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是清远仙尊,仙界女仙们心中的完美男神。
我为拯救仙界而死。
结果诸位女仙很快找到了替身,一个小小的狐妖男子。
看到九位穿越者陆续借我身体复活,返回仙界找那替身的麻烦,却又都被那替身虐死。
我冷笑一声。
算了,教训渣渣的这件事儿,还是得我自己来。
仙界的白月光男神就要有个范儿。
那些庸俗的穿越者,他们永远不会懂。
1
我是清远仙尊。
死于万年前的仙魔大战。
为拯救仙界,我杀入魔界,以身饲魔。
最后陨落于陨仙湖,肉身烟消云散。
幸好我法体、神魂不灭,灵域化界。剩下那一丝微弱元神,藏身于我的小世界中。
历一千年,我在小世界中再次筑基结丹。
丹破婴生,大道初成。
我终于可以再次夺舍重生。
可我不甘肉身被灭,也不愿夺舍凡庸躯体。
于是借陨仙湖之天地灵气,又用了九千年的时间,重塑我法体仙身。
陨仙湖得天独厚,我那法体仙身,比之前更强不少。
此后,我一直在等待机会,让我的元神和身体重新合体。
这一万年,我吃尽苦中苦,比昔日付出了更多,只为重新回到仙界。
就在我即将成功时,我的肉身传来异动。
竟有陌生灵魂占据我的身体。
“清远,你且安心地去吧,从此之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未完成的心愿,我替你完成。”
穿越而来的灵魂如此安慰着我。
他心安理得地占了我辛辛苦苦重塑的躯体。
仙尊之躯,岂是凡人可以霸占?
若非天道默许或推波助澜,谁又能做到?
这一刻,我愤怒之余倒是有些好奇。
2
于是我在小世界中,看着穿越者在我身体里苏醒,杀出魔界,重回仙界。
却发现众女仙早已找到白月光男神的替身。
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小狐妖。
穿越者凭借白月光男神的身份,以及超越众女仙的实力,处处打压那小小妖孽,意图赶尽杀绝,重新集众女仙的万千宠爱于一身。
却不料适得其反。
人心易变,仙亦如此。
众女仙早已在万年岁月中,接受了那替身。
穿越者的作死,只会让众女仙更加宠爱回护那小狐妖。
最后,为救修炼出了岔子的小狐妖,众女仙竟联合起来,设计杀死穿越者,只为得到我那历经万年重塑的仙身,让小狐妖成为真正的我。
穿越者短暂的一生就此结束。
小狐妖如愿地霸占了我的身体。
可我早有准备。
因为我掌握了时间法则奥秘,所以时间倒流,重新回到陨仙湖底那时。
但每次时间回溯,总有天道安排的所谓“天之娇子”,穿越而来,借我仙身复活。
然后又是杀回仙界,和狐妖争夺众女仙的宠爱。
最后又因狐妖而死。
他们到死都搞不懂,为什么又有金手指,又有强大实力,又是白月光男神,他们却最终干不过那小狐妖。
那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白月光男神!
白月光男神,是那高高在上、可期而不可得的存在。
只在众女仙的心中而不能在她们身边。
高傲的白月光男神,又怎么可能会和替身去争风吃醋?
越不把众女仙放在眼中,越无视他们,众女仙的目光焦点,就更只会聚集在白月光男神身上。
既如此,那我只能让众女仙和那小狐妖知道,何为白月光男神!
万年前,我是。
现在。
我依旧是!
3
第十次。
就在新的穿越者登场前,我的元神早一步进入仙身。
那一刻,风起云涌,山雨欲来。
陨仙湖翻起滔天大浪,差点覆灭半个魔界。
那是天道对我违背意愿的愤怒。
我灵体合一,破开湖水,于湖底冉冉升起。
一声冷哼。
“天道,本尊陪你玩了九次,你若不再识趣,休怪本尊翻脸无情。”
刹那间,风平浪静,云散日现。
无数魔族发现了我。
蜂拥而至。
我一挥衣袖,魔族纷纷化为齑粉。
剩下的仓皇逃窜。
无暇和魔族纠缠,我直奔仙界。
就如设计好的剧情一般,在仙界和魔界的交界,我被仙界将士挡住了路。
“来者何人!”
