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杜城,你们都是穿一条裤子的,我就找别人替我出气。

紧接着小电话啪一下就给宝哥织了过去,此时宝哥正在机场接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呢,这一接通,对面的黄公子就说了,喂,宝哥,我是子明,子明啊,怎么了?

你不是到了长城饭店了吗?

小城呢,应该也过去了吧?

宝哥,小城是到了,不过他帮着别人来揍我,这事你说怎么办吧?

当时宝哥这一听也有点懵逼,怎么了,发生啥事了?

这黄子明就噼里啪啦的一顿说,他们都是一伙的,就我是外来人。

宝哥,今天你的生日宴,那我就不参加了,我现在的去小院了,这给我踹的西瓜子都快吐出来了。

杜城在旁边就喊,宝哥,你别听他瞎巴巴,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儿。

这宝哥一听,那个子明啊,你别生气,这事我指定给你解决,你把电话给小城,这黄子明就不情愿的就把电话递了过去,当时城哥接过来就说了,宝哥,不是这么回事,小城,我不管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今天我过生日吗?

你就应该把这事儿给我压下来,咋的?

你还真让他打架呀,这都见红了,你是怕我活得太长了吗?

小城哥一听也觉得挺委屈的,不是宝哥,我我我小城啊,我知道这事肯定不怨你,但是你得想一想,我为啥请他来啊?

还不是他背后有我用的人吗?

是不是?

你就当是帮帮我,让那个叫加代的给他道个歉,赔点钱行不行?

这小城哥一听应付的说道,行,我知道了。

他电话就过来,然后调整了心态,说道,黄子明,走,我先送你去小院院,其他的事你放心,我指定给你个交代。

说着就拽着他往外走,这黄子明就接着不干,我不走,怕,就推了杜城一下,旁边的陶强一看就上来了,一把就把黄子明的脖给掐住了,你推谁呢?

你再推一下试试。

黄子明气愤的说道,你敢掐我脖子,你信不信?

话还没说完,陶强也没惯他那毛病,从这个兜里小六家四这一拿,哐当一下子朝着黄子明的耳边框就开了一声,给黄子明吓的支捂脑袋,杜城,这就是你答应宝哥要解决的方法吗?

这杜城心想,对,只要你不在这儿,今天的生日宴就会顺利的进行,黄公子请你好好的配合,去小院院检查一下,万一你身上的那个零件被打坏了就不好了,是不是,陶强带走。

陶强拿着六家四支着的EE的往楼下一带直接给塞车里去了。

马三开车走,不一会就干到了医院,陶强一亮证,小护士很快的就把片拍了,大夫说没啥事儿,体外伤,就是说白了,这个胃部可能受点轻微的损伤,这两天喝点稀的容易消消化的就行。

当时陶强把这个电话给杜城就打了过去,城哥,没事,旁边的黄子明就说了,那啥杜城,我给你个面子,这事就拉倒了。

一会儿宝哥就回来了,你得让我见见他呀,我特意从国外回来的,你放心吧,我不闹事,你给我拉回去吧。

杜城一听他这诚恳的态度,再加上又是宝哥的生日,他应该会顾全大局,不会瞎说八道了,行,拉回来吧。

就这样,马三开着小车又把这黄子明又往回拉了,与此同时,宝哥从机场接的这俩人这也快到了,不一会儿俩车就在长城饭店门口相遇了。

黄子明这一下车就委屈的喊道,宝哥呀宝哥,这吴双宝一瞅,子明,你不上医院检查去了吗?

没啥事吧?

这黄子明就指着陶强跟宝哥说道,宝哥,那杜城让他拿6加4要打我,都开了好几声响了。

当时吴双宝一听这话也抓脑袋了,赶紧给旁边的这两位合作伙伴说了,你俩先进去吧,陶强你也上去吧,顺便跟杜城说一声,让他出来接一下子明。

这陶强一听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不一会儿杜城就走下来了,这宝哥当着黄子明的面就假装气愤的说道,小城咋回事啊?

那咋还能让陶强掏家伙适蒙他呢?

你不知道他是我的朋友吗?

这个杜城气的,姓黄的,你这嘴是真他妈碎啊,就这点儿逼事儿,还跟宝哥告状,宝哥,我不让陶强拿六加四肢着他,他就跟个牛似的,拉都拉不动。

这宝哥一听就一摆手,行了行了,就这么地吧,我那个贵客都进里边的,今天谁也别跟我闹事,听见没有,黄子明就站在吴双宝的身后,行吧,宝哥,我今天给你个面子。

宝哥一听黄子明松口了,赶紧应和道,对,小城还小,别跟他计较,就这样。

这帮人暂时和平的就进去了,这边一落坐,宝哥就端着酒杯客气的说道,感谢各位来参加我吴某的生日宴,我敬大家一杯。

说着就一饮而尽,来来来,都落座吧,那个子明是专门从国外回来看我的,来来来来,坐我旁边安抚着。

黄子明就坐在旁边了,那代哥这没坐,大志就说了,加代坐我旁边。

代哥假装镇定的就说了,那我不坐了,我这衣服还没换呢。

说着就出去了,刚走到门口待搁,心里边酸不拉几的合计,我换啥衣服我也不差他这顿饭我就在这等着吧,一会过完生日就走。

说着小兜一插就蹲在了门口的椅子上,屋里的黄子明也不打算放过他,对着宝哥说道,宝哥看见没那个就叫加代我听说他跟小勇哥和二远的关系挺不错啊,他是怎么舔上他们的?

这宝哥就小声的说道。

你别碎嘴了,那小勇今天没准也得来,现在说白了就是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明白啥意思不?

这黄公子不服气的说道,那他手下的兄弟给我打得够呛,这口气我必须得出来,加代进来吧,你咋不上桌呢?

怎么的?

那小勇哥没来,还有你那个大靠山刘正远没来,你是不是连在这座的勇气都没有啊?

这加代一听也是压着心中的怒火猛抽着小快乐,这也没吱声,这边杜城就不干了,刚想要站起来,门怕就被打开了,我说怎么老打喷嚏呢?

原来是有人在背后他妈的老念叨我呀。

双宝啊,我来晚了,不好意思了。

说着就端着个小盒就过来了,这是给你的喜欢吗?

当时吴双宝一看,直接站了起来,客气的说道,哎呀,远哥来了,把小何一接,我擦18根金条让你破费了,没事,你喜欢就好。

说着就往门口一看加代这样子就知道他肯定受委屈了,双宝啊,咋的,那加代不能上桌吗,这都可是我哥们跟小勇关系那也挺不错。

这宝哥就尴尬的解释道,没有,不让他上桌,你看我这不是忙得没招呼过来了,来来来,加代从这做,这加代也站了起来,走进来就说了,我这衣裳没换,我就不上桌了。

这远哥仔细的一瞅,你这衣服咋的都是香槟味儿啊?

还有你这发型怎么回事啊?

加代就忍着气说道,没事儿,没事儿,旁边的大志就拱火道,你让人拿香槟洗个头还没事呢。

哼,这边杜城也站了起来,不是远哥,这个事过后,我再跟你解释,今天宝哥过生日,来,你先坐着。

当时远哥一听这话,心中一股怒火就慢慢的燃了起来,然后直接就把加代就拽了过来,坐我旁边。

这一落座远哥就把袖子往上面撸了一下子,被缠着的纱布就露了出来,远哥赶紧的就给盖上了,这一个动作被黄子明看见了,这小子又开始作妖了,你叫刘正远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