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建华是来自上海的知青、1950年3月3日出生。1966年初中毕业,1968年8月26日到黑龙江生产队建设兵团。

后来结婚嫁入了赫哲族人家......

因为结了婚,就没有返回上海,后来高考开始,付忠义就劝韦建华,付忠义是韦建华的丈夫,让她参加高考,韦建华是初中毕业,才去下乡做的知青,记性好、当时学习也是很踏实的。

可是韦建华拒绝了付忠义的建议,结婚那年,韦建华的父亲退休,母亲去世,没有钱让韦建华上学,那年韦建华和付忠义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了,付忠义的工资还不到四十块钱,一笔钱恨不得分两笔花,哪里有钱去上大学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韦建华家里有五个孩子,五朵金花,韦建华听老师说,肯定会有个人去北大荒的,当时韦建华的闺蜜有两个也去了北大荒,就想着自己走远一点,妹妹就不用去那么远了,韦建华就这样来到了北大荒。

1968年下乡,那时候韦建华心底里有傲气,别人看不惯她,她本来是因为家室清白,是要被送到武工队的,但是武工队的人不喜欢她,又被送了回来,去了农工排。

收割的时候正好是雨季、怕麦子被雨水淋了去,就算是来例假,也是不给请假的,每次回来裤子都湿了,还有泥土,只能到河里面去洗。那时候,情况比较艰难,很多人都有了病根。韦建华的腿疼腰疼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病根。

8月的时候,草长得旺盛,男生用大刀砍草,女生力气小就用小的砍,指导员要走了,他把韦建华叫到他家里面,他的妻子也在,指导员说;“新来的指导员作风不好,把他的小姨子给搞大肚子了,你这么漂亮,你要小心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的指导员来了,的确找过韦建华,但是韦建华并没有同意,这时候指导员就盯上了跟韦建华一起来的“小辣椒”,小辣椒还帮着指导员透过韦建华的信,在指导员的压迫下,韦建华并没有陷入圈套,但是“小辣椒”被指导员告诉,如果发生男女关系的话,就可以被保送上大学。

后来“小辣椒”没有被保送,就把指导员给扯了出来,韦建华说;“当时他那样勾引我,我要想上大学,应该头一个走。”这还是小辣椒自己的立场不坚定。

韦建华能跟付忠义认识也是多亏周围的人撮合,刚刚开始,看上韦建华的人是付忠义的弟弟,但是在当地,需要哥哥先结婚,韦建华很傲,其他的人也不敢跟韦建华接触,韦建华看着付忠义老实,付忠义是党员,当时要跟一个女人结婚,因为组织上不批准,就没有结成,看上过了付忠义是党员的身份,因为党员谁不归指导员管的,所以就这样韦建华就嫁给了付忠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指导员听到了风声,就去找韦建华,问他怎么回事。当时是规定不能谈恋爱的,韦建华就对指导员说;“你别老是听我的,你也听听其他人怎么说你的。”

指导员说;“都是怎么说我的?”

韦建华;“他们说他们的,我不信,你信他们说的吗?”

这话的意思是告诉指导员别动脑子。

韦建华和付忠义结婚了,韦建华的父母是比较开明的,听说付忠义是赫哲族,母亲就来信说,要韦建华了解当地的风俗,知道礼仪,不要到时候一杯苦酒和下去,做错了事情。同时,韦建华的母亲给她寄送了两床棉被、两套衣服。婆婆又给韦建华做了两张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付忠义跟韦建华结婚后,就调回了勤得利邮局上班。

结婚之后、韦建华就去了农产资料科,到哪里付忠义是唯一的党员,归县里管。哪里又有几个是上海来的知青,比较自由了,不像,那种在指导员手底下,总想着弄你。

付忠义说;“你考吧!我供你。”

付忠义想让韦建华发挥更大的能力,但是韦建华拒绝了。

韦建华不想辜负付忠义,韦建华知道,一旦考上,她就不会回来了,但是不回来的话,孩子一人一个,一个缺爹一个少妈。更何况若是将来考上,岂不是跟付忠义没有了共同话题,两个人本来一个是初中毕业,一个是小学五年级毕业,将来要是大学就根本没有共同话题了,要是抛弃他,韦建华难受,要是两个人就这样过着的话,又觉得没趣。还不如不考大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要说遗憾,韦建华是有的,韦建华家五个姐妹,韦建华从小当做男孩子培养,韦建华长得漂亮,本来是要想报考外国语的,将来当翻译。

韦建华是那种贤妻良母型的,嫁给一个人就不想着其他的了。知青大返程的时候,韦建华也想过回去,但是若是回去了,将来也没个工作,更没人养自己,还不如不会,到时候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

勤得利那时候穷,不穿内衣,就一个袄,进了门就脱了,他们也不洗,韦建华又从上海来的,习惯上,脏衣服从来不过夜,付忠义一开始有一些大男子主义,韦建华的老婆婆喜欢出去玩,没有人给自己帮忙,俩个人谁也不让谁。

