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传闻村里有山神,
只要献祭纯洁女孩就可以保佑全村平安,
为此村里年年送人,
可那些女孩回来都是奄奄一息的,形似骷髅,
而今年轮到我家了。
1.
还没有决定谁去,姐姐就先跳出来了。
「妹妹,这样的好事你可别和我抢啊。」
「到时候我成了神女,有什么好处我不会忘记你的。」
说着就把那张签捧在了怀里不放手。
我知道,成了神女,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不仅出去倍有面,就连粮食都可以优先分。
家里有什么事情村里人都要来帮忙。
而且在村里话语权都能提高不少。
就拿上次分地的事情,明明我家抽签抽到的是最好的那块,可就因为隔壁老王家出了个神女,硬生生地把我爸手里的那块地换走了。
「老李啊,没办法,人家家里有个神女。」
「赶明儿你也家也出一个,到时候你不就可以神气了吗?」
为此我爸是憋了一口气。
现在看到我姐在台上拿到了那支签,激动得不行。
「我老里家也出神女了!」
「恭喜恭喜啊!」
大家笑着道谢。
然后把象征神女的头饰戴到了我姐的头上。
为她披上红色披肩。
涂抹香油。
这一系列打扮后,他们跪下唱歌。
热闹的仪式完成后,已经是晚上了。
我找了个机会溜进我姐的房间,想和她说几句话。
那些神女表面看上去风光无限,可回来的时候都是被抬下来的,有的还奄奄一息。
村里人都说这是受到了神力的缘故。
可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2.
「能有什么奇怪的?我看你就是见不得我好。」
我姐瞥了我一眼,还在摆弄着神女的漂亮首饰。
「是,你读书比我好,长得比我好看,所以这次你落选了心中不开心了?」
听到那些话,我心里是很难过的。
其实小时候我和我姐的关系很好,可就是因为我姐姐喜欢的男生喜欢我了,被她知道了后,她对我的态度就变了。
尽管我和她解释了很多,她都不听。
现在我说这些,也难怪会被她认为是嫉妒。
「你说危险,那为什么我们拜了山神后,我们村就好起来了呢?」
的确。
我们村自从拜了山神后,路修起来了,家家户户不说都是小楼房,那也是有遮风挡雨的地方了。
比以前那是好了不少。
而且第一年拜山神庙,就有外面的商人进来投资了。
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村民也引起更加崇拜山神,每年举行抽签仪式,抽到的都要献出一个女孩充当山神的新娘,也就是神女。
为期一年。
到了时间就会由村民接回。
年复一年。
好像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我这么说,我姐也觉得奇怪:「你哪来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我之所以会这样想,那是因为我昨天晚上我听到有人经过我家门前。
我向来浅眠,一点风吹草动都有感觉。
更不要说有人说话了。
那人说:「这次神女该轮到老李家了吧?」
可明明这是抽签决定的啊,为什么好像说的可以操控一样?
这太奇怪了。
3.
我的担心也不是平白无故的。
因为有个神女就是我的好朋友。
本来她当选神女我是为她开心的,可一年下来后,我去接她,发现她整个人都不行了,眼神呆滞,骨瘦如柴不说,连话都不会说了。
问就是咯咯地傻笑。
明明之前还是个活泼的少女啊。
这巨大的变化让我很难受。
我不想我的姐姐也变成这样。
晚上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决定还去救一下姐姐。
虽然我的话她不听,那她喜欢人的话总会听吧。
我连夜出发。
没走多远,就遇到了一伙人。
这太奇怪了。
照理说明天神女上山,按照村里的规定大家都是不可以出门的。
以前有人不听话出去过,回来的时候都神志不清。
大家说这肯定是冲撞了山神才有的这个下场。
问题是,那帮人都不怕吗?
我很想跟过去,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我悄悄留到王磊的家中。
他是姐姐喜欢的人,只要他出面劝说姐姐,肯定行的。
他家我很熟,一下就溜进去了。
看到我来,他吓了一跳。
「英子你怎么来了?」他没穿衣服,脸红得不行。
后来才想起来:「这个时候不能出门的啊。」
话音刚落,我就听到外面有开门的声音。
接着有几个人进来了。
赫然就是那几个我刚刚见到的人!
他们怎么会来王磊家啊?
不对,准确的说是找王磊哥哥王军的。
我冲着他使眼色。
王磊也表示不知道。
等人都走了后,我说:「我们过去看看吧」
直觉告诉我这里面一定有猫腻,还和神女的事情有关。
「可是……」
「快带路。」我直接给了一脚。
王磊哦了声,乖巧点头。
我们是溜进他哥的房间的。
巧的是,他哥不在。
我环顾了一圈,发现了放在床底的一个箱子。
刚才那帮人进来的时候,手里就抱着这么个东西。
果然在这里啊。
我忙上前,打开了箱子。
一看,一股冷气从里面冒出来。
王磊赶紧从把我拉开,把盒子盖上。
「嘘,有人来了!」
4.
