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突然流行一个词:“县城婆罗门”,初看让人不知所以,略加琢磨,简直拍案叫绝的那种,将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浓缩在五个字里,概括得精妙而生动。

婆罗门,是印度种姓制度的最高等级,你可以简单地把它理解为“贵族”

它不仅是一种阶级、身份的象征,还包含着特权、文化和信仰的传承,比如,婆罗门女子与低种姓男子之间是相互不通婚的,这样才能保证阶层的纯洁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百度*混知漫画知识点

县城婆罗门,大致由“官”、“商”两个群体组成:

其中“官”占据绝对支配地位。P.S.在县城老百姓的定义中,只要是体制内工作就能纳入这个群体;

至于“商”,一般的小商小贩小公司显然不在其列,小*书上有人定义“纳税前十的企业主”才能够得着县城婆罗门的门槛。显然,除非你特别有钱,否则在老家人眼里,也敌不过宇宙的尽头是编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国央企,介于体制内外,不“官”不“商”,不上不下,似乎略显尴尬。

县城婆罗门,体制内外不通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伴随“县城婆罗门”一同热起来的,还有一个词:体制内外不通婚。

体制内找体制内,似乎已经成了广大三四线城市婚恋市场一个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前有“上岸第一剑,先斩意中人”,后有“体制内外不通婚”,体制内外似乎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壁,各自只在各自的圈子内通婚、繁衍、对话。

而国央企这个介于体制内外的群体,也许勉强能位列“刹帝利”,但挤入婆罗门的圈子,还是有点勉强。

举个栗子,我一表弟,家乡地级市公务员一枚,大龄剩男,他相亲过的对象分别有:税务局公务员*2、自然资源与规划局公务员*1、公安局警花、三甲医院护士、大专老师、高中教师...独独没有国央企女员工。

曾经有一位中间人想要给我弟和一位三代都在当地一家大型国企工作的女员工牵线,我弟妈妈说:“我希望儿子找个工作好的”。

县城婆罗门的“资源价值”,国央企人给不了

每到过年回老家,就有一大波“小镇做题家”破防。

今年就有一位深圳的腾讯员工发帖,说自己年薪150万,住着1500万的房子,结果同学聚会上坐主位的竟然是二本毕业的副镇长,而自己的排序仅在第16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读了点书拿了高薪就自认为应该“高人一等”的小镇做题家自然是可笑的浅薄的,但这个例子也说明了公务员在老家的崇高地位,毕竟,他们能带给大家实实在在的实惠:

读书,打个招呼;

就医,找个熟人;

找工作,批个条子;

开证明,打个电话...

国央企人,除非到了高层,否则,县城婆罗门这种资源价值,他们自然也是给不了的。同学聚会饭局上的地位排序,大概也只能排在第16名开外了。

毕竟,深圳的豪宅虽然不能分给同学们住,但大厂员工还是实打实地赚到了大多数人一辈子赚不到的银子。

“祖孙三代烟草人的守望”,不是所有的国央企,都叫“烟草”

前段时间还有一件事情引起热议,那就是河南日报刊登的《三代烟草人的传承与守望》,原本是想树典型、歌颂先进事迹,没想到却翻车了,直接被骂上了热搜。

烟草这样的单位,地位在家乡小城当然不亚于公务员,毕竟人家待遇高、福利好、稳如泰山。

并不是所有国央企,都叫“烟草”。

绝大多数人的老家,产业不发达,新兴热门行业的国央企未进入,本地国企多数集中在制造、基建、能源开采等传统行业,既不光鲜也不亮丽更不高薪,离“县城婆罗门”的要求,自然还差了那么一口气儿。

当然,甭管“县城婆罗门”,还是“都市首陀罗”,都只是大家的一种调侃,背后隐藏着的,是老家人情社会的价值标准与社会规则。

其实哪里没有婆罗门,只不过大城市的婆罗门,深宅大院,你根本没机会接触而已。

但大城市由于产业发达、机会多,所以外溢出来的资源也相对较多,比地方小、蛋糕小、人员流动性小的老家还是显得要公平许多,

所以才会有“望族留家乡、家贫走四方”一说。

《月亮与六便士》里说:“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唯有失去是通向自由之途”

县城婆罗门也好,都市首陀罗也罢,都是外界加诸我们身上的归类与想象。

归根到底,人只能生活在自己的生活里,只要内心圆满自洽,

过好自己的人生,便是最好的人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