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张之炳女士建议张学良写回忆录,张学良说:写回忆录可以,但必须2002年之后公之于众。

这是为什么呢?

张学良还在台湾的时候,蒋经国就曾劝张学良能写回忆录。

当时张学良答应了,但是当他写出大纲后,他放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晚年张学良与赵一荻

当时蒋经国问他为什么又不写了。

张学良说:我没法写。

蒋经国吃惊地问:咋没法写了?

张学良说:我要写的,有好的,还有坏的,我肯定要真实的写,我不可能只说好的,不说坏的。而这些坏的不能从我的嘴里说出来。

张学良所说的坏的,其实是他还有一些顾虑,顾虑到历史中牵涉到的一些人,对他们造成困扰。

就这样,张学良放弃了写回忆录。

直到1991年,哥伦比亚大学的张之炳女士找到了张学良,并提出请张学良“口述历史”。

在张学良之前,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历史”中心已经对胡适、李宗仁、孔祥熙等人进行了采访。

这次,张学良同意了口述历史,但是他却提出了一个要求:同意口述历史,但是这些资料必须在2002年以后公之于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时张之炳也非常好奇,既然同意了口述,就是同意了资料的公之于众,为何要在2002年之后才可以公之于众呢?

张学良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因为他如果要谈历史,就离不开西安事变的经过和内幕。他想到这些内容势必会涉及到蒋介石和其他同僚。

另外,宋美龄仍然在世,张学良还考虑到宋美龄的感受,他也不希望给宋美龄添加任何的不快。

最后,也是出于对自己寿命的考虑。在台湾的时候,张学良就曾跟朋友张群开玩笑说,要坚持活到张群这个年纪,当时他的好友张群活了102岁。如果按102岁来算的话,正好是2002年。

与张之炳女士达成约定后,张学良便接受了她的采访。

这项采访可以称得上是马拉孙式的口述采访,因为整个采访长达五年时间。

采访从1991年10月开始,直到1996年的夏天才结束。

在口述历史完成后,张学良把他珍藏一生的文献手稿也赠给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善本手稿图书馆。

这些资料都是张学良的珍宝。他珍藏了几十年,有各种文电,图书孤本,当年研究明史,日记,照片,字画,书信。

哥伦比亚大学对张学良提供的这些资料专门腾出一间陈列室,并以“毅荻书斋”命名,这个命名来源于张学良的名号“毅庵”与赵一荻的名字“荻”。

陈列室共分为六个展柜,分别是张学良在东北时期,西安事变,张学良被软禁时期,张学良研究明史和近代史心得,晚年研究基督教的心得,以及获得自由后的活动照片和资料。

2001年9月28日,张学良因感染了肺炎住进了医院,他被送进了重病监护室,他清醒的时候跟儿女交代:不要插氧气管,顺其自然。

2001年10月15日,张学良在儿女和孙子的哀伤中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一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学良真是一语成谶,他当年说要坚持活到102岁,他活到101岁。

那段由他口述的历史,在2002年后被公之于众。

那个属于少帅的时代过去了,留下的只有历史的车辙碾过的痕迹。