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萍萍的心里没有庆帝,只有叶轻眉,他全心全力帮助范闲,不过是因为,范闲是叶轻眉的儿子。

庆帝作为庆国的最高统治者,检察院作为全国最大的官府机构,竟然不为庆帝所用,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渗透到了各行各业,庆帝稍不注意都会被它所灭。

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鼾睡?

庆帝怎么可能给自己留下威胁在身边,他一定会想办法铲除,想要达成这一愿望,范闲是关键。

利用范闲,掌控监察院。

听到陈萍萍和父亲即将退休时,言冰云说过这样一句话:

您退不退不要紧,陈院长不能退,那检察院没人比陈院长更重要。

言冰云是庆国卫士,做什么心里考虑的都是为了庆国,可比起庆国,在他的心里,陈院长更加重要,这从侧面说一个问题,监察院是陈萍萍的一言堂,每个人都服他。

在检察院,没有皇帝,只认陈萍萍,庆国的皇帝可以改朝换代,但陈萍萍却不行,他是监察院的灵魂。

说一句“功高震主”也不为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检察院堪比六部,既有监察百官之责,亦有铲除奸臣杀人放火之能,可这些人不为庆帝所用,就是最大的错误。

庆帝想要北伐,想要找到神庙的秘密,就必须把庆国握在手里,否则有人背刺他,他的大业就将毁于一旦。

筹谋几十年,隐忍几十载,杀了爱人叶轻眉,都是为了这个目的,牺牲了那么多,他怎么能失败?

如今,叶轻眉死了,只剩检察院这个顽疾。

想要拿下监察院,只能靠范闲,因为陈萍萍只认可范闲。

从给范闲赐婚林婉儿,到范闲出使北齐,都在庆帝控制范围内,要说出乎意料的话,应该就是范闲成了诗仙,代替了庄墨韩在文人的领袖地位,但这点也无伤大雅,不过是一群读书人,庆帝之所以重视文化,也不过是想向天下证明,他是个明君,包罗万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前的庆国崇尚武,在外人看来就是一群莽夫,可如今他大力宣扬文化,让文臣治国,愿意给庄墨韩面子,就是想用“潜移默化”的思维,让北齐的人从文化上接受庆国,这也是为了给统一天下打基础。

毕竟打架的时候需要武,可治国的时候,还是需要这群书呆子,他这是想用“不战而居人之兵”先拿下其他国家的文人。

如今领导文人的头儿到了庆国,让庆帝对文人的掌控,更加熟练,以前还需看庄墨韩脸色,现在只需要掌控范闲就行了,可以说不是意外,反而是惊喜。

范闲的能力越大,实力越强,陈萍萍越快速把检察院给他,毕竟陈萍萍一心追求叶轻眉,这么多年,还坚持在一线,只不过就是在等待范闲成长。

为了让范闲能够在监察院立脚,庆帝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权给权,一点都不含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在的范闲,以提司之责暂代一处,而四处的言冰云跟他是朋友,等于是四处和一处都是范闲的了,三处的费介是他的师傅,费介退休了,那三处也是他的了,这样一来,范闲等于拿到了监察院的一半的权利,只剩最后一半了。

陈萍萍想要赶紧卸任,让范闲延续叶轻眉的风采。

庆帝想要加紧脚步,让范闲接手检察院,然后再找个借口,把监察院给灭了。

比起陈萍萍,范闲还是太年轻,为人容易冲动,做事还不够稳妥,只要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把范闲赶下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皇子和范闲打擂台,他们都是庆帝弃子。

以前的二皇子,是太子的磨刀石,如今二皇子又多了一个功能,他还是范闲的磨刀石。

庆帝希望范闲赶紧上位,掌控监察院,可以目前范闲的能力是不行的。

他还不够狠,还没有见识到这世间真正的黑暗,心里还有很多幻想。

二皇子为人心狠,心理阴暗,野心巨大,是范闲最好的磨刀石。

二皇子身边的人,其实都是庆帝的人,他们奉命加入二皇子,让二皇子有权利跟太子抗衡,二皇子被庆帝养大了野心,一心想要取代太子。

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意外,范闲。

范闲不仅得到陈萍萍的喜欢,还有林丞相做后盾,更是庆帝亲口直言,娶了婉儿就得到内库,这可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权有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拉拢了他,等于拉拢了一个集体,取代太子,指日可待,这也是二皇子不管任何时候,都愿意给范闲面子,因为他想要一个全心全意为他的下属,可惜范闲一开始就不喜欢二皇子,不管二皇子以利益诱惑也好,还是以亲人威胁也罢,都得不到范闲的心。

这也是庆帝想要看到的结果,他希望范闲跟二皇子斗,斗得两败俱伤,他好渔翁得利。

如果真让范闲跟老二联手,那他也不会帮助范闲,毕竟叶轻眉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扶持一个完全没有优势的他上位,那范闲作为她的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说不定他还没北伐,就被拉下马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皇子走私,陷害官员,随意杀人,私屯兵马,件件都是死罪,可庆帝还是放过了他,庆帝不是不知道,只是因为庆帝想要榨干 他最后的剩余价值。

利用他磨炼范闲,让范闲上位。

等到范闲登上了监察院,就是二皇子和范闲的死期。

说到底,二皇子也好,范闲也罢,在庆帝的心里,早就是弃子,最后的结果逃不出一个死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后

庆帝这个人,太过于自负。

他一开始利用二皇子磨炼太子,认为二皇子一切都在他的章控之中,结果养大了二皇子的野心,让二皇子有了取代太子的心。

后来他又利用二皇子磨炼范闲,想要让二皇子及时止损,回头是岸,可二皇子已经被架上去了,不愿意半途而废。

凭什么庆帝想要磨刀石就找到他,给他权利,让他从一个无忧无虑的皇子变成了与太子比肩的接班人,不想要磨刀石的时候,就收回了他的权利,让他乖乖听话当回无忧无虑的皇子?

他可是个人,不是个物件,任由庆帝随意摆弄。

庆帝从未想过杀了二皇子,可二皇子最后还是自杀了,因为他不想这么窝囊的活着,他不想一辈子活成一个笑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范闲也一样,庆帝以为可以利用范闲章控监察院,然后卸磨杀驴,把范闲赶下台,瓦解监察院,结果范闲早就防着他,等到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给了他致命一击,庆帝最后死在范闲手里。

二皇子也好,范闲也罢,庆帝从未放在眼里,结果他们一个自杀,一个杀他,让他的计划全毁了。

北齐没有拿下,三国没有统一,神庙没有找到,他的几十年谋划成了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