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跨越二十岁的爱情是一种什么体验?
当45岁的陈建国,碰到一名年轻貌美的24岁艺校女学生后,给出了答案。
1.
离婚十几年,陈建国一直没找对象。
他今年四十五岁,在厂里做质检安全,是典型老实本分的男人。
之前家里和同事也都给他介绍过对象,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看不上。
归根结底的,老陈不喜欢年纪大的女人,他喜欢清纯、天真、有活力的年轻女生,可奈何自己也没什么本事,只能偶尔在小电影上过过瘾。
前几天厂里排年会节目,找了个艺校的舞蹈大学生张娇娇。
第一天张娇娇来报道的时候,陈建国就被迷得神魂颠倒。
“大家好,我叫张娇娇,舞蹈系大三学生,从今天开始来教叔叔阿姨们跳舞啦。”
张娇娇扑闪着大眼,嘴角微微上扬,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入仓库。
她动作轻盈,身材苗条,穿着淡蓝色的连衣裙显得格外清爽。
刚一进门来,四周围的女同事就热情笑起来。
“哎哟,好漂亮的小姑娘啊,好棒好棒。”
“欢迎张老师,欢迎欢迎……”
听着大家的夸赞,张娇娇微微低头,脸颊浮起浅浅的小酒窝,像一朵含羞草般,充满青春气息。
习惯工厂烦闷的生活,女同事们偶然碰见这么新鲜的事,都忍不住围上去认识小姑娘。
只有陈建国显得局促,目光停在张娇娇的身上,心情像是回到二十出头一般。
张娇娇实在太美了,因为常年跳舞,腰肢细长笔挺,几乎没有一丝赘肉,连衣裙紧紧贴着,里面若隐若现。
她身前微微隆起的傲人,像极了含苞的荷花,虽然不是特别饱满,但聚拢挺翘,盈盈一握。
但最惹眼还是那双玉白长腿,肌肤紧致细腻,白里透红,就像刚出壳的鸡蛋一般,吹弹可破。
陈建国当下就按耐不住心思,可到他跟张娇娇打招呼的时候,又只会木讷的说一句:“叫我陈叔吧。”
毕竟年龄有距离,陈建国真的不好意思,可原本以为没机会拉近关系,却没想到缘分这么妙。
这天晚上陈建国开车回家,路过公交站站,看见张娇娇一人在等车。
这会儿天色有点黑了,两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一脸猥琐正往她身边靠。
陈建国看见张娇娇脸色不对,就下意识开到公交站旁。
于情于理的,看见了总不能不帮把手,摇下车窗:“娇娇,要不要搭顺风车?”
张娇娇吃了一惊,又往车前探了探,瞅见是陈建国,便如释重负上了车。
车门关上,陈建国开窗随手丢掉烟头,又笑着说:“这个点不好坐公交吧?厂区这边混混很多,晚上回去要小心点。”
听着陈建国的叮嘱,张娇娇老实巴交点点头:“谢谢张叔关心。”
这两人之间毕竟有代沟,陈建国也不晓得张娇娇喜欢什么,只好顺着话题:“对了,你住哪?我送你到家吧。”
“啊……这多不好意思啊?”
“嗨,就顺道的事。”
“那行,我请你喝奶茶,张叔你人真好,幸好今天有你。”
张娇娇僵硬的面容上,笑容慢慢绽开。
陈建国也忍不住笑了笑,开始有一茬没一茬的跟张娇娇聊天……
2
两人聊了会,张娇娇就困了,靠着窗户眯起了眼。
陈建国也安静了下来,慢慢悠悠的开车。
张娇娇住的地方,跟厂里有点距离,差不多开了一小时才到。
这会儿张娇娇头挨在窗户上,一头柔顺的长发垂肩,红润的小嘴微张。
她倚在座椅上,身子微微斜倾,安全带从她肩膀下来,正好勒住胸口正中,仿佛从山间穿过的溪流,两边雄伟傲然。
陈建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在仓库的时候没敢仔细看,这会儿近距离观察,只觉非常刺激。
因为坐姿的原因,张娇娇的连衣裙只能盖到大腿上,大片白嫩的肌肤露出来,两条腿合并出狭长的倒三角形,偶尔轻轻的扭动充满刺激,让人忍不住想把目光埋进去。
“娇娇,到了……”
陈建国停好了车,小声的喊了一下。
张娇娇似乎没反应一般,他又咳嗽了一声,再喊了一遍。
这时候,张娇娇才眯开了眼,她唔唔哼唧了几声,然后举起双手舒展腰身。
这下,安全带勒的更紧了,陈建国余光紧紧锁定,心里头忍不住想:“这最起码有C罩杯了。”
等张娇娇缓了一会后,便转过身跟陈建国说:“陈叔叔,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去给你买奶茶。”
陈建国摇了摇头:“不用那么客气,顺道的事。”
“那怎么行?那要不我给你转车费?”
