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接群众报警称,辖区居民段某为泄私愤,将自己与妻子吴某的隐私视频发至某微信群中。经警方调查,违法行为人段某因与妻子吴某长期异地分居,感情不和,该段为泄私愤,私自登录吴某的微信账号,将其隐私视频发布到上述微信群当中,给受害人吴某造成巨大精神压力。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依法对段某给予行政处罚,并对其进行批评教育。

记者发现,类似事件时有出现:

2024年,杨某因不满女友与其分手,多次在微信群虚构事实,发布前女友隐私视频,并对其进行侮辱和人身攻击,引发网民关注造成恶劣影响,对其前女友工作生活产生极大影响。目前,陕西汉中警方依法对杨某给予行政拘留10日处罚。

2020年,安徽宿州男子李某某与临泉女子小敏(化名)网上相识相知发展成恋人。两人因感情不和分手后,李某某竟然将两人的亲密视频发到微信群里。小敏得知后气愤不已,向临泉公安庙岔派出所报警,李某某因散布他人隐私被依法行政拘留。

网传女性隐私视频可被认定构成侮辱罪
此前一般以传播淫秽物品罪认定

今年1月25日,在江苏省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石时态向大会作工作报告。报告透露,当碰到女性私密视频被其他人发布在网上这一情况时,苏州检察机关的处理办法,即以侮辱罪提起公诉。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苗全军认为,检察机关就女性私密视频被其他人发布在网上事件依法指控为侮辱罪并向法院提起公诉的做法更加有效地保障了被害人的名誉权、隐私权等人格权。

苗全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未征得他人同意的情况下,通过网络恶意传播他人不雅(裸体)视频,给社会和被害人带来了严重不良影响,有可能触犯两个罪名,即强制侮辱罪和传播淫秽物品罪

此前,国内对“一夜情”或前男友在网络上发布女性的私密视频,一般以传播淫秽物品罪认定。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彭新林表示,我国刑法中对于淫秽物品有明确定义,是指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书刊、影片、录像带、录音带、图片及其他淫秽物品。而传播淫秽物品罪,是指传播淫秽书刊、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彭新林认为,平时情侣之间拍摄的私密视频,更多属于个人隐私范畴,不能泛化解释或等同于刑法意义上的淫秽物品。如果情侣分手后,一方为了报复,把另一方的隐私视频在网络上发布,是实施侮辱的手段行为。因此,将行为人的行为认定为传播淫秽物品罪,难以准确、全面评价整体犯罪行为。

早在2021年,广东就有被告人行为被定性为强制侮辱罪的类似案件:

2021年7月23日,邓某某因不满女友郑某某提出的分手要求,将之前拍摄的两人不雅视频和郑某某的个人信息上传至具有260余名群成员的某微信群,造成恶劣影响。

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邓某某无视国家法律,利用微信群散布他人不雅视频,故意侮辱被害妇女,严重侵害了被害妇女隐私权和名誉权,其行为已构成强制侮辱罪。据此,以强制侮辱罪判处被告人邓某某有期徒刑二年。

经办法官表示,本案中,被告人邓某某将被害人的不雅视频及个人信息发布到人数众多且与被害人现实生活关系紧密的微信群中,群成员能较为容易地辨识出被害人的真实身份,严重侵犯了被害人的性羞耻心、隐私权和名誉权。

(羊城晚报·羊城派综合西安网警、@临泉公安在线、公安部网安局、广州日报、法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