我可没兴趣像那些穿越者们,自报身份,然后再静等众女仙大张旗鼓前来迎接。
冷眼一瞪,无限威压如狂风暴雨席卷而去。
“尔等瞎了狗眼,竟敢挡本尊去路?”
没人扛得住我的威压。
仙界将士纷纷下跪。
“恭迎仙尊,不知仙尊法号如何称呼。”
“本尊清远。”
冷声中,我一跨步,瞬间已至万里外。
留下身后无数惊叹。
4
“灵曦姐姐,那位仙尊该如何称呼?”来到仙庭的“清远洞府”边,入耳是一道清脆的声音。
我循声看去。
看到了灵曦仙尊,以及那模样气质和我七分神似的小狐妖。
灵曦见到我的那一刻,突然陷入失神。
她没回答那小狐妖的话。
我却如没看见她,径直入了我的洞府。
“清远。”
灵曦追着我而来。
我没有理她。
穿透结界进入清远洞府,我看到洞府已完全变样。
我没生气。
这一幕,我已经看到过九次。
那些穿越者们,见到洞府被小狐妖改变,无不极度愤怒,他们当场惩罚了小狐妖,又让洞府恢复万年前的模样。
可那小狐妖借机矫揉造作,由此博得众女仙的怜爱。
“清远……”灵曦想和我说话。
我只是冷漠看了她一眼,并未搭理。
静静地,我站在仙府外。
等着她们的到来。
果然,不出十息,三道身影前后来到清远洞府外。
我冷眼看去,分别是龙珏女帝和九音、明月两位仙尊。
她们看到我,目光热烈,想要靠近和我说话,我却一挥手,布下阵法结界阻挡了她们。
“清远……”明月开口。
我打断了她,冷然说:“仙界,可有了新的‘清远仙尊’?”
清远洞府是我仙府,被人改变,须得有个说法。
明月、九音和灵曦三人互相对视,不知该如何开口。我的目光却透过三位仙尊,看向她们身后的仙帝。
“龙珏女帝?”
龙珏立笑容如沐春风,“清远,万年不见,你风采如昔。”
5
我无意和她叙旧。
“本尊仙府,竟沾染妖物气息,如此,不要也罢。”
我挥手间,清远洞府轰然倒塌,仅剩一堆残垣断壁。
小狐妖瞬间大喊了起来。
“我的家……我的家没了,这可是我的家呀。”
龙珏等四人也变了脸色。
但她们都没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我。
小狐妖眼看着没人搭理他,又悲愤交加地喊着,“这位仙尊,为何要毁我家园?灵曦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委屈巴巴地靠近灵曦的身边,想要寻求灵曦的安慰。
灵曦一动,避开了。
狐妖愣住,似乎有些不太适应。
“阿宇,这原是清远洞府,这位是清远仙尊。”
九音看着有些不忍心,低声道。
是她们四人,见小狐妖长得和我有些相似,又因它从小在清远洞府边上长大,沾染了我的仙气,隐约有我的几分神韵。
便纵容他住进我的仙府。
但既然正主回来,他这鸠占鹊巢之人,自得离开。
九音还想替我引荐小狐妖,“清远,这是陆宇,就是当年在你的洞府外长大的那头小狐狸……”
我能理她?
转身就走。
“清远,你去哪里?”龙珏仙帝急忙发问。
“登仙台。”
我停住脚步,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她愣了,表情有一丝慌乱。
登仙台是大乘修士的元婴渡过最后一道雷劫,真正进入仙界的地方。
扛过那次雷劫,元婴从此晋升真仙境。
并在登仙台留下一丝印记。
真仙陨落后,登仙台会重新凝聚元婴,用以复活真仙。
这就是所谓的真仙,与天地同寿,不死不灭。
万年前的我,陨落并被封印于魔界的陨仙湖,所以我无法在登仙台重新复活。
我那婴丹,也就一直留在登仙台。
不过,现在到底还在不在,就不好说了。
“清远,当时你过了千年都没复活,所以那元婴又重新返丹,成了婴丹……”
九音开口解释。
却被龙珏慌乱打断,“清远,你的婴丹历经万年,早已消散,好在你已经复活,要不要那婴丹,也无所谓了。”
她装作轻巧地说着,神色却难掩愧疚。
我冷冷地看着她。
她终于变得有些慌乱。
然后我失声笑了起来:“原来是消散了?好,好!”
