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本故事纯属虚构故事,故事中的人名、事件均为虚构,地名使用目的仅为情节描述所需,方便阅读理解,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985年的一天,我终于荣归故里了,告别了沙场的硝烟,换上了一身洗得发白的家常布衣裳,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叫王浩坤,20岁的时候从部队退伍,和大多数选择留在部队的战友不同,独生子的我深知家里田地和父母需要我照顾。

友情提示:因为本文字符偏长,文中可能会有“广告解锁模式”,不过好在平台新出政策中,广告解锁是免费的,大家只需看完即可继续阅读,小八在此感谢各位家人,以及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哎,浩坤,可算是个大老爷们儿了!”远远地,就看见妈妈笑眯眯地站在院门口迎接我。

“娘,您老啦!”我高兴得不得了,快步迎上去,母子俩来了个热烈拥抱。

接着我爸也笑呵呵地从屋里探出头来,手里拿着把崭新的镰刀。

“哈,浩坤回来正是个好帮手,今年咱家的麦子长势不错,正需要你这双蛮勇的大手呐!”

“哎,知道啦爸!”我很不情愿地摆摆手说:“您就让我先歇歇吧,我跑了大老远的路啊。”

“行了,别磨蹭了!”爸斩钉截铁地说:“今儿个咱们得把麦子尽数给打了,今年是个丰年。”

爸的话音刚落,妈就接过话茬说:“对对对,你爸说得太有道理了,咱家的那块麦地就在村口西头,离咱家老屋对面没多远。你就先去那熟悉的地儿转转,等中午好了咱们再聚一聚家常。”

看着父母脸上洋溢的喜悦,我也不好再狡辩什么。

于是很快,我就换上一身单薄的汗衫短裤,翻身下了地妈贴心地为我打好了梆子,我顺手拿起镰刀,就朝村口西头走去。

“哎,别忘了,就是咱们老屋对面那块地啊!”妈在身后远远地提醒。

走着走着,我渐渐迷失在了麦浪的海洋里,阳光普照,麦浪滚滚,一切都那么熟悉又那么新鲜。

我深深吸了口气,品味着空气里麦香的味道,太久没有尝过这个味道了!正当我沉浸在久违的家乡情怀时,忽然一阵风吹过,在我面前掀起一阵麦浪。

与此同时,一个年轻姑娘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你这是干什么呢?!快从我家的麦田里出去!”

我吃了一惊,抬头就看到一个气呼呼、拎着镰刀的年轻姑娘逼了过来。

我被姑娘的怒吼吓了一跳,手里的镰刀也不知所措地垂了下来。

眼前这位年轻姑娘,身材消瘦皮肤白皙,一双杏眼炯炯有神,只是那咄咄逼人的神情,着实让人有些生怕。

“你...你说什么?”我结结巴巴地反问。

“我说,你怎么跑到我家的麦田里来了?”姑娘掷地有声地质问道:“快点给我滚出去,这可是我家的地盘!”

我连忙解释:“不,不...你肯定是弄错了,这是我家的麦地!”

“胡说八道!”姑娘理直气壮地打断我说:“我可是从小就在这村子长大的,哪有不知道这片麦地的主人是谁?你别狡辩了,快从我家地里出去!”

我百口莫辩,只能干瞪眼看着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在这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老妪拄着拐杖,蹒跚走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倩倩,你这是干啥呢?”老人疑惑地问道。

“哎,奶奶,就是这个家伙偷偷溜进了咱家的麦田!”姑娘立马回过头来告状。

“嗨,你这丫头片子!”老人斥责了姑娘一句,又看向我问:“小伙子,你是哪家的啊?”

我正想回答老人的问题,忽然一个老汉也加入了进来。那老汉打量了我一眼,突然面露喜色地说:

“是你啊!我说怎么这么眼熟,你肯定就是咱们村里王家的大儿子浩坤吧?”

“您...您怎么认得我?”我被老汉的一番话搞糊涂了。

“哈哈,你小子肯定是刚从部队荣归呢!我说怎么越看越像当年你爷爷的样子!”老汉爽朗地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时,那位老人忽然开口了:“倩倩,你瞧瞧,这就是今年我们帮你相的那个王家的小伙子呀!”

“什么?!”我和那姑娘异口同声地惊呼出声,一时间,四目相对,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这姑娘就是我的相亲对象?我的心里简直是五味陈杂。

刚才还口出狂言地冲我吼叫,现在又一脸娇羞的样子,脸颊泛起两朵红云。

反观我自己更是手足无措,竟然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跟自己的相亲对象闹出这等的乌龙,真是太糗了!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和僵持,我在心里焦急地盘算着该如何打破这个局面。

终于,我硬着头皮先向姑娘鞠了一躬:“对不起,真是太冒失了,我是刚从部队回来,完全不知情这里竟是你家的地,真是闹了一个大乌龙啊!”

姑娘抿着嘴,眼神游移不定,似乎也在组织语言。

“你...你也太糊涂了吧?”她终于开口说话,语气里已没了之前的咄咄逼人。

“连自家的地界都分不清,要不是奶奶和老王伯认你,谁知道你会惹出什么祸端来?”

