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数额的金钱,在不同人的眼里,其价值、分量是千差万别的。

一个亿,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都是做梦也不敢想的天量巨款,但对于曾经的亚洲首富王健林来说,不过是一个唾手可得的小目标。

01.

那么,几十万元呢?

在中文语境中,当我们说到“几十万”时,通常指的是一个范围,而不是一个具体的数字。这种表述方式常见于日常交流中,用于简化大额数字的描述,使得沟通更加便捷。

一般来说,从20万到90万都可以叫几十万,但更多涵盖的是七八十万到八九十万之间的数值。例如,在谈论大额资金时,人们可能会说“几十万”,而实际上指的是大约七八十万或八九十万这样的金额。

几十万元,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可能是十年、数十年的积蓄,在县城里可以买一套房子,也可以买一部高档轿车。

但几十万元,对于曾任四川内江建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张虎来说,不过就是渣渣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担任内江建工集团一把手期间,张虎追求吃高档菜、喝高档酒、抽高档烟,上万元的皮鞋、7万元一副的眼镜、10来万元的首饰说买就买,什么普拉达公文包、范思哲夹克、博柏利衬衫,应有尽有。

张虎常常给干部职工灌输“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企业就是企业,企业的形象要么高端大气上档次,要么低调奢华有品位”等思想,当干部职工向他请示几万、几十万的支出时,他常说:“这点渣渣钱,找一下分管领导商量就行了。

更可怕的是,敢和老板比阔斗富的张虎,后来居然当上了内江市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肩负起管理全市国有资产的重任,不要说几十万,就是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在他眼里也都是渣渣钱了!

为了满足自己和家庭的高消费,张虎同不法商人沆瀣一气,大搞权钱交易,非法收受钱款高达2558万余元!

02.

内江曾为省会城市,是四川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但现在却沦为一个四线城市,经济发展在全省一直处于落后位置。

原因何在?是否与张虎这类“败家子”长期盘踞重要领导岗位有关?

为何几十万元在张虎眼里都是渣渣钱?

俗话说“崽花爷钱不心疼”。实际上,如果这个崽儿稍懂点人情世故、略明白些事理常识的话,花钱的时候心里或许也会有一丝疼痛感的。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爷的钱也是他的钱,或者说,归根结底会变成他的钱。

那么,什么钱花起来最“不心疼”呢?毫无疑问,是“别人的钱”“无主的钱”。

而在某些官员看来,公款、财政资金就是“别人的钱”“无主的钱”,虽说这些钱是“国家的”“人民的”“单位的”,但国家太大、人民太多、单位太空,其归属权太宽泛、太模糊,所以花起来才会视若废纸,肆无忌惮,毫不心疼。

还有一点,像张虎这样的“一把手”,分明就是“一霸手”,唯我独尊,霸气侧露,口含天宪,说一不二,什么程序、监督,都是走过场,全是稻草人,所以才会如此挥霍无度!

在官场上,这种把公家的钱不当钱的“败家子”,所在多有。

浙江衢州市衢江区某局有个陈会计,有人叫他一声大哥,他随手就甩给对方一沓钱,少则两三千元,多则七八千,借条也不用,几年间光“大哥”费就付了70多万元。

他还先后借给同学、朋友做生意80多万;赌博输掉80多万;借给一个朋友放高利贷200万;因小兄弟伤人替其买单用去6万;谈女朋友花掉100多万;平时吃喝玩乐开支五六十万……当然,这些钱都是单位账面上的钱。

03.