陈建国哈哈一笑,没想到张娇娇这么有礼貌,又摆了摆手。
“真的是顺路,没必要,真没必要。”
张娇娇眉头微蹙,有些不高兴:“不行,家里从小教我,不能亏欠别人,那要不……我请你吃饭?”
张娇娇灵机一动提议道,她正巧瞅了眼手机,也到吃完饭的时间了。
这下陈建国倒是愣了下,肚子适时给了反应,以前女儿在这个点也该做好饭了,现在他一个人确实也没处吃饭。
张娇娇见状嘴角上扬:“走呗,陈叔,到我家吃顿饭,就当回礼了。”
陈建国听话都说到这了,也不好意思推辞,就点了点头。
这美女邀请,还能不去么?
只是下车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之前同事闲聊时,说张娇娇是一个人住。
可这会又大大方方请他上去吃饭,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正想着,张娇娇已经下了车,陈建国也不好提什么,便跟着张娇娇一起走进一栋老的居民楼里。
进了租房,陈建国在客厅四扫,张娇娇进去换衣服。
老居民楼的房子是两室一厅,虽然不大但住一个女生挺合适,等了一会儿张娇娇就从房间里出来,还换上了一身米色T恤,下身是牛仔短裤,两条白嫩长腿始终明晃晃的漏出来。
陈建国不好意思吃白食,笑着问:“要不要我帮忙?”
张娇娇却摆了摆手,笑说:“陈叔,你等着就好,我做个火锅,两人吃刚好。”
边说着,她弯下腰拿材料,正好对着陈建国,从领口看进去,那一览无遗的雪峰山间,瞬间让人直咽口水。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特别张娇娇浑身上下充满荷尔蒙气息,陈建国也控制不住一阵冲动……
3
陈建国在不想在屋里抽烟,于是便到了阳台。
待在屋里他有些心跳太快,头回进年轻独居女人的屋里,很难不入想非非。
特别张娇娇的身子让人垂涎欲滴,那大长腿,那胸口的傲人,此情此景是个男人都想把她推倒在床上,再肆意发泄欲望。
正当陈建国胡思乱想时,烟也抽完了,一转头他却看到一抹狂野。
阳台上挂着好几套内衣,粉色、黑色的蕾丝边,甚至有一套是镂空的,竟然是偏情趣设计?
往边上继续看过去时,陈建国更为咂舌。
情趣内衣的旁边,挂着那种日本高中生的套装,还有白丝……
更离谱的是,她明明邀请了陈建国上来,甚至都不收拾一下?
这难道是在暗示……
陈建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没想到看起来清纯可人的张娇娇,居然有这些东西?这性格可真够闷骚的啊。
陈建国佯作不动声色又回到了客厅,没等多久张娇娇就端着火锅出来,她笑眯眯说:“陈叔叔,你吃不吃韭菜?我给烫了些,要是不喜欢可以挑出来。”
陈建国讪讪一笑:“吃,我不挑。”
租房没有饭桌,火锅只能放在小茶几上,等张娇娇弄好之后,两人对坐着。
陈建国的沙发有点高,张娇娇小板凳有点矮,几乎毫无遮拦看到她的身子。
这时候,陈建国挑了眼阳台,笑着说:“感觉好像要下雨,没晾什么衣服吧?”
