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6年4月26日,原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副厅长兼省机电产品进出口办公室主任李友灿被执行死刑。

自2001年8月到2003年4月期间,李友灿日均受贿七万多元,短短一年多时间里疯狂受贿4744万余元,相当于当时一个中等县全年的财政收入。以受贿数额衡量,李友灿在当时堪称新中国建国以来被查处的第一贪官。

李友灿受贿的事情在2003年8月就已经东窗事发了。为逃避法律追究,李友灿决定赶快逃跑。逃跑之前,他趁调查人员还没有触及他之机,便悄悄销毁了他所审批有关进口汽车配额的所有资料。然后又悄悄跑到北京,将在北京某花园买的一套房子里存放的现金倒腾出来。这一切都做完后,他连妻子也不敢相告一声,便用化名高价办理了一张假身份证,通过一家旅行社,以到俄罗斯旅游为名,出逃俄罗斯,躲到哈巴罗夫斯克市藏匿了起来。李友灿出逃后不久,即被正在对省机电办进行调查的省纪委调查组发现。2003年9月1日,省委召开案件协调会,将查办李友灿经济犯罪的任务交给了河北省人民检察院。省检察院受命之后,很快调集精兵强将全力投入对李友灿一案的侦查。

2003年12月6日,李友灿以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在经过半年多艰苦细致的工作后,检察机关于2004年3月彻底查清了李友灿的犯罪事实。与此同时,由河北省公安厅组成的追捕李友灿追捕组也加大了工作力度。其实,逃到俄罗斯躲藏起来的李友灿日子也很艰难。由于没有合法的居住身份,他不敢公开生活,更不敢接触当地的侨胞。语言不通、生活不适应,特别是惧怕国内的追捕,他每天都处在惶惶不可终日之中。背井离乡的他每天都在思念着远在万里之外的国内亲人,常常以泪洗面。

在俄罗斯的八个月里,李友灿才意识到,自己用巨大的贪婪掘了一个“坟”,而前方没有路,坟墓近在咫尺且量身定做!李友灿不敢面对法律的降临、惩罚的降临。于是他决定逃避现实,结束自己罪孽的生命。据傅强观描述,李友灿在俄罗斯有过四次自杀未遂的行为:

第一次,李友灿剪断背包的背带,将它绑在暖气管上,决定采用上吊的方式自杀,但背带断了!

第二次,李友灿改进了器具,选择了一个宽一点,结实了不少的腰带。然而带子再一次地断了,据他后来自己描述,命运好像和他开玩笑一样。

第三次,李友灿选择了药物自杀,毕竟自己有心脏病在身,觉得自己吞下一瓶速效救心丸,可以走得没那么痛苦,结果却没有任何大碍。

第四次,发生在他被俄罗斯警方抓获的时候。2004年4月9日,在我国公安与俄罗斯警方的配合下,李友灿在哈巴罗夫斯克市被抓获。内心最深层的恐惧死灰复燃,害怕被制裁的李友灿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吞下了几十粒硝酸甘油,借着药劲拼了老命地把头往便器陶瓷的棱角上撞,察觉异常的俄罗斯警方很快制服了头破血流的罪犯李友灿。此时此刻,搞得灰头土脸的李友灿绝望地喊道:老天爷不让我便宜死啊!

老天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捉弄人。你想死,偏偏死不了。李友灿在1970年—1987年期间当过17年兵,历任战士、班长、排长、指导员、师作训参谋、军作训参谋、军作训处副处长(副团级)。在对越反击战中,他上过战场。枪林弹雨中,他也做好了随时战死的心理准备,但他没有死,而是换来了光荣的军功。

功是功,过是过,功过不能相抵。2004年9月10日,李友灿被一审判处死刑。然而,李友灿不想死了,提出上诉。2004年11月29日,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06年4月26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李友灿被执行死刑。上午9点30分,李友灿躺在冰冷的器具上,被绑得无法动弹后,执行注射死刑!这一次,他死了,但这是他最不想要的死法。

素材来源官方媒体/网络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