手上……

几个月后,随着一声枪响,宋树学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