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封面新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蒋璟璟

5月20日,菏泽南站发布公告:“鉴于2024年5-7月份春季高考、夏季高考、中考等考试比较集中,且菏泽南站附近学校设有考点。为给广大考生营造良好的学习、生活和考试环境,菏泽南站将不再举办各类文娱活动。”与此同时,对于红极一时的郭有才,社交平台上也有了不同的声音。“必须割掉这颗网红毒瘤”,“郭有才为什么火”之类的话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一些博主也质疑郭有才的表演太土、德不配位。(大河报)

作为一夜成名的现象级博主,“郭有才”依旧置于强劲的飓风之中,这既是流量的飓风,也是舆论的飓风。既然是“现象级”,那么就难免会“由特殊而一般”“由个别而普遍”,并最终将之还原为抽象的“现象”加以讨论。很难说,这种“还原”与抽象化,是不是科学合理。所谓“以小见大”的另一面,很多时候往往便是“借题发挥”。时至今日,在很大程度上,郭有才接住了“泼天富贵”,却也承担了很多本不应属于自己的重压、非议与攻击。

关于“郭有才”个人以及其所象征的“现象”,不同的评价体系与价值标准,激烈碰撞。“必须割掉这颗全民网红毒瘤”之类的热搜话题,将这种“对撞”推向了一个空前的烈度。这种喊打喊杀的“战斗话语”似曾相识,其看似正义凛然、站在道德高点,其实从字里行间穿透下去,我们还是会发现其空洞无物与虚张声势。首先,所谓“全民网红”之说,本就很可疑——很显然,为了表述的便利、渲染形势之危,其并没有严谨的“定量化”的统计。删繁就简、牵强附会,这并不是理性探讨问题的姿态。

的确,街头上各型各款的“主播”多了,很多热点地区,扎堆的“直播群体”确乎扰人安宁、扰乱了秩序。但若说是“全民网红”,着实是夸张、失实了。需要厘清的是,很多人开播,都属于玩票性质,初衷是“记录”“分享”,并不以此为业。还有一些人尽管“怀揣梦想”搞直播,主要也是“边走边看”,在一棵树上吊死的,毕竟是少数。成为网红,越发成为一件“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小概率事件,谈何“全民”?至于说“割掉毒瘤”之类的提法,乃是典型的“大词”,属于语言形式主义,看似唬人,实则并无内在的逻辑自洽和实质意义。

客观而言,主打怀旧翻唱、精致布景、颇有腔调的郭有才,并不属于那种很土、很low的“低端网红”,更不属于那种三俗、擦边、败德的“劣质网红”。正所谓各花入各眼,郭有才不过是个忽然走红的草根音乐博主而已,倘若真以职业歌手的业务能力、以老艺术家式的德艺双馨来要求一个素人,实在有些勉为其难了。应该说,正是看重了郭有才相对较佳的人设,菏泽当地有关部门方才对之不乏肯定、借势颇多。

对于网红的真正祛魅,是让大众更为深入地了解这一行,更为充分地知晓这一行竞争的残酷。此前,一些专业机构早就发布了“主播”“博主”们的平均薪酬和职业瓶颈,这构成了最有效的劝退,也是远比驳倒一个“唱歌博主”更为有效的理性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