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南方都市报》报道,5月21日晚,拥有400多万粉丝的网红“王红权星”已被各平台封禁。同时,被禁言的网红还包括柏公子、鲍鱼家姐。当前,王红权星的短视频账号显示被封禁,柏公子、鲍鱼家姐的账号则显示“该用户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已被禁言”。

一夜之间,从坐拥百万粉丝的网红到全网“查无此人”,虽然目前相关平台尚未公布具体原因,但不难发现,此次被封禁或者禁言的网红,都曾在社交平台高调炫富,其中王红权星曾晒过大量珠宝,自称“全身没8位数不出门”。

如果仅是富人单纯地分享真实生活,财富来源合法正当,不过是通过炫富满足个人虚荣心,这本身无可厚非。但从“炫富始祖”郭美美开始,炫富就是一门流量生意,无论是前期进军娱乐圈还是后来做减肥药生意,终极目标都是带货。

此次被封禁、禁言的三位网红也不例外。他们靠“炫富”走红后,都进行过直播带货——“富豪”炫富也都是为了致富。这些炫富网红表面上是分享富人日常,背后念的却是收割粉丝的生意经。当然,至于这些网红中是否有涉嫌编造虚假信息、人设造假等情形,还有待官方进一步调查披露。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4月21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开展“清朗·整治‘自媒体’无底线博流量”专项行动的通知》,其中就将“迎合低俗需求制造炫富人设,刻意展示金钱堆砌的奢侈生活,借此吸粉引流”列入了整治的重点问题。从行动发布到三位炫富网红封禁,正好一个月时间,或是专项治理行动的阶段性成果。

就在上周,多个平台发布关于打击宣扬炫富等不良价值观信息的公告。据此来看,炫富网红被全网封禁也就并不意外了。相关平台采取封禁手段,正是落实清朗行动的具体举措,同时也释放出鲜明的信号——“炫富”这门流量生意走不通了。

平台对炫富网红采取封禁、禁言措施,舆论场上也有不同声音。其实,这并非是针对个人分享自由的限制,而是对宣扬不良价值观亮剑,同时也是遏制拜金主义泛滥乃至建构健康的网络文化的必要之举。

这并不是否定人们追求富裕生活,相反社会鼓励人们劳动致富。值得注意的是,与传统小范围的个人斗富不同,网络炫富面向的则是社会大众。

挥金如土的奢侈生活,经由互联网放大后,炫富本身在满足受众的“窥探欲”的同时,也会像病毒一样蔓延,引发跟风和模仿。这也导致一些“人造富豪”大行其道,连包装富豪人设的素材,比如奢侈品、豪车豪宅等购买记录都成了可售卖的“商品”。

有研究者指出,网络炫富并不是一种正常的价值呈现和享受财富的行为,而是以展演的方式片面夸大财富的“晕轮效应”,以致财富最终成了衡量一个人价值和能力的唯一标准。

所以,炫富并不触犯法律,但也难言有理、正当。拜金主义一旦泛滥,这对判断能力较低的青少年来说,产生不良的示范效应不容小觑,无疑将会影响他们的消费观念和价值取向。以此而言,网络上这股奢靡之风必须刹住。

不可否认的是,社交平台对于炫富潮流的形成,具有一定推波助澜的作用。因而,维护清朗网络空间,治理网络炫富还需要平台持之以恒,不能等这轮集中整治的专项行动过后,又刮起“炫富风”。

对此,还需要完善相关制度机制,形成有效监督与打击合力。一方面,平台需在提升内容生态治理能力上下功夫,倡导社区自觉抵制炫富等不良风气,推动形成社会共识;另一方面,对炫富等违规内容“零容忍”,通过不断优化改进算法机制,加大人工巡查力度等方式将其纳入日常管理。

如此,网红靠“炫富”致富这条路,恐怕就走不通了。

编辑/徐秋颖 校对/贾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