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加代在杜城父亲的施压之下也被放了出来,一切都感觉恢复了平静,但是接下来加代居然被最好的兄弟捅了一刀,并踹入了大海之中,消失不见了。

那么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呢?

刚才说江湖继续为你解说,杜城看到加代没事以后也回去了,远哥带着和尚也出去醒酒去了,而加代就回到了宾馆,刚想要休息的时候,马三这边就说话了,加代,今天你必须好好的请请我,我在小派派里边可给你打了两架电基呢,代哥也自知有愧,行吧,对面有间酒吧,咱们去那儿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完转身就要走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为杜城的父亲打造的这对翡翠玉麒麟还在包里放着呢,他也是怕再出啥情况,把这包一块来到了对面这酒吧,当时也点了一瓶8888的XO,让马三尽兴的喝,而就在这时,过来了一个推销酒的女孩,三哥也是挺大方的,反正今天又不是花。

他的钱让小航就掏了的500元加代的钱,然后给这女的当小费,这女孩也是连连的感谢。

紧接着这女孩要去别的地方推销的时候,这一回头就撞上了迎面走过来的一个人,那酒水也洒到了对面的身上,这女孩也是赶紧说道,对不起大哥。

而对面的人上来就给这女孩来了一巴掌,女孩一受力就往后倒去,正好被马三扶住了,当时三哥也生气了,直接吵起来了,一个酒瓶子,你是不是个爷们啊,怎么能打女人呢?

赶紧给他道歉。

对面的小子一瞅,我咋看着你们有点眼熟呢?

说着就投向了他后边的大哥,他大哥也是吊着个膀子,手上全是缠的纱布,这走过来一看,对面的人也是瞪眼睛了,是你们,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马三一看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嘲笑了起来,梁明非,你说你不好好在医院躺着养你这手,还有闲情雅致在这来喝酒啊?

咋的?

你那5个手指头也不想要了吗?

这一说,梁明非就有点生气了,是我没有干过你们,但是你们也不能这么狂呀,居然还把我大哥梁兆龙给崩了,你们这小子真是够可以的,三哥这边也是喝得有点上头了,对,我们就牛了,有本事再来打一场,我们照样手拿把掐的捏碎你,不过在打之前你先给这女孩道歉。

这梁明非也是挑衅的说道,我就不道了,怎么样,赶紧给我让开。

说着他的手下就开始推着马三,而后边的白小航就不干了,大尖刺直接戳到了桌子上,我看你们谁敢再动一下我三哥这一举动给梁明非的手下吓得赶紧收回了手,然后往后退了一步,因为他们已经领教过白小航的厉害了,这也是劝导他大哥,大哥给对面赔点钱。

道个歉得了,要不然的话咱们这边肯定是打不过的。

说着从兜里就掏出来了200块钱给了那小女孩,然后并道了歉,随后拽着他大哥就往外边走,这梁明非也知道现在打不过他们,但是他这口气是咽不下去的,出了门口以后,直接把电话打给了他大哥梁兆龙的拜把子的兄弟水房赖,把情况这一说,对面这边水房赖也是表示的,没问题,我跟加代还有仇呢,那就新账老账一起算。

说完电话一挂,这边也开始派人往酒吧来了,而那梁明非就在门口守着盯着,加代他们的一举一动,而里边的人还不知道危险即将来临,一杯一杯的就喝了起来,就这样喝的尽兴之后,在加代的强烈要求之下,这也要回宾馆休息了,等刚出门口之后,坐在车里的梁明非,这一杆可不能让他们走,水房赖派的人还没到位呢,赶紧下车去拦住了加代,你干什么去?

加代也是一瞅对面的人。

梁明非,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我告诉你,我跟你大哥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你不要再挑起事端了。

这梁明非也是说道,你和我大哥的事儿是你们的事儿,但是我的手指头被左帅砍成了这样,医生好不容易给我接上了,不过他也是说,接完以后也是跟狗爪子似的,分都分不开了,这也是属于二级残了,你得给我个说法吧。

加代一听还没开口说话,白小航这边就不耐烦了,大哥,你回去睡觉吧,把他交给我就得了。

说着从后腰再次把大尖刺掏了出来,嗖的一挥就扎了过去,梁明非的手下也是拽了他大哥一下,这也算是没扎到,不过也是吓得劝道,大哥,要不咱们先走吧。

而这梁明非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不行,我不走,我就要加代给我个说法。

白小航这边就说道,我给你说法来,把你手指头再伸出来,我也给你砍了。

说着就向他走了过来,不过就在此时,从北边就来了6台车。

车速也是老快了,加代一瞅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一瞬间车就停在了代哥的跟前了,一拉车门子,下来的人拿着照片,这一瞅应该是他了,再个一瞅,对面这人左青龙又白虎前朱雀后玄武,还穿个小牛仔马甲,染个小黄头发,一看就不是当地的,随后就把目光投向了这梁明非,而梁明非嘴角也是露出了阴笑,加代,你死定了,来人,除了那个胖子,也就是说的是志哥,其他的人都给我崩残了。