在那个地方,孩子的尿布都是不洗的,孩子尿了,就把孩子的尿布放到炕上暖热了再换上,但是韦建华是比较爱干净,第一个孩子九月份,水很凉,但是韦建华都是每天都要洗的,其他家的孩子都一股尿味,只有韦建华家的孩子没有这股味,只有奶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付忠义习惯性地不洗澡,他让韦建华改变了这个习惯,但是他并没有改变韦建华,还让韦建华给改变了。

韦建华在老家,都是爸爸给妈妈做东西,洗衣服做饭,韦建华的爸爸除了让韦建华的妈妈上班,什么都不让做。

东北的男人有些大男子主义,有一次两个人都比较忙,孩子饿得哇哇大叫,付忠义正好忙着分报纸,还没有等到韦建华来就把孩子扔到了地上。韦建华也就这样跟付忠义大吵了一架。

韦建华是上海人,做的饭比较好吃,在怀孕期间,付忠义的舅舅经常来家里吃饭,那个年代,女人是不能上桌的,但是老人是上一辈的。吃完之后家里的两个小叔子,把剩下的全吃完,韦建华跟付忠义说,吃的东西又不是给自己吃的,是给孩子吃的。不过,还好的是、付忠义的舅舅没有那么保守,所以会让韦建华上桌吃饭的。韦建华是上海来的,也不客气,终于可以吃饱饭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地方的传统是,生孩子需要去外面生,搭个棚什么的,但是这也是十分野蛮的,魏建华就想着,生孩子是走一回鬼门关,想要回上海生孩子的,但是还没有回上海,韦建华的父亲就死了,上海市回不成了。

自家里生的孩子,连个孩子都生在了九十月份,那个时候好弄到鱼,婆婆把韦建华照顾得很好,做晚饭就去钓鱼,韦建华的婆婆在当地是比较开明的,其他人都总是跟自己的婆婆弄得婆媳关系不好,韦建华的婆婆什么都会,有比较开明,跟韦建华生活了将近十来年。

婚后一段时间,韦建华喜欢上了跳舞,有一次付忠义到歌舞厅去找韦建华,在回家的路上,付忠义说,要是明天再这样,就民政局见。韦建华委屈说;“高考都没离开你,现在跳各位都不让,我是五十岁的老太太吗?天天守着你。”就这样付忠义也不管韦建华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93年韦建华的儿子高中毕业,但是没有考大学,因为赶上最后一批接班,后来韦建华感叹地说,没上大学走错了路呀!后来说知青返回上海,就给户口,当时儿子刚刚结婚,就没有跟着一起回上海。但是每一次回去,勤得利那地方,韦建华和付忠义最大,只要回去,都抢着给做饭吃。

婆婆比较喜欢喝酒,付忠义是在邮局,连队之间跑,知道那个连的酒好喝,就喝那个连的,韦建华是喜欢喝酒的,他的父亲从来都是把它们当男孩子养,韦建华也是喝白酒的,插队时。人家男生喝酒,韦建华也是要喝一点的,但是付忠义是不喝酒的。

儿子和女儿一起结的婚,当时没有钱,韦建华自己结婚的时候是婆婆的两个房子婆婆一间,他们两个人一间,就这样过了过来,后来银行分房子,小叔子也就住了进来,再后来厂里面也分了房子,小叔子就搬了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时盖房子的时候,小叔子说盖不出来房子,只韦建华和付忠义手中的钱,是不可能盖上房子的,但是两个人借着钱,就盖了起来。

1997年,韦建华把女儿送到了上海,虽然韦建华返回了上海,但是女儿跟韦建华并不亲,两个孩子自己带不过来,只能把小孩带到上海。

当时其实是要把弟弟的放到上海的,但是小时候的女儿觉得上海的条件好,就不走,弟弟比较小,什么都不懂,抱着韦建华的腿,要跟着妈妈。是女儿自己的选择,韦建华把事情给女儿讲清楚。女儿的初中时和小学都是在上海上的,儿子小学在上海上的,因为当时发洪水,没有地方上学,只能这样做。

回到上海,韦建华和付忠义就只能做了宿舍管理员,一个月一千元,韦建华跟做饭的阿姨关系好,打饭的时候多给点,就这样韦建华和附中依旧这样吃一顿中午饭,汤是不要钱的,两个人一个月也就花200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0年、儿子和儿媳也回到了上海,发现都赚不到多少钱,后来发现卖房子比较赚钱,就卖起了房子,赚了一二百万,在南京买了两栋写字楼,每年能受十一二万的房租。

后来买保险,检查出来得了一种病,是肾功能问题,医院让花800元做一次检查,为佳话最小的妹妹是医生,她问韦建华舍得么。韦建华说,舍得,没有人,钱也没用的。

就这样每个月付忠义都需要200多块钱的药钱,吃了十五六年,就好了,但是老三家的媳妇,不懂得珍惜,老三死了,才后悔。

付忠义觉得上海待不惯,说冬天太冷了,夏天太热了,要回去。后来他们买了新房子,装了空调,冬天不冷,夏天却不热,韦建华对付忠义说;“你要是在勤得利早就作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