“是是是,都怪我太莽撞了。”我赔着笑脸连连点头。

“哎,你倆怎么就拌嘴上了呢?”老人无奈地摇摇头,又看向姑娘说:“倩倩,你可得谅解一下这小伙子,毕竟他是刚从部队回来,对家乡的环境还有些陌生。”

“哦,原来如此。”姑娘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神情缓和了几分。

“哈哈,没想到咱俩的初次见面就如此精彩啊!”我突然放松了下来,开起了玩笑,“也不知是个怎样的仙缘,让我们两个就这么扑朔迷离地邂逅了。”

“哼,你还好意思说!”姑娘娇嗔了一声,脸上却也泛起了羞怯的神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奶奶和老汉的调解下,我和姑娘的关系逐渐缓和了下来,老人建议我们两个年轻人干脆就先相互介绍认识一下,破除心里的那层芥蒂。

“哼,我可是听说了你的一些过往。”

姑娘先开口说道:“听说你就是个莽撞鲁莽的家伙,行事不经大脑,对长辈也是不太尊重...”姑娘一幅小大人的语重心长。

“哟,倒是把我说得一塌糊涂啊!”我连忙为自己正名说:“放心吧,我在部队里可是受过很好的教育,怎么可能对长辈不敬呢?再说了,你能不能别就这么污蔑我啊。”

“那你说说,你在部队里都经历了什么?”姑娘似乎对我的军旅生活很感兴趣。

“哎,你是不知道,当兵的日子可叫一个苦。”我翻了个白眼,语重心长地开始说起我的部队生涯。

“说实话,我刚入伍的时候,那阵仗可把我劝服了。”我忆起了往事,语气开始郑重起来。

“你别看我现在一身膀大肌壮的,可当年我刚从家里出来,那叫一个娇生惯养。”

姑娘听到这里,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怎么,你也是从家里蹦出来的小公子哥儿啊?”

“不不不,我哪里是什么公子哥儿?”我赶紧摇头否说:“我就是个老实巴交的穷小子,家里穷得只剩下自个儿这张臭皮囊了。”

“好了好了,你别絮叨了,快进入正题。”姑娘没好气地催促我继续讲下去。

我清了清嗓子,决定讲一个狠的:“刚入伍那阵子,每天我们连着几个小时的徒手训练,在烈日下刷太阳澡。大家个个吭哧吭哧地直喘粗气,场面好不难看。”

“哎哟,听起来还真辛苦啊!”姑娘惊叹了一声。

“这还只是开胃小菜。”我神神秘秘地说。

“有一次,我们连队要进行一场实战演习,临时紧急出动,可偏偏那天我的肚子不太舒服。”

“然后呢?”姑娘见我这话戛然而止,顿时来了兴致。

“然后,然后就出了岔子。”我压低了嗓门,像是在讲什么惊天秘闻:“我们那天一大早就被紧急叫醒,七手八脚往车上爬。可我实在是拉肚子拉得厉害,扭扭捏捏地一直磨蹭。”

“后来车一开动,我的肚子就彻底犯毛病了,硬生生憋到快要当场喷出来了”

“呀,你可真能憋啊!”姑娘被我的描述给笑场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耸了耸肩继续讲道:“等到了目的地,大家立正站好,可我就藏在人群后头拧巴着,感觉随时都能忍不住就地解决。”

“我去,你那还怎么训练啊?”倩倩说的时候,几乎要捂着鼻子了。

随后我漫不经心的说:“就在那节骨眼上,我的肚子彻底出了岔子,稀里哗啦地...咳咳,我就不说了,你懂的。”

“呀呀呀,你可真太...这也太过分了吧?”姑娘被我的荒唐经历给逗乐了,笑得前仰后合。

“好啦好啦,我就是逗你开心一下嘛。”我也被她的欢脱给带动了,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其实在那种严肃的环境下,即使肚子在不舒服,也都被环境给压制下来了,毕竟在部队可不能乱出岔子。

就在我们你来我往、打情骂俏的时候,爸妈也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看见这一幕,妈不由得咭咭咯咯地笑了起来:“哎哟,你们两个这都聊上了?”

我和姑娘被妈一语逗红了脸,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谁知爸倒是睿智地开腔了:“行了行了,你们这些孩子家家的,就让他们多亲热亲热吧,反正你们两个马上也是要定亲的人了,将来都是自家人嘛!”

“哎哟,您老可别闹了。”姑娘娇羞地瞟了我一眼。

“对对对,你们自己慢慢熟悉熟悉,将来不都是一家人吗?”妈也笑眯眯地拱火。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哎,那什么,咱们是不是该回家了?都快到午饭时间了吧?”

“哈哈,好好好,你们先溜达溜达,我们就先回去了啊!”妈妈像是看穿了我们的心思,拉着爸爸就自顾自地走远了。

就这样,我和姑娘只剩下了两个人,场面一时有些尴尬起来。谁知姑娘突然侧过身子,脸上尽是娇羞的神情。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

“哦,我叫王浩坤。”我有些不自在地回答。

“王浩坤啊...嗯,倒是个不错的名字。”姑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正当我准备继续话题的时候,一阵微风吹过,掀起一阵麦浪,阳光斜照,姑娘的侧脸在这一刻格外动人、洗去了之前一身的锐气,我呆呆地看着她,竟然无比希望,这一刻能永恒定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结语:

正如爸妈所说,我们注定就是命中注定的一家人。

从一开始的阴差阳错,到后来的火种燎原,这一切都像是被高高在上的天意所主宰和安排。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娇羞的姑娘,心中百感交集,她究竟是我无心插柳的机缘巧合,就在这个念头消失之时,我却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触摸她的侧脸。

姑娘显然也有所觉察,她霍然转过身来,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我们就这样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眸中仿佛能看到整个世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故事,故事中的人名、事件均为虚构,地名使用目的仅为情节描述所需,方便阅读理解,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文中所有图片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私信小八,速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