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吴双宝,我丈战哥在你那不是存一样东西吗?

你现在给我送到长城饭店来,我们这要表演一个节目助助兴。

随后没一会的功夫就送过来了一个小盒,里边是一对小左轮,当时宝哥就拿出了其中的一个,你们要完事吧,我给你们试试。

说着把花生米一塞,啪的一拽,照着顶棚就砰的开了一下,确实挺劲的好使。

然后又拿起了另外的一把,把花生米一上,直接就放桌子上了,你们慢慢玩,看你俩到最后底谁认怂。

远哥一看,行,姓黄的,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不过我可先跟你说好了,我刘正远是碰过这个家伙似的,你要是说跟我这么玩儿,你的命要是真没了,我可不给你担这个责任,这也跟吴双宝没任何的关系,听见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黄子明大眼珠一转就说了,行了,没问题,你这样,你比我大,我尊敬长辈,你先来吧。

这远哥一听也笑了,行,可以,拿起小左轮趴就打开了,看见没,一共6个格,就上了一粒花生米说顽夸的一转,啪转完以后就给自己的脑袋顶上来,吓得大志赶紧拦着远哥,你虎啊,可别顶那儿啊,顶肩膀头子吧。

当时二远哥就推开了大志的手,不用,黄子明,你不是要跟我玩命吗?

咱们要打别的地方就没意思了,要玩就玩个狠的,这一笔划给旁边的杜城也吓屁了,完了,完了,那啥,我给战哥打电话了,他马上就到了。

远哥跟没事人一样,就安慰道,没事儿,我要是真没了,你俩多给我烧点纸就得了。

此时的加代却非常淡定,因为他知道其中的猫腻,这边大志还瞅呢,你赶紧拦着点呢。

就在这功夫,远哥连眼睛都没闭,夸得直接就搂了一下,所有人的心都跟着跳动了起来,这一听,没响,我去,没想心里的石头算是放了下来,紧接着远哥直接把小左轮推到了黄子明的跟前,该轮到你了,给黄子明都看愣了,他没想到这刘正远真的敢开想,而且幸运的是他还没中弹,就在这犹豫之际,旁边的大志就催促的说道,咋的,吓尿裤子了,该你了。

当时黄子明就瞅了瞅吴双宝,这宝哥也是跟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道,你瞅我干啥呀,我刚才也劝你了,但是你不听,非要挑战人家,我有什么办法,这个黄子明整的上不来下不去的。

大志又催促的说道,咋的,你是不是没拿过这玩意儿?

来,我帮你顶上,给黄子明吓得赶紧说道,那个别着急,别着急,我自个儿会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完以后拿起小左轮极不情愿的就知道了自己的头上,这一合计也不能跟老黄家丢人呢,一咬牙,一闭眼,咔巴一下就扣动了扳机。

与此同时,他的大汗珠子也流了下来,反应了5秒之后,眼睛一睁,瞬间就笑容满面了,然后扬巴的说道,看见没,老天爷都眷顾我,不让我没,刘正远该你了,这里边还剩四发,命中率也非常的高,如果你现在向我求饶的话,我会考虑考虑放过你。

二远哥一听这话就冷笑了一声,不就是四发吗?

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老天爷眷顾的人。

拿起小左轮冲着自己的脑袋连续砰砰砰扣了三下,搂完以后就给黄子明扔过去了,速度也是极快,还差一发了,你来吧,给他妈黄子明都整蒙圈了,这不可能啊,你连开三下都没打中,这这这这,黄子明别着这这那那那的,快点的,催促的声音吓得他不自觉的就往后退了一步,他要是睁开最后这一响呢?

那不是傻子吗?

肯定会见阎王爷的那个刘正远,你牛叉,我佩服你,这远哥就得意的笑了,你不能说光这么佩服啊,你得动手啊,快点的,我可没空在这儿跟你磨叽,你要是不爱打脑袋的话,你这么的,我退一步,你往后脊椎骨杵一下子,就算你到时候残了全了,伤了,跟他妈的脑血栓似的,吃喝拉撒全在床上了,你放心,我刘正远保证伺候你一辈子。

这黄子明一听这话,手心冒汗不说,腿肚子都转筋了,赶紧拽了拽旁边的宝哥,那宝哥抽着跟小筷乐连理都没理他,意思是我可管不了这给黄子明气的行,你们都逼我是不是?

心想反正就这一粒花生米,打谁不是打呀,反正我不能没。

说着,嘴角上也泛起了一丝阴笑,抬起手中的小左轮,朝着二远的肩膀头子就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就响了,但是这一下并不是他的响了,而是对面二远身后的陶强开的响,直接打中了他的手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给这黄子明都整愣了,忍着疼痛又拿着小左轮朝着二院扣动了好几下,依旧是没有想,我去,不可能啊,刚才宝哥那都打响了,其实他没注意到宝哥那个细节,他把第一个小左轮虽然是打响了,但是他拿出来第二个的时候,就不经意间给撞针上摸了点润滑油,这样就打不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