几十万元对于处级干部张虎来说是渣渣钱,而在曾经位居贵州省常务副省长的李再勇眼里,恐怕更是不屑一顾的小钱。

李再勇主政六盘水市3年多,为了个人升迁,拍板上马了一系列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一方面竭泽而渔、耗尽财力,一方面寅吃卯粮、大肆举债,使这座“江南煤都”新增债务超过1500亿元,债务增长率到达300%以上,让300多万的六盘水人民,平均每人背上了5万元的巨额债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1500亿的“巨债”,就算把六盘水全市的财政收入都拿来还债,也要15年才能还清,而且是在未算利息的情况下。

李再勇为何敢如此疯狂举债?他坦言,如果借的这笔钱要由自己来还,自己肯定不会去借,但因为是政府来还就去借了,反正过几年就调整岗位、拍屁股走人了,谁来接任书记就由谁承担责任。

原来,那些千亿巨债,欠债人是全市人民,跟他并没有多大关系,所以才会如此疯狂、不计后果!

而且凭着一个个表面光鲜、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李再勇加官进爵,荣升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

此外,凭借一个个投资额巨大的“政绩工程”,李再勇财源滚滚,巨额贿赂纷至沓来,同时他还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堪称官、钱、色、利兼收。

“举债升官”的李再勇,受贿金额高达4.32亿,等于每位六盘水人,为他“奉献”了144元!

真是:一人胡搞,全市背锅;一官折腾,万家哭泣。

04.

近日,曾被中纪委官网通报而震动一时的青海德令哈市原常务副市长张标有了新消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去年初已被判刑15年的张标,坐牢以后居然仍在还贷!

司法拍卖信息显示,张标案已进入执行程序的资产包括六套住宅、两套商铺、一个子母车位及两块名表。这些财产有些已成交,有些经一拍二拍后进入变卖程序,目前起拍价、成交价合计近4000万元。

出身农家、母亲早逝的张标出生于1979年,算是个准80后。

他是清华大学的法学硕士,2007年考入国家部委,从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领域稽查工作,手握实权,万人仰慕。

2016年5月,作为援青干部的张标,出任青海海西州德令哈市常务副市长,次年初又兼任德令哈工业园管委会常务副主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双常务”让张标拥有了重要的话语权和决定权,他一方面大上项目为自己贴金,一方面又大搞权钱交易疯狂敛财。

副市长任上4年多,他收了四千多万,平均每年上千万。

要知道,德令哈市人口不足10万,相当于从每个德令哈人兜里拿走400多块钱。

张标敛财手段非常简单粗暴,就是毫不客气地按比例向企业直接索要。1.5亿的建设项目,他能吃到10%的回扣。

在15个月时间里,他分7次向一家公司索要1486万元。

政府收购当地一家枸杞公司,张标运作出1000万好处,二者七三分成。张标拿七,枸杞公司取三。

某老板送给他一块价值12万元的手表,他极度不满意,觉得这个老板没有诚意,又向其索要了一块价值35万元的名表。

有了钱,他一套接一套地买大房子、一辆又一辆地换豪车。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京城已有合法妻子的情况下,张标在青海仍与年轻貌美的李小姐举办婚礼,公开同居,还育有一名私生子。

家外有家,其他人都唯恐“蔽”之不及,张标却明目张胆、大操大办。

领导、妻子、父亲都曾劝张标收手回头,但处在癫狂状态的张标却置若罔闻,在违法犯罪上的道路上“一骑绝尘”。在落马前一个月,他还向某老板索要60万元准备“跑路”。

05.

民间有句顺口溜:“一拍脑袋有了,一拍胸脯稳了,一拍大腿坏了,一拍屁股走了。”

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四拍干部”为何总是层出不穷?

国家和人民的金钱、财富,不能成为无人看护的“唐僧肉”,不能任由主政官员沦为疯狂的“败家子”,为了个人政绩、私利,挥霍无度,胡花乱用。

要健全完善政务公开、财务公开、专家论证、社会参与、公开招投标等各项规章制度,切实管住官员乱花钱、乱收钱的手!

必须把权力关进党纪国法的笼子里,

要让权力真正在阳光下运行,

让制度当家,让民意显灵,

各种“政绩灾难”才有望偃旗息鼓,

各种官场“败家子”也可望匿迹绝踪!

声明:本文转载于仕道君,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