张娇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颊突然羞红,顺手放下了碗筷:“我收下衣服。”
说完,就看她急急忙忙起身去阳台。
陈建国忍不住抿了抿嘴唇,看见张娇娇这样,他便反应过来了,原来是忘记收了。
但同时心里也起了念头,或许他真可以对张娇娇下手,一会稍微喝点酒,趁着酒劲说不准……
张娇娇收完衣服回来,陈建国不动声色问了句:“有没有啤酒?”
张娇娇愣了下,表示有,有兴冲冲给拿来。
可开瓶时,张娇娇又愣了下,用天真眼神看陈建国:“陈叔,一会你还要开车回去,喝酒不怕么?”
“你陈叔酒量好着呢,喝一点没事。”陈建国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一会?一会回不回去都另说了。
张娇娇很快就释怀了,帮着起瓶又说:“火锅配啤酒,绝配!”
几杯下肚后,张娇娇白嫩的脸蛋浮起红霞,眼神也有些飘忽迷离。
她倚在茶几上,一只手托着下巴,好像止不住要边上倒,笑声也更软软绵绵,更具女人味了。
“陈叔,我怎么看见你头变大了。”
陈建国愣了下,没想到张娇娇酒量这么差,才喝一点就已经开始迷糊了,于是拍了拍旁边沙发:“娇娇,你坐过来,别一会倒地上了。”
“胡说八道,我酒量好着呢。”
张娇娇哼了一声,但还是乖乖坐到陈建国边上,她这一坐就倚着陈建国,身上诱人的香气直扑鼻尖……
4
陈建国看靠过来的张娇娇,面上还是波澜不惊,内心已经惊涛骇浪了。
他咽了口咽口水,十几年没碰过年轻女人了,虽然心在冲动,但他知道还没到时候,要是突然越界,生怕会吓到张娇娇。
思考片刻,陈建国找了个话题:“娇娇,你一个人住这种老房子,不害怕吗?”
张娇娇迷迷瞪瞪,一边嚼着食物,又笑:“谁说我一个人,我还有男朋友呢。”
“噢,那怎么没见他呢。”陈建国噢了一声,倒也不奇怪。
张娇娇这年纪的女生,有男朋友一点都不意外,更何况她长得这么漂亮。
“他……他去工地跟项目了,好几个月没回来了。”张娇娇说到这,有点失落的样子,脑袋微微低垂。
陈建国咳嗽了一声,放下了碗筷,手假装不是故意的,却往张娇娇腿上一搭。
那温润的触感充满弹性,让人血气直往上涌。
“那你一个人,不会寂寞啊?”
张娇娇眼睫毛微颤,抿了抿嘴唇,小声说了句:“有时候有吧……”
她说话时脑袋微垂,居然靠到了陈建国的肩膀上。
陈建国心跳砰砰,都暗示到这个份上了,应该不用再聊什么了吧?
于是,他手慢慢伸到张娇娇腰间,一边又说:“那陈叔以后多陪陪你?”
“那感情好呀,一个人吃饭也贼无聊……”
张娇娇的话语带着醉意,显然有些意识不清楚了,听着耳边吹来的热气陈建国已经有种心猿意马了。
张娇娇身子特别柔软,身上散发甜美的香气,她手臂无意识搭在陈建国的手上,胸口便蹭在了他手臂上。
陈建国感觉到那充满弹性,像极果冻一般,似乎能深陷其中。
他手掌慢慢贴在了张娇娇腰身,没有一丝丝的赘肉,完美的凹陷。
张娇娇身子颤了颤,仿佛有点知觉。
可又好像是喝醉了的原因,却并没有反抗,只是发丝从肩膀上滑落了下来,配上她微红的脸蛋,更有几分诱人意味。
陈建国舔了舔嘴唇,他慢慢转过身子来,低头看向了张娇娇。
张娇娇大眼水汪汪,高耸的鼻梁和脸颊红成一片,小嘴微微张开,唇色通红,齿间亮晶晶的湿润。
因为喝多了,她的目光显得特别柔弱迷离,让人忍不住想要吻下去。
陈建国只觉身子在燥热,血气直下涌,小帐篷不知不觉已经支起来了,他慢慢伸手贴向了张娇娇的脸蛋。
张娇娇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有些迷离的盯着陈建国。
“陈叔,你想干嘛……”
陈建国抿了抿嘴唇,指着她脸上说:“你脸上有东西,我帮你擦一下。”
张娇娇哦了一声,慢悠悠闭上眼睛,还把嘴巴嘟起来,故意往陈建国身上凑了凑。
陈建国心潮澎湃,这是在勾引他犯罪,如果这时候不动手,那他还是一个男人吗?
