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随着“酱酒热”全面退潮,酱酒产业亟需一个新的消费市场去承接现有的产能释放。于是顺应消费降级的“大众酱酒”概念应运而生,主打100-300元价格带,主攻大众酒消费市场。各大酱酒企业也不遗余力地深度布局,期望在未来能分一杯羹。

但短暂的热闹后,烈酒商业从多个酒商处了解到:目前这一价位的大众酱酒几乎在动销层面普遍乏力。在缺少整体品牌体系支撑、市场培育落后的现状下,有经销商退出,有经销商则认为这是一个伪概念。

01

动销艰难,有经销商认为这是个伪概念

作为贵州之外的传统酱酒优势市场,河南、广东的多位经销商对烈酒商业表示,目前大众酱酒定位的产品终端动销乏力,更多是以库存的方式成为了渠道滞销货。

一位河南的经销商就表示,其在2022年底接手了一款三线酱酒品牌的大众酱酒开发类产品,但至今仍有库存,尤其2023年下半年之后,几乎很少有人问津。据了解,即使是二、三线主流酱酒品牌的核心产品,目前动销也处于乏力阶段。“像习酒的金质、银质、金钻、银钻,国台的入门款国台酱酒,金沙五星、1985等,目前似乎都很难出货。”其表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一位广东的前酱酒经销商则直言,大众酱酒是一个伪概念。其表示:“目前来看,酱酒热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兴起又退潮,缺少基本的对大众消费市场的培育。想马上进入大众酒类消费市场是很难的,现在一窝蜂地进入,后面可能又落得一地鸡毛。”

其进一步补充道:“目前从我认识的,在做这一价格带酱酒的经销商来看,没有多少是能够达到之前的销量水平的。基本很难有上量的动销。据我了解,有认识的人在春节后就退出了。”

一位三、四线酱酒品牌的经销商也表示:“大众酱酒市场目前处于一窝蜂的状态,例如国台新的开发产品大多处于这一价格带,而金沙则从价格到品质都处于乱象中。比如金沙产区就有大量串沙酱酒以坤沙酱酒为名进入市场。”

而关于品质这一点,烈酒商业在一位山东经销商那里也得到了证实。

02

渠道建设落后,市场价格体系乱象纷纷

目前,多数酱酒企业无论是在“酱酒热”期间,还是大众酱酒登场后,在品牌建设、市场管理、渠道维护、产品体系布局上均是没有作为的,这也导致了酱酒市场很难形成以品牌为核心基础的长期主义态度。

“好多酱酒企业一来,只要你打款就可以开发产品。大众酱酒兴起后同样是这一套逻辑,没有基本的品牌建设、渠道建设、产品建设,全是短期逐利的打法和套路。”上述广东经销商就表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在产品价格体系管理和建设上,同样是一团乱麻。

“中高端酱酒失速之后,整个酱酒价格体系就是混乱的,原本有较高利润空间的产品基本全军覆没。而中低价位的大众酱酒产品,又以开发产品占多数,市场价格就更乱了。”一位浙江的经销商表示。

一位白酒营销专家即认为:“大众酱酒的定位人群与中高端酱酒市场有着明显的差别。政商务宴请基本不会碰这类产品,所以主打大众消费人群,但这类人群原本均是传统浓香白酒的主要消费者,大众酱酒需要进行多年的市场培育或许才能有一点机会去撬动。而目前很多酱酒企业把大众酱酒当成救命稻草,在整个宏观经济低迷、酒类消费受阻的当下,又想弯道超车明显是行不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