我的余光闪过躲在灵曦身侧的狐妖,他装作弱弱地看着我,眼中却有一丝隐藏得很好的得意。
见我目光一凛,小狐妖害怕地躲到灵曦身后。
灵曦看了我一眼,本不想让他躲。
可在微微皱眉后,她最终还是没有让开。
6
清远仙尊回归,各界仙尊、仙君纷纷来贺。
仙帝在仙庭摆宴庆贺。
我一脸清冷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表情各异的众仙。
在座之人,并无一人因为我的回归而真心高兴。
席间觥筹交错、歌舞连连,一派其乐融融。
大家聊的却都是彼此忌惮猜疑的话,做的是各种试探的事。
他们都想弄清楚,万年前,仙庭那几位上仙心中的男神,此时此刻到底又是什么地位。
小狐妖也来了。
妖族出身,实力微末的他,原本没资格参加这种级别的众仙宴席。
或许是见风使舵的人,又或许是想要试探的人,他们所安排的吧,反正他坐在末位。
小狐妖见没人理他,看起来颇为无趣,时不时地看向那四位高高在上的仙帝仙尊。
那表情真是连男仙见了也会动心。
龙珏四人,今日却不约而同地像是没见到他。
她们的目光聚集我的身上,纷纷向我举杯。
“清远,你今日回归,是仙界幸事。这一杯敬你,感谢你昔日为仙界所做出的牺牲……”
话没说完,突然就听到了一声刺耳的低哼声。
“唔,好难受!”
7
龙珏皱眉,看向宴席的末座。
狐妖突然匍匐在地上。
他浑身灵气杂乱波动。
天庭上方,乌云聚集,雷龙闪烁。
鳌山仙君惊呼:“雷劫!”
法华仙尊补充:“是元婴、化神修士所要经历的小天劫。”
众仙恍然大悟。
原来小狐妖竟还是此等低劣的境界。
却没人敢嘲笑,而是纷纷看向了上座的四位上仙。
见此一幕,我冷笑。
龙珏四人,为了小狐妖不惜取我婴丹。
助他修为的同时,自是希望能让他更添几分我的神韵,毕竟那是我的婴丹。
不过,堂堂仙尊的婴丹岂是一个妖族能轻易融合?
她们想不到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只是我也有些惊讶,为何雷劫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此刻来呢?
我看向那痛苦呻吟的小狐妖,若有所思。
雷龙汇聚,电光闪烁,一道天雷劈向了地上的小狐妖。
“啊……”
小狐妖发出痛苦惨叫。
第二道,第三道……
天雷无穷无尽,接二连三劈下。
“灵曦姐姐,救我……”
小狐妖妖形隐约闪现,他痛苦地朝着灵曦伸手。
灵曦坐立不安,先看看他,又看看我,不知如何是好。
明月和九音却先后出手,想帮他挡下雷劫。
可就算她们贵为仙尊,又岂能违逆天意?
天雷透过她们布下的结界,继续劈在小狐妖身上。
我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嘴角却又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真是挺好看的一出戏。
本尊的婴丹,却又恰恰是本尊在场时,引动了雷劫。
呵呵。
“这不是清远仙尊的婴丹么?怎么会在小狐妖的身上,既然婴丹在小狐妖身上,清远仙尊又是通过何种方式复活?”
终于有人看出不对,提出问题。
这话,如狠狠扇在四位上仙脸上的耳光。
毕竟还在早一刻,她们就说我的婴丹消散了。
同时又发人深省。
竟然有人把清远仙尊的婴丹,用于区区一个小狐妖的身上,那岂非,有人庇护小狐妖的同时,并不想让清远仙尊复活?
眼看着明月和九音都无法救她,小狐妖痛苦地看向仙帝。
“龙珏姐姐,救救阿宇,我好难受……”
龙珏握杯的手微微颤抖。
她看向我,只是我冰冷的目光,让她忍不住为之一愣。
整个宴会鸦雀无声,只剩下小狐妖那凄惨的哭喊声和求救声。
他愿意求龙珏、灵曦、明月和九音,却死活不肯求我。
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龙珏终于忍不住,微颤着声音说:“清远,你就饶了她,解除他的痛苦吧。”
让我饶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