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七旬的老父亲,为女儿伸冤21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有生之年亲眼看到凶手被绳之以法,终于,他的愿望实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近日,山西运城女教师遇害案宣告侦破,而嫌疑人,正是曾被三次公诉却无罪释放的当年的丈夫。

事情要从2003年的山西运城说起,当年,18岁的路亚丽毕业后,在邻村一所民办小学担任老师。后经人介绍,认识了同村村民王某,两人相处了半年,于2002年4月结婚。

这个王某呢,比路亚丽大一岁,平时在甘肃做生意,偶尔才会回村。

两人婚后感情一般,因王某沉迷打牌,偶尔还会爆发争吵。

2003年1月,两人结婚8个月,王某刚好回家,跟路亚丽一起住在学校。

1月3日这天早上,本该出现在教室的路亚丽没有来,校长感到很奇怪,就到宿舍找人,路上碰到王某,王某说,他前一天晚上跟同校的老师一起打牌,半夜回去的时候路亚丽已经不见了,并且彻夜未归。

校长赶紧通知路亚丽的父亲路树民(化名)一同寻找。

路树民赶到宿舍,发现床上有一团潮湿的印记,怀疑是尿。且当夜刚下一场大雪,地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女儿的羽绒服和鞋子却都留在屋内,独独少了一床被子,显然极不寻常。

警方赶到后,路树民反映了床上的尿迹,可惜没有得到重视。

而警方勘察现场发现,门帘、包袱和学校门口都有可疑的血迹,但因含量微小而难以化验。

同时,有同校老师反应,当天晚上曾听到摩托车发动机的声响,时间大概是凌晨三点。

这一切都说明,路亚丽很可能被害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尸体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只能暂时按失踪案件处理

为了寻找女儿,路树民发动亲朋好友,在运城及周边县市张贴了数百张寻人启事,王某也参与其中,可惜一无所获

其间,王某有一次突然赶到路家,称在街上看到了路亚丽,当时路家人就感到奇怪,既然看到了,为什么不把人带回来?没有带回来,却专程来告知家人,又是什么意思?

联想到床上那摊奇怪的尿迹,路树民推测,很可能是女儿被捂住口鼻,窒息死亡时小便失禁留下的。

半年过去,相隔十多公里的邻村,突然传来消息,两名村民在一个25米深的水井中,打捞起一具高度腐败的无名女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次日,路树民被通知前去辨认,到场后失声痛哭——由于女儿做过烤瓷牙,且发色、身高等均吻合,因此他认定,这就是自己死去的女儿

经警方侦查,王某成为怀疑的重点对象。

在审讯中,王某自首,他说,事发当晚,他跟同校老师打完麻将回到宿舍,吵醒了妻子。妻子一贯厌恶其赌博,因此两人爆发了激烈争吵,最后演变到动手,他左手用被子蒙住妻子的头,右手掐住她的脖子,持续了几分钟,刚开始对方还有挣扎,渐渐地就不动了。

掀开被子一看,妻子脸色发青,呼吸停止,他预感不妙,于是用被子将妻子裹住,将其放在校门口一个破烂屋子里,并回宿舍拿了把水果刀,推了辆摩托车。唯恐妻子没死透,在破屋里,他用砖头砸了她的头,还用刀子戳了肚子和大腿,留下了微量血迹。接着,他骑车将其带到十多公里外的井前,脱掉衣服扔进井里,并烧光了被子衣服,扔掉了水果刀。

这一供述和现场痕迹、尸体情况完全吻合,同年九月,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向运城市中院提起诉讼,而法院审理后认为证据不足,三次退回补充侦查,终于在2004年2月正式开庭,令人没想到的是,王某竟然当庭翻供。

他的律师称,尸体高度腐烂,警方未作DNA鉴定,仅凭路家人辨认,无法认定尸体系路亚丽。其次,王某供述妻子是被掐死的,但尸检报告并未对舌骨、喉骨、肺部等进行专门勘验,无法互相印证;最后,衣服被子刀子,全都没有找到,可以说一点物证都没有,如何定案?

经过激烈的法庭辩论,2004年12月,运城中院对王某做出了无罪判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应该说法院当时的判决是没问题的,警方工作的确是粗糙了一点。

2003年,DNA技术已经普及,对高度腐败的尸体进行鉴定是基本操作,怎么能仅凭受害人家属辨认呢?

而路树民反映的床上的不明液体,的确十分可疑,可能是定案关键证据,怎么能忽略呢?

最重要的是,尸检报告仅记载了颅骨损伤、腹部、腿部刀伤等,为什么没能对死因作出判断呢?

法院曾三次退回补充侦查,足见对本案十分认真,可惜检方提供的证据实在未能达到“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标准,因此,只能按“疑罪从无”处理。

可能有人觉得法院处理不妥,那么可以参考同期发生的佘祥林案,也是妻子突然深夜失踪,后来在村子水塘里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女尸,经妻子家属肉眼辨认,一口咬定就是女儿,最后佘祥林喊冤入狱,2005年,“亡妻”竟离奇归来,这才真相大白。

法院也没有上帝视角,从证据层面看,本案和佘祥林案一样,如果草率定案,谁能不是又一场冤案呢?

好在,路树民并未因“无罪判决”而放弃追查真凶的努力,多年来,他一直奔走在为女伸冤的路上,终于在2020年启动了本案的重新调查,开棺验尸,补齐了当年缺乏的DNA证据。

并表示,愿意拿出多年来攒下的10万元养老钱征集证据,帮助警方缉凶,称有生之年最后的心愿就是看到凶手被绳之以法。

《窦娥冤》中有句唱词:“你道是天公不可期,人心不可怜,不知皇天也肯从人愿。”

经过21年的艰辛等待,本案终于在近日宣告侦破,而凶手,果然是当年漏洞百出的王某。

虽然侦破细节尚未公开,但从开棺验尸到今天,又是4年过去,可以想见,公安机关进行了多少艰苦卓绝的努力,也说明当地公安已经转变了当年粗糙的作风。

而受害人父亲,终年奔波、家财散尽,终于如愿等到真凶落网,租了礼炮花车在村里巡游,如此深沉的父爱,死者若在天有灵,想必也为之动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