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国家文物局发布安徽淮南武王墩一号墓考古发掘以及文物保护重要成果,墓主人基本锁定为战国晚期楚国考烈王。安徽淮南武王墩一号墓考古截至目前,已提取出土各类文物3000多件(组),以及大量动植物遗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墓内最大的青铜鼎虽掩埋两千多年,仍保留着最初的吉金色。它有望成为迄今为止出土的,我国东周时期口径、体量最大的青铜圆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武王墩一号墓北侧椁室虽被盗严重,仍提取出百余组琴瑟等弦乐器。西侧两室遗物极具楚地特色,200余个漆木俑立姿、坐姿各异,佩木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东一室青铜礼器组合保存完整。专家初步判断武王墩墓出土文物的形制、纹饰、组合等具有战国晚期楚文化的典型特征。现已采集整理到的墨书文字、漆木器上的篆刻、青铜礼器铭文,对研究楚国墓葬营建过程、职官制度、名物称谓等问题具有重要意义,其中楚王酓前簠上的“楚王酓前作铸金簠以供岁尝”12字铭文,让墓主身份呼之欲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武王墩考古发掘项目领队 宫希成:这座墓的发掘为我们提供了非常丰富的珍贵信息,根据墓葬的规模、结构、出土文物和文字资料,结合文献史料记载,墓主人身份可能就是楚国的考烈王。

用成语故事 打开考烈王的“朋友圈”

我们或许对考烈王本人比较陌生,但围绕着考烈王产生的一系列成语典故,一定耳熟能详,比如毛遂自荐、歃血为盟等等。顺着历史的时间轴,用成语故事打开考烈王的“朋友圈”,认识这位史书中多次提及过的一代楚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史书记载,考烈王三年,也就是公元前260年,秦国攻打赵国。秦军与廉颇率领的赵军对峙于长平。廉颇治军严谨,临敌慎重,但赵国孝成王被秦人离间之计所惑,命赵括代替廉颇。赵括熟读兵书但年少气盛,不谙韬略举措冒失,落进秦国的圈套,纸上谈兵的结局,是赵军投降后被秦军全数坑杀。

直到考烈王六年,也就是公元前257年,赵国都城邯郸一直处于秦军围攻之下。赵国平原君奉书向魏国国君以及信陵君求救。魏王派军10万救赵,但受秦军恐吓按兵不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军情紧急,平原君挑选20个门客,准备突围到楚国去求援。此时有门客毛遂向平原君自荐。抵达楚国都城后,平原君向考烈王指陈厉害,考烈王从早晨到中午一直不置可否。于是毛遂提剑上前,以性命要挟,直言楚王不应忘记家国屈辱,使考烈王为之折服,最终以鸡狗马的鲜血宣誓为盟,赵与楚的合纵由此得以缔结。

结盟后,楚国春申君率兵救赵。魏国信陵君窃取虎符后引兵北上。等楚国、魏国援军赶到,秦军迅速撤退。毛遂自荐、歃血为盟、窃符救赵的背后都有考烈王的身影。

公元前238年,在位二十五年的考烈王病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些成语典故,围绕考烈王,关联着廉颇、毛遂、平原君、信陵君、春申君等人。战国时代的风云里,这些历史人物,以人生际遇铸就如点点星光般的文化经典,汇进中华文明的江河湖海,润泽后人。

考烈王铸釶鼎 青铜重器现楚文化独特魅力

围绕楚国考烈王衍生的成语典故,让我们对他有了初步印象。受传世资料的限制,考烈王的样貌我们现在还无法得知。不过安徽博物院收藏的一件精品文物“楚王釶鼎”,经考证,很可能是楚考烈王在祭祀活动中专用的重器。战国后期,随着秦国对江汉地区的咄咄进逼,楚国的政治中心逐渐东移。楚考烈王二十二年,楚国都城东迁至今天安徽寿县一带。安徽博物院珍藏的许多青铜器便来自这一地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件造型奇特的器物,就出土于安徽寿县的“李三孤堆”高等级楚墓,通高38厘米,口径55厘米,形状似鼎却又在一端留了个开口。《左传》中有“奉釶沃盥”的语句,因此,釶常被认为是古代盥洗用具。而鼎原为食器,用来烹煮或盛放肉食,后逐渐成为祭祀、征伐等活动中陈设的礼器。鼎也是王权的象征,《左传》记载,楚庄王问鼎中原,即有窥视中原王权之意。那么,釶鼎到底是什么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安徽博物院副研究馆员 程露:口沿的外壁是有铭文,对于它的功用,在文献中是没有记载的。但是在实际的出土过程中,它的摆放位置是不固定的,有时候它是跟食器摆在一起,有时候它是跟水器摆在一起。既是食器又是水器也是有可能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楚王釶鼎在同一地点被发现的,还有九件升鼎。造型独具楚国风格的升鼎,体现了楚文化的独特魅力。

安徽博物院副研究馆员 程露:看到这个升鼎,就是楚国的那种与众不同,又浪漫又神秘的那种体现。它的这种束腰平底的形制,已经完全打破了中原地区鼎的那种鼓腹圜底的造型,完全不同。它是楚文化的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