我赶紧捂住嘴巴。
还在来人只是走了一下,又出去了,没发现我们。
趁着这个空挡我赶紧离开。
我说:「这事有点蹊跷,我要调查一下。」
顺便我还把我发现的疑点告诉他。
王磊立刻阻止我:「你疯了吗,别说你那些猜测毫无根据了,就现在你这样出去被人要是发现了,后果你知道吗?」
我知道。
之前有这样的例子。
被发现的人要关紧闭一个月。
家里的分红被剥夺。
还会受到闲言碎语,全家在村里都会抬不起头。
我肯定是怕的。
要是这件事情被人知道了,回去后我爸肯定第一个打死我。
可这件事情关乎姐姐啊。
我们从小就没了妈,姐姐相当于半个妈了,一拉屎一把尿地把我拉扯到。
我怎么能做到无动于衷呢?
「我是肯定要去的,你要去告状就告吧。」
我放下话了,转身就走。
他叹了口气:「真服了你了,算了,我陪你吧。」
「那地方那么偏,万一遇到什么野兽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乌鸦嘴,他刚说完,我还真听到了一阵阵的声音。
低沉沉的。
大晚上的听上去有点吓人。
照理说这地方不会有人啊。
「不会真是野兽吧?」
「我小时候来过这里,看到一些奇怪的脚印。」
「算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他拉着我要往回走。
我不肯。
都已经来到这里了,我怎么还能回去,那不是半途而废了吗?
我定了定心神,加快速度。
可没走几步,我就感觉到脚底踩下去有点软软的,不像是土。
扒拉开来一看,在土堆下居然有一扇铁窗。
拿出手机来往下一照。
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
「兴许是口废井?」
不太可能。
我们村里水资源并不少,没必要这么辛苦在这样的山坡上开一个井。
这地方肯定有问题。
我趴下去继续照着。
突然漆黑一片的空间里闪过了一张惨白的人脸,和骷髅似的,一双眼睛通红地盯着我!
5
我被吓得魂都快没了。
「鬼……」王磊比我还害怕,一个劲地哆嗦。
还拉着我要走。
我摇头:「我不走。」
要是真有什么鬼,那我姐姐进去了,不是更加危险吗?
我咬牙,屏住呼吸再看一眼。
这时我才发现,那哪是什么鬼,分明就是一个人!
有手有脚的,只是嘴巴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所以才会发出呜呜的声音。
而且更关键的是,她还被绑着。
我忙喊王磊过来:「快点来帮忙啊。」
没想到一回头,他脚下一滑,人从山坡上滚下去了。
我心里一急,伸手要去抓,结果自己也被一起带了下去。
然后脑袋一疼,我就没有知觉了。
等到我醒来,已经是天亮了。
我急得不行。
这个时间点,姐姐已经出发前往神庙了吧。
我赶紧叫醒了一边的王磊,匆匆赶往神庙。
今天全村的人都出动了。
人山人海。
我根本没有机会和我姐姐接触。
不过还有机会。
这两天作为神女姐姐都会出现在神庙里,会以跳舞的形式献祭山神。
我找了个机会溜了进去,抓着她说:「这里很危险,姐姐你快点和我走!」
「危险,能有什么危险?」
我语塞了。
「一时我也说不清楚。」
我把后山看到的那个女人的事情告诉她了。
本来还以为能够引起她的警惕,没想到她嗤笑一声:「要是真有这样的声音,那为什么我在这里一天都没听到过?」
「何况我走了,你们不是可以在一起了吗?」
我没懂。
她气呼呼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你们那天晚上在一起了吧。」
「那天晚上你溜出去的事情我已经看到了,我只是没告诉别人而已。」
「要是你再来的话,我可就不保证说不说出去了。」
说完扭头就走。
我愣在原地。
不明白为什么王磊会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我姐。
还说的好像煞有其事一样。
我找到了王磊问他。
「你老实说,你为什么要和我姐说那样的话,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他低头不语。
神色纠结。
好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这事太危险了,你还是不要去了。」
「何况你家已经出过一个神女,以后再也不会出了,你就不要管这件事情了!」
他几乎是哀求的语气和我说的。
可是当我把那天晚上听到的抽签作假的事情告诉他了后,他浑身一怔,满脸地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
「你是不是真的知道什么?」
他眼神复杂地看着我,说:「你还记得那天在我哥房间里看到的东西是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