想到这,陈建国伸手过去,直接托住了张娇娇的下巴,感觉近在咫尺的距离,从她身上吐露的香息正在不断撩拨着欲望……
5.
忽然间,桌上一阵颤动,刺耳的铃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张娇娇瞬间就瞪大了眼,目光清醒了,她娇羞的合上嘴,推开了陈建国,又站起身来,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兔子。
“陈,陈叔……我我……我电话呢?”
陈建国万没有想到,居然这个时候来了电话。
把这完美的暧昧气氛一下子就打破了。
可也不能说什么,原来电话是张娇娇的闺蜜打来的。
张娇娇的闺蜜跟她一样,正在城市里找工作,她今晚正好没地方落脚,就想着到张娇娇这。
有了这一打扰,陈建国再待下去就有点不合适了,于是随便聊了一会,就找理由走了。
只是走的时候,张娇娇脸蛋一直通红,不停跟陈建国道歉。
但要说具体错什么,又没有反倒是显得特别尴尬。
不过,陈建国倒是记住了张娇娇关门前说的话:“陈叔,等下次我再请你吃饭答谢你。”
听了这话,陈建国心里美滋滋。
下次,那就是说,还有机会能接近张娇娇。
那晚上回去,陈建国满脑子都是张娇娇,迷迷糊糊睡着了之后,早上醒来竟然发现自己梦遗了。
第二天去到厂里,陈建国有点神不守舍的,就盼着张娇娇什么时候到。
等到下午的时候,张娇娇终于来了。
陈建国虽然装作若无其事,可视线却时不时扫过张娇娇。
张娇娇感到视线时,也并无太大反应,只是脸颊上微微泛红。
两人之间,似乎产生了一丝丝的默契,虽然没说话,但陈建国仿佛感觉到,张娇娇好像对自己是有好感的。
等到下课后,陈建国故意磨蹭了些,在厂区等张娇娇,打算再送她回去。
可等了好一会,张娇娇也没出现,陈建国就往仓库去。
仓库里有一个小办公室,外头空地是用来上课,里边就时平时值班。
这会儿下班了,人也都走了,按理说是没人。
陈建国一进仓库,就发现办公室亮着灯,心下暗想应该是张娇娇。
没思考太多,他大步流星的走过去办公室,看门虚掩着就拉开了,结果这一看就让他惊住了。
张娇娇站在无人的办公室,正背对着门口的方向,她提着裙子弯下腰,正准备穿到身上。
低垂的发丝遮到了手臂上,雪白的肌肤饱满而汹涌,藏在手肘的内侧,却显得特别的惹眼。
陈建国万万没想到,张娇娇居然在办公室换衣服,本想退出去又忍不住了多看了几眼。
张娇娇并未察觉门口有人,她淡定穿上裙子,又从桌上的书包翻出了内衣,随意套在身上,然后两只手反过背后扣上。
随后,她转身过来,正好面对着大门,那事业线可以说一览无遗。
也不知道是第六感,还是发现了什么,她鬼使神差往门口看了眼,下一刻瞬间脸蛋通红,忙转过身去。
陈建国心跳砰然加快,赶紧逃出了仓库,可心想又怕其他人进来,就干脆在仓库门口守着。
等了一会儿,张娇娇出来了,正好就碰上了陈建国,两人四目相对,都同时侧过头去。
张娇娇没打招呼,只是低着头往前走,她咬着嘴唇,脸上羞得都染成晚霞了。
陈建国心头一震复杂,哪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却还是壮着胆子说了句:“那个,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陈建国问完就后悔了,张娇娇肯定得骂他,可万没想到他却听到一声:嗯……
6
张娇娇站在原地,两只手捏着短裙,显得特别不知所措。
陈建国听到这声后,心下又放松了点,看来她并没有对自己产生厌恶,于是就老老实实开来了车。