这一下令,从面包车上下来的人抄着加代他们就崩了过去加代一听,瞬间就明白了,那应该是找的水房赖的人,以为这水房赖跟梁兆龙是很好的兄弟,当时一转身先把志哥拽到了车的身后,然后说到,小航,你或者点你志哥他们要的是我。

说完举着手也站了出来,梁明非,你要的不就是我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可以把我带走,要杀要剐随便你,但是你能不能放过我这几个?

兄弟,这梁明非一瞅,加代,你果然是做老大的料子,能够替你兄弟扛事,行,你们几个走吧,他也知道不能伤害大志,志哥这边也是被马三塞进了车里,小航也无奈的也紧随其候上车了,有人说他们不讲究,现在不是讲究的时候,就算留下来也会送人头,这必须得去教救援了。

而等他们开车走后,这边梁明非也走到了加代他跟前,看到他身上背了一个小包,当时就引起了他的注意,怎么的,里面藏了好东西,把包拿下来,当时加代也没招了,拿下来之后说道,这里边的东西是海南王儿子杜城让我定制的,你要是动了的话,你就得没这。

梁明非一听都笑了,加代,你吓唬谁呢?

现在已经没人在你身边了,就别把大哥的派头子了。

说着把那包也拿了过来,这一看,里边是一对玉麒麟,当时眼睛都瞪圆了,嚯,这真是价值不菲啊,要是摔碎了就真的很可惜。

那就归我了,就当是你给我的赔偿费吧,不过你这双腿我还是要打的,来人把他架起来,这一下令,代哥这边也是毫无还手之力,直接被掰住了手腕。

这边梁明非也拿起了旁边兄弟手里的大片瘤子,照着加代的腿就打了过去,就在此时,一声五连子响就传了过来,毋庸置疑就是左帅了,他把其他的兄弟送走之后,把路上也接到了马三的电话,这也是急忙的赶了过来,这也是离得太远,没有打到,不过给这梁明非吓了一跳,谁开的响,顺着声音看去,两台小车就开了过来,当时给他都看愣了,反应过来,赶紧跟水房赖的兄弟说道,他就是左疯子,手里拿着小微冲呢,能不能打得过呀?

当时水房赖的兄弟也没害怕,毕竟这边人多,怕什么,咱们这边有家伙事说着的时候,左帅这边也下车了,不过就带了4个人,其他的兄弟都已经分批走了。

但是他们的手里一人拿了一把,小微冲左帅也是喊道,赶紧把我大哥放了,不出5分钟,我的兄弟就会折返回来,别说你们这三十来号人,就算是300来号,我照样能给你们打趴下。

当时梁明非也是把大片瘤子支到了加代的脖子上。

然后威胁道,左帅,你别再往前走了,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左帅一看这架势,当时也站在了原地,并喊道,梁明非,你能不能干点爷们的事儿,有本事咱们就单挑。

再说,昨天我已经给你打完了,今天不想给你打了,赶紧把我大哥放了,要不然你也别怪我不客气这梁明非也是说道,你怎么对我不客气,你大哥可在我手里呢,左帅一听也是嘴角一笑,紧接着一侧身后边的一个兄弟从兜里掏出来一枚小炸炸,直接撇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就炸倒了水房赖好几个兄弟紧接着左帅也冲了上去,而那梁明非也知道这左帅是一个不要命的家伙,不把他大哥救了绝对不会罢休的。

当时梁明非把加代一推,赶紧钻到了车里,一脚油门就开走了,而水房赖的其他兄弟也是和左帅他们叮当五次的干了起来。

加代这边就赶紧坐上车去追梁明非了,不过追了半天也没追到,愤怒之下也把电话给梁兆龙拨了过去,把情况这一说,梁兆龙也是非常的懵逼,加代,我可告诉你,人不是我派去的,我也没有说要抢你的东西,你别冤枉我。

加代一听,梁兆龙,你别在这儿跟我废话,你不是在医院呢吗?

