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向前和贾为民是棋友,两个人经常一起下棋。他们两人走到一起,完全是因为有一样的职场背景,说的透彻些,履历基本相似,都是从局长位置上退下来,所以,二人有很多共同语言,有的时候,高向前说出一个字,贾为民就知道其中深意。其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大家都是“道”上的人,谁也别嫌弃谁。

周日,贾为民约高向前下棋。

贾为民说好周日要陪孙子去游乐场,可是,昨天下棋的时候,高向前连续赢了贾为民三局,贾为民心里气不过,非要今天再杀上几个回合,一雪前耻。晚上,贾为民研究了半宿棋谱,天快亮的时候才强迫自己躺在床上迷瞪了一会儿,下棋是个体力活,得积蓄体力。

第二天,贾为民早早到了公园,他坐在石凳上,摆好棋,等着高向前的到来。

棋盘旁边放着一小杯水,这和之前的大水壶有了鲜明的对比。这是贾为民为了今日能好好下棋做的准备,他生怕上厕所断了思路,影响下棋,再输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到了约定时间,高向前迟迟不到,贾为民有些着急。他给高向前打了几个电话,对方都挂断了。

“这个老高,去哪里浪了?”贾为民埋怨道。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高向前仍然未到,贾为民生气了,直接给高向前妻子刘云燕打了个电话。刘云燕说丈夫一大早就去原单位了,说是有个茶话会。

挂断电话,贾为民的心里更加难受。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自己没人请,高向前却有人请。他知道,高向前在单位里都混臭了,听说他退休的时候,单位的人都放了鞭炮庆祝,这是什么情况,还有没有天理了!

越想越生气,下棋的心思也没有了。贾为民胡乱收起棋子,气呼呼地走了。

没走多远,他遇到了前来赴约的高向前。

贾为民瞥了一眼高向前,高向前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皮鞋擦得贼亮,能当镜子使了。他从表情上判断,高向前很开心,他又知道,高向前肯定会向自己炫耀此事。贾为民虽然想赢他,但是又觉得自己接受不了他被原单位请回去做演讲的事儿,权衡利弊,还是一走了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盛夏季节,高向前依然穿得板板正正,和公园的格调有些不搭。从单位回来,他路过自己家,可以换一身休闲装,但是,他一想可以到贾为民面前显摆显摆,他直接开车到了公园。

其实,今天单位邀请他只是为了拍个照,几分钟就完事了,大家都很忙,没人鸟他,连杯茶也没有混上,他倒是想多待会儿,可是,办公室主任直接将他送出门外,打开车门,说了句:“您慢走!”

高向前心里不爽,但是也不好发作。他故意将车子停在单位不远处,在车上坐了两个小时,他才慢悠悠地向公园开去。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向贾为民炫耀的时候,逼真些。

贾为民要走,高向前赶紧叫住他。

“老贾,咋走了?”高向前背着手,昂着头,神气地问“不下棋了?”

“不下了!”贾为民嘟囔一句,低头就走。

高向前心想,你要是走了,今天这身衣服我岂不是白穿了?高向前挡在贾为民面前,看着贾为民的眼睛问了句。

“怎么?输怕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听到此,贾为民白了高向前一眼,说:“你不准时,我懒得和你下了!”

高向前一听,自觉理亏,他马上换了一个态度,挽着贾为民的胳膊说:“老贾,我错了,来,下棋,为了早点赶来,你看,我衣服都没敢回家换!”

贾为民又扫了一眼高向前的衣服,觉得这个解释还算合理,气儿也消了些,跟着高向前回到棋盘前坐下去。

棋子刚摆好,高向前就开始炫耀起来。

“真对不起,单位请我去指导工作,请了好几次,推也推不掉,真烦人!”高向前假装眼睛盯着棋盘,他一边说,一边翻着眼,观察贾为民的表情。

贾为民假装没有听到,全神贯注地看着棋盘。

贾为民没有反应,高向前心里顿时不爽,装什么装,退休几年了,单位也没有请你一次吧?你给我装糊涂,嘿嘿,不行。

高向前见绕着弯问没有效果,他直接问了句:“老贾,单位请过你没有?”

这句话点了贾为民的死穴,好几年了,前几任局长都被邀请过,唯独他没有,一次也没有,想到此,心就滴血。

他白了高向前一眼,说“下棋,怎么那么多话!”