等张娇娇上车后,车内气氛就显得有点沉默了,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发生了刚才那样的事情,总感觉现在说什么都有点不好。
开了一路,车里安静的只有音乐的声音,眼瞅着快到张娇娇租房楼下了,陈建国有些憋不住了,就说了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张娇娇没回话,只是低着头,目光有些闪烁。
看她这样,陈建国有些挠头,以为她生气了,又说了句:“我发誓,我只是在门口等你,没想到你在里边……”
这时候,张娇娇却突然吸了吸鼻子,晶莹的小珍珠从眼角滑落。
这下陈建国心都慌乱了,他忙把车停到路边打双闪,手足无措的解释:“娇娇,其实陈叔什么都没看到,我老花眼,真的……你不要太在意。”
“陈叔发誓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要不,要不……要不陈叔给你赔礼道歉,我给你钱,你喜欢买点什么就买点什么。”
陈建国真的慌了,他太怕张娇娇掉眼泪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哄。
可就在这时候,张娇娇却噗嗤一声笑了。
她扭着头看陈建国,眼角还带着泪花,但确实是忍不住笑了出声。
这下陈建国就很懵了,磕磕巴巴说:“笑了,这是什么意思……”
“哪有人哄女生用钱的啊?居然还是现金。”
陈建国有些尴尬,低下头折了下自己钱包里的几张老红头,他毕竟也不知道怎么哄,而且这事也太尴尬了……
见陈建国还是一副不安心的样子,张娇娇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陈叔,我没生气。像我们练跳舞的,经常换衣服不小心被人看见,都习惯了。”
陈建国这才想起来,张娇娇是艺校生,参加各种比赛的时候,多得是这种场合。
“那……总归我不能看见。”
看陈建国老古板做派,张娇娇就更乐了:“那给别人看?”
陈建国瞪大了眼,使劲的摇头:“那不行。”
两人聊到这,都忍不住笑了,气氛也缓和了下来。
陈建国给张娇娇抽了几张纸擦眼泪,张娇娇也冷静了下来,便说:“昨晚上,我男朋友和我分手了。”
陈建国噢了一声,这才明白,原来张娇娇难过的是这事。
“那……就分手呗。”
张娇娇对着陈建国哼了一眼,似乎在批判他不解风情,又说:“他找了新的女朋友,准备回来住。那房子是他租的,昨晚上他打给我,让我搬走。”
听到这,陈建国忍不住说了句:“小畜生。”
张娇娇立刻哈哈大笑起来,指着陈建国说:“陈叔,哪有人这样骂人的,太……”
陈建国疑惑皱着眉:“啥?”
“太脏了……”
陈建国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可那货确实不干人事。”
张娇娇本不高兴的心情,这下也算是一扫而空,她伸了伸懒腰又说:“反正现在我得赶紧找房子了……”
陈建国思考了片刻,语气沉稳:“你要不要住我那?”
7
陈建国在城里熬了二十来年,唯一攒下来就是这套房。
正好儿子上大学了,他一个人住着也孤单。
本就想过,找个中介把房子租出去,然后他还可以住在工厂宿舍。
只是后来嫌麻烦,就一直没做,这会儿张娇娇突然遇上了事,陈建国就提了一嘴。
可说完,陈建国就有点后悔了,张娇娇睁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盯着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车内的气氛,一下子又安静了点。
半响,张娇娇突然狡黠一笑:“陈叔,你不会喜欢我吧?”