我现在就去找你,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

说完电话一挂,直接往医院开去,到医院之前也给左帅发了一条信息,让他赶紧过来,就这样不一会儿的功夫,加代这也到了医院,打听之下也来到了梁兆龙的病房,而梁兆龙就在病床上躺着呢,看到加代来了,他也是再次解释了一番,加代,你要不信的话,你就去报六扇门,但是我还是劝你赶紧现在离开医院,寻求你大哥的庇护,要不然你指定会受伤的,话音刚落,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紧接着就进来了一个小个不高,长得还挺好看的一个小子,把大墨镜一摘,就说道,兆龙啊,你这受伤了,咋不告诉我呀?

还是你手下的兄弟给我打的电话,说明也走了进来,哎呀,加代,你也在这儿,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当时代哥一瞅对面这人也知道他是谁,咱们的水房赖,咱们之间的事儿不都是已经过去事了吗?

你这次来是什么意思?

加代,我能有什么意思?

我是来给你提供帮助的,你不是想要找梁明非吗?

他在我那儿,你跟我走吧,到时候咱们从船上谈一谈。

加代一听也是犹豫了片刻,行,我跟你走。

其实加代也不是傻子,他想拖住这水房赖,然后替左帅出气,因为上次就是因为水房赖,左帅的小手指头没了,就这样加代跟着水房赖就走了,而姗姗来迟的左帅带着白小航、大志也赶到了医院,那梁兆龙也是毫不避讳的说到加代被水房赖带走了,当时气得大志就上去给他来了一巴掌,小航把他带走,去找水房赖这,梁兆龙也是委屈巴巴的说道,大志,你别拽我了,这又不关我的事。

志哥也已经急眼了,因为刚才给加代打电话也打不通,可不能出什么事儿啊,上去又给梁兆龙来了一巴掌,你少跟我废话带走。

紧接着半路上也把电话给刘正远拨了过去,把情况这一说,远哥这边也是愤怒了,加代是不是虎啊,昨天我喝多了能崩六扇门的,他这又没喝酒,咋能轻易的跟别人走了呢?

那不是送死吗?

大志也是说道,他可能是想替左帅出口气,以为左帅没的那根手指头就是水房赖干的,所以你看赶紧动用动用关系,能不能派几艘小船把他们的船给截住?

远哥一听也是着急了,赶紧把电话一关,翻了翻号码,就给管海洋馆的贺军拨了过去,把情况这一说,贺军也是表示道,远哥来不来得及,我不知道,但是我一定会尽力的。

随后打电话就开始给珠海这边的手下把去港子和坳子的船都给我扣下,小警戒线也拉上,不能让他们出这片海。

不得不说,贺军的电话也是嘎嘎的板正,紧接着珠海这边就开始派了6艘小艇,那都是带着星星和月亮的,谁见了谁也得让路。

就这样,远哥带着五和尚也赶到了码头,和大志他们汇合了。

这做上船以后,那也是直接掐住了这梁兆龙的脖子,赶紧给水房赖打电话,如果他要敢把加代扔到海里去,我让你们全部陪葬。

当时给这梁兆龙都吓得手都哆嗦了,行行行,我打我打。

说着也掏出了电话小号码,直接拨了过去,喂,盛哥,你赶紧把加代给放了吧,要不然他大哥这个叫刘疯子的人就要整死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水房赖一定谁是刘疯子,笙哥,刘疯子就是刘正远,京城的公子哥加代的大靠山,除了刘正远,他后边还有什么叫小勇的,所以你赶紧给他放了吧。

这水房赖一定他也知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自己的兄弟也吃了加代不少的亏,必须得出了这口气,当时也是说的,我放不了,不过我会给他留口气的。

一说这话,远哥也把电话抢了过来,喂,我是刘正远,你把加代放了,我过去找你,要不然的话你也跑不了,你就瞅瞅你四面八方是不是有船,这水房赖一听也是瞅了瞅四面八方,果然是有船开了过来,当时也给他整急眼了,掏出家伙试往天上这一崩,刘正远,你赶紧让他们离我远点,要不然这加代我直接给他整没了。

这一开想给远哥也是吓了一跳,行,只要你不动弹,我不让他们靠近。

说着拿自己的电话就给贺军掷了过去,让他赶紧打电话撤离500米远。

紧接着远哥他们坐着小船也开了过来,不过刚离近了,对面就开五连子示威了,远哥也是特别的着急,但是看到坐在船上的加代没有受伤,这也是心里多少有点安慰。

而此时这头的梁兆龙也不想再把事惹大了,远哥,你给我放了,我去对面的船上把加代给换回来,你放心,我指定不带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