“好,下棋,”高向前随便走了一步,又将话题扯了回来,“今天,熊局长一直拉着我请教问题,我要不是想着约了你下棋,我估计到中午才能回来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下棋不下?”贾为民有些着急了,他捏起一枚棋子,狠狠地摔在棋盘上。

“下,怎么不下?”

事情还没有结束,这件事成了贾为民心里一个结,有的时候,贾为民心想,哪怕去单位喝杯茶呢,也算是有个谈资,也不至于让高向前如此嚣张。

自那之后,为了刷点存在感,贾为民经常在单位群里点点赞,或者发表一下支持现在领导工作的话,可是,无论是点赞还是话都如石沉大海,无人应答。贾为民气不打一处来,他直接在群里发了个大红包,心想,这下你们该抢疯了吧。谁知道,一天过去,红包原封不动,退了回来,一百多人的群,没有一个人抢红包。

贾为民心灰意冷,但是,这并没有打消回单位的积极性。单位必须得进,还得必须有人请。

一天上午,贾为民和高向前正在下棋,贾为民的电话响了。

“小程啊,有什么事儿吗?”贾为民说的声音很大,震耳欲聋,似乎生怕高向前听不到。

“好,好,现在我就过去!”贾为民说。

挂断电话,贾为民转身对高向前说:“老高,还得麻烦你一下,送送我。”

“去哪里?”高向前问。

“单位请我讲话,我得过去一趟,要不多不给人家面子?”贾为民无奈地说。

听到贾为民也要去单位讲话,高向前虽然心里泛起醋意,他不想送,后来转而一想,肯定是贾为民自导自演,忽悠自己呢,为了验证虚实,他准备直接将他送到单位门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话间,二人到了单位。

单位的保安还没有换,贾为民顺利进了单位大楼。

贾为民上了二楼,办公室主任小程见到贾为民过来,他从柜子里拿出来一个包裹说:“贾局长,你的包裹。”

“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修改地址了。”贾为民接过包裹说。

小程递过去包裹,径直坐在电脑前,忙起来,丝毫没有让贾为民坐下的意思,贾为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贾为民心想,走吧,楼下高向前等着看自己笑话,不走吧,尴尬至极。怎么办?贾为民脑子一转,看到小程桌上摆着一盒纸巾。

“小程,借点纸巾吧!”

“嗯,随便用。”

贾为民拿着纸巾,径直去了顶楼卫生间。这是他在任时修建的,局长专享卫生间,规格参照星级宾馆,去卫生间也是一种享受。

卫生间的布置一点也没有变,看着熟悉的场景,贾为民似乎回到从前。

他坐在马桶上,拆起包裹来。这个包裹是他故意邮寄到单位的,为的就是有个回单位的理由。

贾为民看了看手机,已经在马桶上蹲了一个小时,不行,时间太短了,出去让高向前笑话,他准备在这里再蹲一会儿。

“谁在里边?”门外有人问。

“我!”贾为民听到有人说话,心里竟然紧张起来。不过,他知道,这个是局长专享卫生间,进来的肯定是局长了。

“是我,贾为民!”

“谁?贾什么民?”那人不知道是没有听清楚还是不认识贾为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贾为民打开门一看,眼前这个人并不认识。

“你是——”贾为民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人并不想和他多做解释,打了个电话,没多久,小程跑了上来。

“这人是谁?”男人指着贾为民说。

“江局长,这是老局长贾为民,今天来单位取快递。”小程连忙解释道。

江局长并不买账,脸色阴沉,说了句“回头,马桶换个新的!”说完,转身走了。

“哎呀,贾局长,你怎么不懂规矩呢?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嘛!”小程埋怨道。

“什么?我给你——”贾为民气得说不出一句话。

“马桶,刚换的,又要换!”小程指着马桶说。

贾为民没有回答,气呼呼地走了。

快到楼下时,贾为民拆开包裹,里边是一盒茶叶。他将茶叶夹在咯吱窝,向大门走去。

大门外,高向前的车子正好停在门口。

打开车门那一刻,贾为民换了一副笑脸,说:“你看,没有白来,非要给我一盒茶叶。”

贾为民举着茶叶炫耀,他还不知道高向前看到了楼顶卫生间的那一幕。

高向前似乎没有听到贾为民的话,打着火,开车走了。

二人一路无话。

下车的时候,高向前做了个决定,人退了,思想也得跟着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