陈建国老脸一红,哪想到心思都被这丫头看穿了。
便忙转过头去,一边跟张娇娇解释:“什么,别胡说八道,我是看你有困难,就帮你一下……”
“而且你不是还要到厂里上班,我那离厂里近。”
陈建国含糊不清,一时间没发现自己说话有点发抖。
张娇娇就突然凑了上来,她用手肘撑在了陈建国肩膀上,笑眯眯:“可是,咱两住一块,你不怕别人说闲话啊。”
陈建国咽了咽口水,掏出烟来想点一根,缓和一下气氛。
能不担心么?可他实在按耐不住心里的诱惑。
张娇娇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行走的发情猫咪,光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让他怦然心动。
只是都这把年纪了,再说情情爱爱的,却又有伤风化。
陈建国现在就恨不得自己年轻个十岁,这样跟张娇娇一配,也没那么扎眼。
“就当你租我哪里,我……我住厂里。”
见陈建国退了一步,张娇娇却还是不想放过他,反倒而更加调皮了,一只手搭在陈建国的大腿上,居然画起了圈圈。
“那怎么好意思呢,陈叔……我也可以让厂里收拾一个地方,我住进去啊。”
张娇娇这会儿是捏准了陈建国,本来她也没太在意陈建国,但接连几次看到陈建国这老实巴交的样子,居然激起了她心里的爱慕。
陈建国忍不住翻了翻眼皮,这小妮子本就够吸引了,这下还主动扣上来,只觉得心神一阵晃荡。
一股热血直冲身下,居然忍不住要有反应了。
陈建国忙把张娇娇的手拿开,又说:“你……你要不要租吧?干脆点。”
他实在架不住张娇娇了,两条腿都不自然的并拢,生怕被她发现了。
张娇娇嘻嘻一笑,突然拉开了车门,轻快的跳了下去,然后回头趴在了车窗上:“陈叔,我考虑考虑呗。”
说完,张娇娇给陈建国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转头便往租房去。
陈建国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只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慌忙的开车离开。
听着车声远了,张娇娇走到楼底下,却赶忙贴到了门背后,把自己藏起来,她直觉心脏扑通扑通跳,下身居然有一种热气涌出的感觉。
“难道我是个叔控……”
张娇娇两只手捂在脸上,只觉得脸颊发烫极了,她也没想到自己刚才会这么轻佻,只是看见陈建国的样子,她就有些忍不住想挑逗他。
“羞死人了……”张娇娇边说着,慌忙的上了楼……
8
接下来的几天,就有些暧昧不清了。
白天陈建国上班,晚上送张娇娇回去。
两人看似没什么,但是聊天却越来越密,甚至张娇娇还教会了陈建国用微信。
聊多了之后,陈建国才逐渐发现,张娇娇并非眼中看见的花瓶女、样子货。
张娇娇打小也是农村出身,父母离婚后,就跟着城里的姑姑生活。
因为自己争气,考上了艺校,疼爱她的姑姑花了大价钱才上了艺校。
而男朋友是高中同学,两人谈了四五年,本来都要谈婚论嫁了,可最终还是没有敌过异地恋。
陈建国听着挺可惜,但张娇娇却不以为然,她认为赚钱比婚姻重要。
看着成熟的张娇娇,陈建国心里头却是更喜欢,想想自己之前那段失败的婚姻,就是因为没赚到钱,老婆才会离他而去。
只是陈建国没想到,原本是见色起意,居然意外的春心萌动。
又过了大概两天吧,张娇娇还是没忍住,给陈建国发了条信息。
“陈叔,晚上帮我搬下东西吧。”
陈建国正上着班,瞧见张娇娇信息,就回了句:“找到地方了?”
“没找着,太贵了。打算搬你那,你不会不接收我吧?”
信息后面,张娇娇还特地配了一个哭的表情。
陈建国忍不住笑了,回了句:“晚上我做点好吃的。”
两人之间越发默契,等到晚上下了班,陈建国特地把车子空出来,去张娇娇哪里搬东西。
来回两三趟之后,基本上东西都已经搬过来了。
不过陈建国家里本来就什么都有了,也不需要张娇娇带上么,基本上就是拎包入住。
等安顿下来之后,陈建国就趁机跟张娇娇漏了一手。
约莫一小时后,桌上摆满了菜,陈建国从厨房出来,张娇娇已经换上了一套居家服,对着他笑嘻嘻:“哇,这么好菜,我回家我姑都没给我做过呢。”
陈建国微笑:“喜欢就多吃点。”
边说着,也坐了下来,正要拿筷子的时候。
桌底下,一条白嫩的小腿突然探过来,放在了陈建国的腿上。
陈建国愣了一下,抬头看了张娇娇一眼,她正假装若无其事的吃饭,可脸颊上明显是红透了。
陈建国拍了一下她的腿,笑着说了句:“调皮。”
张娇娇吃了一痛,忙收回去,又哼哼起来:“放一下也不给,小气吧啦。”
两人缄默无言,但情调却浓郁到了极点了。
本就是半开窗的状态了,只要一点点的催化剂,就能水到渠成。
陈建国知道张娇娇的暗示,只是他还有些别扭。
要说之前是想露水姻缘,跟张娇娇发生点什么。
这会儿,陈建国是真有想过要不要接纳张娇娇。
可现实中那么多东西的阻碍,年轻的张娇娇或许不害怕,他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特别是他上大学的儿子,这么多年没有找过伴了,突然来一个年级和他相仿的人当后妈,儿子该怎么想?
要是以后被邻里说闲话,张娇娇又该怎么想?
陈建国一想到这些事,就忍不住心生叹息,真是岁月催人老啊……
9
陈建国心里复杂,但又不好跟张娇娇说什么。
招租也招进来了,这会儿总不能把人赶出去?
再说张娇娇这种节骨眼上,说这些不是落井下石?
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张娇娇时时刻刻对着陈建国散发致命诱惑,着实难忍……
吃过饭后,张娇娇就穿着睡裙,趴在沙发上打手机游戏。
陈建国看不懂,就干脆坐在旁边看电视。
张娇娇扎起个丸子头,露出白嫩的脖子,身上的睡裙裹住水蛇腰,正好到大腿处。
她快乐的跟闺蜜语音游戏,两条小腿活跃的跳动,这一上一下踢腿,中间黑色一抹显得特别明显。
陈建国余光扫到,忍不住直咽口水,那抹黑之间勒起的轮廓让人抓痒。
打完一局游戏,张娇娇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扭头看陈建国的时候,似乎察觉到自己坐姿不对,连忙起身坐好。
她把手机放到一边,又好奇打量了下陈建国,他正一丝不苟的看着新闻联播。
心里头忍不住起了坏想,张娇娇故意把睡裙撩起一些,咳嗽了一声:“陈叔,你在看什么呢?”
陈建国若无其事的盯着电视,实际上余光早扫到张娇娇的动作,便答:“瞎看,有啥看啥呗。”
张娇娇嘿嘿一笑,故意凑近了些陈建国:“陈叔,你晚上都不出去跳跳广场舞,认识点老头老太太什么的吗?”
陈建国没好气白了张娇娇一眼:“我还没退休呢。”
张娇娇立刻咯咯笑个没停,她撇了眼一本正经的陈建国:“那你都不谈个女人?等老了,不怕没人给你养老啊。”
陈建国给了张娇娇一个眼神,不想回应。
这事平日里就够多人给他张罗了,张娇娇还问。
可就一个愣神间,一股扑鼻的香气到鼻尖,张娇娇却突然挤到了他的座位上,本来他坐着就是小沙发,这下更是屁股挨着屁股。
“陈叔,我今天抬东西肩膀好酸,你帮我揉揉。”
陈建国转过头看张娇娇,她正好把发丝撩到一边,露出半边香肩,让他心跳加速。
“你年轻人,拿来那么多腰酸背痛?”
陈建国支吾了一声,张娇娇就用更嗲的声音:“就酸就酸,你帮我按按嘛。”
这一声听得陈建国头皮发麻,人都要飘飘然了,他伸出手有点哆嗦往她肩膀上一搭,手指便摸到了温润的皮肤。
随着大拇指轻轻转动,张娇娇忍不住哼了一声,身子微微发颤。
陈建国心头天人交战,强烈的欲望正冲破理智,他真想把张娇娇横抱起来,直接冲到床上,进行一通长辈的教育。
可张娇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像兔子一样跳起身,她哼哼了一下:“手劲太大了,按我的疼!”
说完,张娇娇就麻溜的跑进了房间,迅速的关上了门,把陈建国留在原地一脸懵。
张娇娇贴着房门咬着嘴唇,她脸颊都通红了,忍不住用手捂住了下身,只觉得一阵阵强烈的暖意,正在冲击身体。
浑身像是泡过温泉一般,皮肤敏感极了,刚才被陈建国碰过的地方,一阵阵热力在发散。
她忍不住咬了咬嘴唇,虽然知道自己在玩火,但却忍不住一次次挑逗陈建国。
张娇娇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